《暖爱伊人醉》小说完结版精彩在线阅读(叶浅)

《暖爱伊人醉》小说完结版精彩在线阅读(叶浅)

暖爱伊人醉

时间:暖爱伊人醉作者:南清清

暖爱伊人醉叶浅小说

最新完整版的小说《暖爱伊人醉》,南清清网络写手所创作的作品,看南清清笔下的主人公叶浅的一生精彩故事如何发展,一起试读吧:苏缨死后重生成了霍二少的夫人。都说霍家二少与夫人叶浅感情淡薄,但她却发现这分明是个谣传。初初对上他便对她不守规矩碰了他的禁忌而大怒,之后又三番两次的让她同异性保持距离。霍先生,你莫不是爱上我了吧?叶浅笑得风情妩媚。浅浅,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魂,生生世世,霍云泽深情款款的吻着她的唇。...

暖爱伊人醉全文在线阅读

第011章 不在意

叶浅觉着自己回来的不是时候,毕竟她没料到推门进房间会看到如此暧昧的一幕。

她先是愣了愣,随后慢慢的笑开,“霍先生,你想要跟别的女人上床,我不介意,但是能不能麻烦你去其他的地方搞,不要在我的房间在我的床上搞,我嫌脏!”

她的声音骤然响起,床上的两人都朝她看过去,趴在霍云泽身上的女人神色慌乱,“小浅,你不要误会,我和云泽,我们……”

霍云泽脸色黑沉,大概是被打搅了好事儿心情不爽,但叶浅只当做没看到,直直的看着那个容颜清丽,虽然看起来有些慌张一副怕被误会的样子,但她眼底却不见一丝慌乱,反倒是盛了些许得意又挑衅的笑。

叶浅走过去,似笑非笑的看着在整理衣服却还故意露出锁骨的女人,“你们两个人要做点儿什么,我不在乎,但我不喜欢你们做这种事情还非要在我的床上,是觉得很有成就感很刺激,还是想故意恶心人呢?”

女人委屈的道:“小浅,你真的误会我了,我就是不小心摔倒了,又正巧被你看到,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的。”

叶浅浅笑,“那还真是挺巧的,我一回来就正好看到你们不小心摔在一起,然后抱在一起看着像是要做点儿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

霍云泽黑沉沉的眸子盯着她,叶浅与他平静的对视,霍云泽看向床边站着的女人,“清溪,没什么事情你就先回去。”

慕清溪沁水的眸子委委屈屈的看着他,懊悔又无措,“云泽,对不起,我刚才真不是故意的,你跟小浅好好解释解释。”

霍云泽神色不明的抿着薄唇,幽幽暗暗辨不明情绪的眸子看着叶浅,“我会跟她谈。”

慕清溪轻叹一声,走到叶浅的面前,楚楚可怜的柔声道:“小浅,你别误会云泽。”

叶浅粉唇边噙着凉薄的笑,并不应声,打量着她的样子颇有几分高傲。

慕清溪抿了抿唇,迈步离开。

……

慕清溪一走,房间里倒是安静下来。

霍云泽坐在床沿,头发微微有些凌乱,大概是刚才在床上蹭到的,衬衣也有点乱,不过还算是完好的穿在身上。

叶浅抱臂看着他,“你这么凶的盯着我做什么?我不过是一不小心的坏了你的好事儿而已!你要是觉得不满,大可以去追,去酒店开个房,也不是多难的事情。”

霍云泽眉目沉冷,“你不生气?”

叶浅好笑的道:“我生什么气啊?我又不喜欢你,看着你跟别的女人卿卿我我,气不起来。”

霍云泽冷笑,“不喜欢的话都说出来了,还说不生气?”

叶浅手指绕着长发,漫不经心的道:“你是希望我因为这事儿跟你生气?”

霍云泽气压很低的盯着她,她生气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毕竟喜欢的人跟别的人亲密,换做一般人肯定是要生气的,指不定还得上去抽两巴掌。

她的反应太过平静了,如果是装的,那也装的太好了,但如果不是装的,那她这是真的不喜欢他了么?

这些个念头在霍云泽脑海里转了又转,他淡声道:“清溪是知道你们家的事情,过来看看你的,刚才的事情的确是个误会。”

叶浅不甚在意的语调,“我跟她很熟吗?”

霍云泽觉得她这话问的很是莫名其妙,“她跟你的关系不错!”

叶浅失笑,“我倒是看不出来哪里不错,一个觊觎自己老公的女人,还能处得不错?”

霍云泽眉头微挑,“你的朋友不多,清溪的父亲跟你的父亲是上下级的关系,你们两家住的也近,关系自然亲近。”

叶浅淡淡的哦了一声,“是吗?那我以后应该不会跟她做朋友了!我讨厌跟朋友抢男人。”

霍云泽因着她这话,心情莫名的好转了一点儿,“去见过你父亲,他怎么样?”

叶浅抿唇,“你都说了是我的父亲,他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霍云泽,“……”

叶浅嫌弃的看着皱巴巴的床单,“麻烦你帮我把床单被套换一换。”

霍云泽,“昨晚上才换过的。”

叶浅微微一笑,“我刚才说过的,我嫌脏。”

霍云泽脸上浮现怒色,“叶浅你给我过来!”

叶浅才不听他的话,这么个对自己老婆不忠的男人,简直就是个渣!还敢对她颐指气使?

她往落地窗那边走,走了两三步就被霍云泽给抱住,下一刻就被扔在了床上,男人狠狠的压在她的身上。

“霍云泽,你神经病啊!”叶浅恼怒的瞪着这个莫名其妙发疯的男人。

霍云泽将她牢牢的压在身下,居高临下的紧盯着她,“你是嫌弃我脏,嗯?”

叶浅毫不畏惧的嗤笑,“我就是嫌你脏怎么了?难道你不脏?”

霍云泽气得咬牙切齿,“你再说一句试试?”

叶浅别开脸,“不跟你说,你有自知之明就行!”

霍云泽捏住她的下颔,迫使她正面对着她,“你是因为慕清溪的事情跟我生气,还是因为我没有陪你去看你父亲?”

叶浅秀眉紧蹙,“我要是说都没有呢,你是不是更加的生气啊?”

霍云泽拧眉,叶浅轻轻的笑,“我知道你为什么生气,你是觉得我喜欢了你几年,看到你跟别的女人动作亲密,应该大发雷霆生气吃醋才对,但我表现得太过不在乎,你的自尊心作祟,心里不爽。”

被戳中了心思的霍云泽沉着脸,“叶小姐你什么时候这么喜欢自以为是啊!”

叶浅伸手摸了摸男人俊美的脸,“男人啊,就是这么的贱,喜欢你的时候你轻视不要,但一旦不喜欢你你又不高兴不爽,说来说去,不过是骨子里的占有欲作祟而已。”

霍云泽看着女人俏丽的小脸上满是讥诮的笑,低低的笑道:“叶浅,你是想跟我说你现在不喜欢我?”

叶浅眨了眨眼睛,懒懒的道:“喜欢得太久,终归是会累,会倦的,不喜欢了很正常。”

第012章 陆白

霍云泽不语,像是在思索她的话,又像是在探究她的表情。

叶浅不紧不慢的说:“霍先生,我现在虽然还挂在你的名下是你的妻子,但我并不干涉你去喜欢谁,又跟谁发生关系,只要不在我的房间我的床上就好,我们以后会离婚,但不是现在。”

“离婚?”霍云泽咀嚼着她平静淡然的说出来的两个字。

叶浅肯定的道:“对,离婚,等到我认为时机到了,就会跟你离婚,当然,如果你喜欢的人实在是不能忍受你以结婚的状态同她交往,不想当小三非要逼着我们离婚,也可以,但我会索取我认为相当的赔偿。”

霍云泽面无表情,“你什么时候想好了这些?”

叶浅轻笑,“早该做好计划了不是?女人的年龄越大越是吃亏,该学会为自己的以后做打算。”

霍云泽意味不明的笑,“你既然都筹谋好了,但你又怎么会知道我能让你如愿?”

叶浅对着他的视线,“无爱的婚姻对双方来说都是痛苦的,离婚反而是解脱,我不相信你没想过。”

霍云泽翻身坐起,“我没想过。”

叶浅愣了下,爬起来,看着他,狐疑的道:“是吗?”

霍云泽没做声,像是想到了什么,眉宇间泛着层层冷冽的光芒。

……

晚上八点,叶浅换了身衣服,化了个精致的妆容,带着白川出了门。

到了覃沐深所说的地方,覃沐深看着她,有点儿不敢相信,“浅浅,你这是去哪儿整容了不成?”

在他看来,完全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平日里清纯如水乖巧甜美,今晚上看起来格外的妩媚风情撩人心扉。

叶浅撩了下特意卷过的长发,好笑的说:“女人七分靠打扮,我平时就是太懒了不爱打扮,再说了,就算是整容,你见过这么快就能出院见人的么?”

覃沐深目光灼灼的盯着她漂亮的小脸看,“那是那是,其实浅浅你还是很漂亮的,这么一打扮真美,跟朵芙蓉花似的。”

叶浅朝他微微抬了抬下巴,神色倨傲的道:“别贫嘴了,走吧,去见见你说的人。”

覃沐深殷勤的在前面带路,时不时的要盯着叶浅看一看,双眸亮亮的如星辰似的。

白川静静的跟在他们的身后,安安静静的,好似不存在。

上了三楼,在一间包厢前停住,覃沐深推开包厢,叶浅走进去,覃沐深再跟进去,挡住了白川,“白川,你随便玩啊,不用跟进来。”

白川面无表情的盯着他,“我是小姐的保镖,当然要寸步不离的跟着她,保护她的安全。”

覃沐深瞪着他,“你是个木头吗?这里有我在呢,浅浅不会有事儿的,我会保护她的安全。”

叶浅转头看向他们,“别闹了,让白川进来!”

覃沐深哼了一声,不情不愿的嘟囔,“让他跟着进来干什么啊,他什么都不能做。”

叶浅拉了他一把,“你别废话了,别人都看着呢!”

覃沐深看着叶浅拉着他的手腕的手,龇牙一笑,“行吧,那就让他跟着吧!”

三人在门口拖拉了几分钟,自然是有人注意到了的,但多数的目光是停留在叶浅的身上。

包厢里坐了十几个人,男男女女比例倒是挺好的。

覃沐深带着叶浅走到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年龄约莫二十五左右的男人面前,笑着打招呼,“陆导,这就是我先前跟你提过的我的朋友。”

陆白,叶浅认识,她还是苏缨的时候,拍过他的电影,创造了票房纪录,还因此在国内拿了最佳女主角,在国外拿了个影后奖。

陆白年轻英俊又有才华,但他为人高傲,难以接近,当初她被他选中拍了那部电影,完全是运气好。

想不到覃沐深说给她牵线,一牵就是这么一位大导,起点比她预想的要高得多。

叶浅落落大方,笑盈盈的同他打招呼,“陆导,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陆白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显得有些清清冷冷的,“想演戏?学过,还是喜欢想要玩玩?”

覃沐深将旁边人的挤走,让叶浅坐下同陆白说话,他则在另一侧坐下。

叶浅一点也不像没见过世面的新人在名导面前怯场,她很镇定从容,“非专业的照样能演好戏,专业的也不一定就能演好戏,覃少带我来见你,就是希望能有个机会,并不是走后门什么的,毕竟拥有机会是很难得的。”

陆白扯了下唇,锐利的双眸透过镜片看着她,“叶小姐倒是挺会说话也挺自信的,我不过是随便问问你就能说这么多,如果只是想要一个机会,等我的戏要公开招聘演员的时候直接去试试就好。”

叶浅轻轻的笑,“我之前也是这么想的,但我这个朋友实在是过于热心,对我的事情又着急得很,这不,我上午才跟他提了一提,他晚上就急匆匆的带我过来说要介绍陆导你给我认识。”

陆白不置可否,覃沐深往陆白那边凑了凑,“陆导,你最近不是在筹划新电影寻找投资吗?你要是愿意给我们浅浅机会,我给你投。”

叶浅踢了踢他,“你还是闭嘴别说话吧!”

这么财大气粗,容易让人觉得像是在威胁一定要用她啊?

有些导演可是最烦这种拿钱往剧组里塞人的人,即便是进去了,只怕拿不到好的角色,也不会有什么作为。

陆白淡淡的道:“覃少愿意投资是好事儿,我也愿意给叶小姐机会,她可以去试镜,但能不能用,得看她的表现,我精心准备的电影,可不是什么人都用的,不能毁了我的心血。”

覃沐深气笑了,“你这话的意思是我给你投资,你只给我家浅浅一个机会?那如果她上不了你的戏,我还得投资?她都不在,我还投个什么劲儿啊!”

叶浅横了他一眼,“别说这种无知浅薄的话,陆导的电影,投了那就是赚了!”

覃沐深神态不羁,“那可不好说,谁都知道陆导发挥不稳定,有时候赚钱是挺赚的,但关键有时候亏钱也亏得厉害啊!”

叶浅,“……”这还真是真话!

第013章 逼问

灯光偏暗的包间,坐了四五个人,其中一人隐匿在黑暗中,看不清楚面容,只一双眸子闪着寒芒,精锐逼人。

齐羽坐在沙发上,被几双眼睛盯得额头直冒冷汗,此时手心里都是汗,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满是猜忌和狐疑。

他是被请来的,但这种请的方式又实在是太过粗暴,他可还没见过拿着刀子抵着他的腰这么简单的请人方式。

坐在他对面的楚南衍叼着一支烟,一条腿搭在桌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怕什么,我们又不是坏人,就是想找你问点儿事情而已。”

齐羽暗道你们要不是坏人除非他眼睛瞎,他殷勤的陪着笑,“不知道你们想问什么,我知道的,肯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楚南衍捏着烟,吐出个烟圈,笑了一声,“不用说太多,我对你可没兴趣,你跟我说说,苏缨苏小姐在哪里?不是说她病了么?我可是她的忠实粉丝,我想知道她得了什么病,最好能见见她。”

齐羽身为苏缨的经纪人,是见过不少苏缨疯狂的粉丝的,有为她自杀过的,有想见办法要包养她的,但招惹黑社会什么的,这还是头一回。

他背上冒着冷汗,唯唯诺诺的道:“缨缨她病了,是传染病,不能见人的,现在在国外休养。”

楚南衍眼眸一眯,长腿一伸,桌脚在地上划出刺耳的声音,“传染病?什么传染病?我给她治!”

桌子撞到了齐羽的腿,疼得他脸一白,他小心翼翼的移开桌子,揉着腿,“其实她已经快好了的,就不用麻烦您了!”

楚南衍佞笑一声,“我这个人最不怕麻烦,更何况苏缨还是我的心头好,不管她得了什么病,我肯定要把她给治好的,你这么遮遮掩掩的,是不是她根本就不是得病,而是出了什么事情?”

男人鹰一般锐利的眸子盯着他,寒冽逼人,他冷汗直下,说话含糊,“不……不是的,她没出什么事情,她好好的呢!”

楚南衍撇嘴,对他的话显然是很不满意,“我平日里耐心最好的,但你推三阻四的不肯说实话,实在是容易让人失去耐心。”

他看一眼右侧的男人,“二哥,割了他一只耳朵,还是砍了他一只手比较容易让他说实话?”

右侧的莫遇然淡淡的道:“你自个儿看着办,我最讨厌见血。”

男人修长的手指夹着烟,英俊的脸上布满了诡谲的笑,看得齐羽头皮发麻,好似他下一秒就要来砍他的手或者是切掉他的耳朵,而他不知道该捂着耳朵还是该藏着手。

“几位大爷,你们放过我吧,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真的,”齐羽吓得连声求饶,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楚南衍自身后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刀子,轻轻的敲着桌子,“那你都知道什么?你是她的经纪人,她的事情你不可能不知道,老实说吧,人在哪儿?”

齐羽拼命的摇头,“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楚南衍冷笑,“不是说她在国外养病,还说她得了传染病么?怎么又成了不知道?”

齐羽紧抿着唇,男人跃身而起,刀子逼近齐羽的大动脉,齐羽面色惨白,瞪大了双眸,满是惊惧,“我说,我说。”

楚南衍弯唇笑得一派温和无害,“说吧!人在哪儿?”

齐羽声音颤抖得厉害,“我……我都是……按萧总的意思办的,她人在哪儿,我不知道,这三个月,我也没有见到过她。”

“萧总?萧霖瑄?”楚南衍眸光冷厉,“你没见过她?也没有她的联系方式?”

齐羽点头,“没有,萧总都交待下来了,我肯定是相信他说的。”

楚南衍冷笑,“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怎么不怕他把你家艺人给卖了?”

齐羽抿了抿唇,“萧总和缨缨,他们的关系很亲密,萧总既然说她没事儿,那肯定没事儿。”

冰冷的刀子慢慢的滑过脖子,令齐羽的汗毛都竖起来,“我真的不知道,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你们要是想知道缨缨在哪儿,得去问萧总。”

……

齐羽被带走了,拿着刀子的楚南衍将刀子扔在了桌上,坐回去,“大哥,你都听清楚了吧,这个经纪人什么都不知道,照我说,就应该直接找萧霖瑄问。”

坐在暗处没有开口的男人走出来,俊美无暇的脸暴露在光线下,他淡淡的道:“找萧霖瑄,他就能告诉你实话?”

莫遇然慢声道:“萧霖瑄能坐上今天这个位子就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他现如今宣布了跟苏芸订婚的事情,苏缨三个月没露过面,说是休养身体,怕是凶多吉少。”

凶多吉少四个字令站着的男人棱角分明的五官沉了沉,“到底是自己的女人,应该不会这么狠才对,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三个男人都看着他,表情都差不多。

没有消息有时候是好消息,但长时间没有消息,也只能做最坏的打算。

裤袋里的手机震了震,男人敛了敛表情,拿出手机按了接听,“哥,我见到DS了,我怎么觉得她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到处招蜂引蝶的,你要不要过来,这要是搞不好,她得给你戴顶绿帽子!”

男人沉声问,“人在哪儿?”

……

传闻都说陆白高冷,性子怪癖,不好相处,但大抵有才华的人都有些怪癖,也就不足为奇。

苏缨先前同他有过合作,合作还算是愉快的,此时换了个身份,但因着对陆白的事情有些了解,两人倒是也能聊到一起。

叶浅同陆白聊得高兴,覃沐深就有点儿不爽了,他带叶浅出来是为了帮她的忙,但是见她同别的男人谈笑风生,怎么看都觉得很不爽。

“真没看出来啊,陆导是个这么风趣的人啊!”覃沐深阴阳怪气的插嘴,看着陆白的眼神颇为不善。

陆白淡笑,“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我跟叶小姐投缘。”

覃沐深暗自呸了一声,面上带着笑,“陆导这是跟我家浅浅投了缘,不会就直接相中了她吧?那你这投资倒是挺有保障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让我赚回钱来!”

第014章 “冷?那就冻着!”

陆白同叶浅聊了一两个小时,觉得叶浅同他所想的那些想要凭着后台关系进入剧组的人不大一样,她对演戏很有看法,对现如今的娱乐圈,影视行业很了解,对她的印象还算是好的。

但这并不足以令他启用她这么一个人,虽然她的形象的确挺符合他新剧本里面的角色,最终决定是否要用她,还需要看她在镜头前的表现力。

陆白抿了口酒,温温淡淡的道:“覃少想要捧人,还在乎赚不赚钱?我还以为像覃少这样的砸钱只为了博取喜欢的人的欢心,不会在乎钱这种身外物呢!”

覃沐深被他的话噎住,正想反驳几句,门被人从外面粗暴的踢开,生生断了他的话,令他转头去看。

这一看不要紧,看到的竟是熟得不能再熟,厌恶得不能再厌恶的人,他眉目沉沉冷冷的看着淡然收回长腿的男人。

的确是弄出了很大的声响,叶浅看到如此行径的霍云泽当真是挺意外的,但她并不觉得他此举是因为他,是以她安然自若的坐在那里,慢悠悠的喝着酒。

所有人都看着霍云泽,窃窃私语,而霍云泽视若空气,只当没看到,锁定目标后,迈着长腿走过去,居高临下,气势凛然的看着叶浅,“起来!”

叶浅觉得这跟她所想的不大一样,一时之间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她盈盈一笑,“你怎么来了啊?”

霍云泽阴沉着脸,“霍太太你是自己起来还是我拉你起来?”

他之前还喊她叶小姐的,这在外面,竟然喊她霍太太,倒是令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男人阴沉的样子看起来挺骇人的,但叶浅撩了下长发没有动,勾唇笑着,“我跟陆导有事儿要谈,还没谈完,你怎么找到我的?”

陆白不认识霍云泽,但男人一身名贵西装,容颜俊美,看起来就出身不凡不好惹。

他先前以为叶浅没结婚,是覃沐深相中爱慕的想要讨好的女人,没想到对方竟是个已婚的。

年纪看着不大呢,居然就结了婚。

覃沐深嗤笑,“霍总你好大的脾气啊!”

霍云泽目光寒凉的看向覃沐深,覃沐深毫不畏惧的与他对视,霍云泽扯了下唇,“覃少的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最近是变了口味,想要当小三?”

覃沐深慢条斯理的笑道:“霍总,我跟浅浅青梅竹马,感情甚笃。”

霍云泽眯了眼眸,狭长的眼角沁出寒凉的危险的意味,“是么?那她怎么死活要嫁给我?”

覃沐深气得跳起来,“姓霍的!”

霍云泽推了他一把,覃沐深被他推得一个趔趄差点儿摔了,而霍云泽则在他的位子上坐下,正好在叶浅的右侧。

手搂着叶浅的左肩,姿势亲昵且极具占有性,手指微微用力,捏的叶浅有点疼,免不得转头瞪着他。

这货是发什么神经?叶浅想着,高跟鞋的细跟不动声色的踩在了霍云泽的皮鞋上。

霍云泽眉头微皱,亲昵的靠近叶浅的耳畔,低声道:“你再踩用一点试试看!”

温热的气息拂在耳中,痒痒的。

叶浅抿唇轻笑,慢慢的收回脚,“你来做什么?”

霍云泽视线在陆白脸上梭巡着,淡声道:“接你回家。”

陆白对上霍云泽的视线,轻轻一笑,“霍先生,其实我跟霍太太也聊得差不多了,时间已经很晚,那就散了吧!”

叶浅知道陆白的心思,拿了手机出来,“陆导,留个电话吧,改天再跟您联系!”

陆白不动声色的看了霍云泽一眼,给叶浅报了助理的电话,“给你留的是我的助理的联系方式,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联系他。”

叶浅轻笑,“好!”

……

几乎是半强迫着被霍云泽给拉出了会所,而覃沐深则跟在他们身后,目光阴暗满是怨气。

晚间的风凉凉的,叶浅身上就一件轻盈飘逸的裙子,冷得她哆嗦了下,“霍先生,现在在外面,没有人看着,不用做这种样子,你还是放开我吧,我冷!”

霍云泽搂着她的手没动,凉凉一笑,“冷?那就冻着!”

叶浅,“……”

覃沐深闻言,愤愤的瞪着霍云泽,直接开骂,“霍云泽你个混蛋,你没听见浅浅说她冷么?你赶紧放开她!”

霍云泽眸光凌厉的看着覃沐深,“覃少,她是我老婆,跟你没什么关系!”

覃沐深呼吸急促,还想再开口,却被叶浅拦住,“沐深,你先回去吧,我有空再联系你!”

覃沐深闻言,暴躁的情绪缓解了一些,郑重其事的道:“浅浅,如果这人欺负你,你打电话告诉我!”

叶浅微微一笑,“不会的,家暴是犯法的,他不敢!”

霍云泽黑着脸,环在她腰上的手紧紧的搂着她,不让他们再多说,将她带着往停着的车走过去。

开了车门,动作有点粗鲁的将人塞了进去,自己跟着坐进去。

叶浅脑袋撞到了门上,揉着脑袋坐好,转头对上霍云泽阴测测的脸,“霍先生你今天出门没吃药?”

霍云泽幽幽的看着她,“叶小姐,你别忘了我们还没有离婚呢,你这是想婚内出轨?”

叶浅好笑的说:“大庭广众之下,我可没有被围观的癖好。”

她的脑袋被撞了一下,还挺疼的,她是不知道霍云泽找到这里来的目的是什么,又是怎么找到她的。

霍云泽冷漠的道:“你找陆白做什么?”

叶浅理了理长发,漫不经心的淡声说:“霍先生,我以为我们两人没什么感情,理应是井水不犯河水,各过各的才对。”

霍云泽扯唇笑笑,“可我也没有让挂名的妻子背着我给我戴绿帽子的想法。”

叶浅觉得霍云泽多少是有点防备覃沐深的,这便是她先前所说的男人骨子里的占有欲作祟,即便自己不喜,但因为还挂在他的名下便算是他的人,自然不允许她做出出格的事情。

叶浅淡淡的说:“我没有要给你戴绿帽子的想法,只是在家里待得太久,为了以后的生活着想,得寻个谋生的事业才行。”

霍云泽搁在膝上的右手,手指轻轻的敲着,“所以你想去演戏?”

《暖爱伊人醉》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暖爱伊人醉》即可哦亲~

《《暖爱伊人醉》小说完结版精彩在线阅读(叶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