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辰赵瑾主角的小说《苍莽王侯》大结局无删节

宁辰赵瑾主角的小说《苍莽王侯》大结局无删节

苍莽王侯

时间:苍莽王侯作者:一夕烟雨

苍莽王侯宁辰赵瑾小说

《苍莽王侯》是一夕烟雨大大的小说,大结局已出等你来观看宁辰赵瑾最后是悲还是喜,来抢先看精彩内容:永夜降世,妖魔四起,百年暗夜到来之际,夏宫里走来了一位腼腆的少年郎。...

宁辰赵瑾苍莽王侯全文免费阅读

《苍莽王侯》第十四章 相见时难别亦难

渡安药房内院,宁辰忙活半天后看着一旁盛满热水的浴桶,又看了看床上的暮成雪,一时间一个头两个大,脱还是不脱?

“良心过不去啊”

宁辰摸了摸自己的心,发现还是有愧疚心里的,证明自己还不算是狼心狗肺,但事出有因,是不是可以不拘小节?

宁辰试着说服自己,伸了伸手,却又收了回来,他突然想到这个时代的女子其实都挺保守的,自己这么做,就算事出有因也似乎也点不合适。

掌柜你害死我了,宁辰心中埋怨,盯着暮成雪看了片刻,终于轻声一叹,下定决心。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宁辰心一横,小心翼翼的走到床前,仔细又看过暮成雪,见其确实不像一时半会能醒过来的样子,方才放心的伸手去解后者衣衫。

“嗯”

突然,暮成雪一声轻吟,娇躯一动,顿时吓得宁辰一个哆嗦,伸出的手瞬间收回。

“这也太吓人了”

宁辰哭丧着个脸,这姑奶奶可是连夏皇都敢刺杀的狠人,若是醒来发现什么,他估计就真要进宫当太监了。

刺啦一声,宁辰从衣服上撕下一条布,旋即蒙上了自己的眼睛,心中不免感叹,吾真乃君子也。

蒙上双眼后,的确啥也看不见了,宁辰感叹的同时亦悄悄有些遗憾,正应了一句名言,男人啊,你另一种称呼就是禽兽。

宁辰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善解人意,但自己的确算得上善解人衣,况且暮成雪的衣服也不是太难脱,三下五除二的工夫就搞定了。

只是在这期间有没有什么不小心的肢体接触,就纯粹看良心了,当然,就算真的有他也不会承认。

片刻之后,宁辰小心地将暮成雪抱进浴桶中,方才解开了双眼上蒙的布条,旋即,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傻傻一笑,今后两天就不洗手了。

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宁辰守在与浴桶边,每等一刻钟就加些热水进去,期间就是坐在那里傻傻地等待时间。

“呃”

突然,浴桶之中,暮成雪一声痛苦的长吟,紧接着,一口鲜血喷出,瞬间染红身前清水。

“暮成雪”

宁辰急于上前,却被半醒之间的暮成雪出声阻止。

“不可”

一声不可,却闻更痛苦的长吟,暮成雪周身水花四溅,长发扬起,体内真气砰然荡开,顿时,周围桌椅纷飞,碎木散落,就连不远处的宁辰也惨遭殃及,被震飞出去。

嘭地一声,宁辰撞上墙壁后摔落地上,旋即哇地一口鲜血呕出,显然已受了不轻的内伤。

“真是不作死不会死啊”

宁辰挣扎着起身,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赶紧上前查看暮成雪情况。

“……”

半醒之间,暮成雪看了一眼眼前的宁辰,还未来得及开口,便再度昏了过去。

宁辰吓了一跳,伸手去摸前者颈部的脉搏,察觉心跳还在,顿时松了一口气。

仔细查看一下,宁辰才发现暮成雪脸色好了许多,较之先前明显有了很大不同。

“这挨千刀的掌柜,也不早点说一声,疼死我了”见暮成雪没事,宁辰这才缓过尽来,浑身疼的直呲牙,嘴中咧咧道。

这才几天,他流的血,吐的血都快赶得上前世半辈子的了,再这么下去,没让长孙抓回去砍了,也流血流死了。

嘴中虽然嘟囔,宁辰还是再度蒙上眼睛,将暮成雪从水里捞了出来,然后擦干身体后将其又抱回床上盖上被子后,这才又解开了双眼之上的布条。

看着被子起伏的曲线,宁辰心中感慨,第一次见面时他果然猜对了,他就想哪有女人会那么平。

“嘀嗒”

就在这时,宁辰突然觉得鼻子一热,一滴滴鲜血淌出,顺着衣衫就滑落在胸前,很是刺眼。

宁辰脸色难得的一红,思考了片刻,觉得还是要找掌柜看一看,他觉得,他不可能这么没出息,一定是刚才被震出了内伤。

……

片刻后

掌柜房间,宁辰紧张地看着给他把脉的掌柜,生怕后者说出什么内腑受创,无药可救之类的话。

“没有大碍,吃两幅药就好”掌柜平静的收回手,开口道。

“呼”宁辰暗松了一口气,还好,不过想起刚才自己无缘无故流鼻血,还是担心的追问了一句,“真的没事吗?我刚才还流鼻血了”

闻言,掌柜淡定地瞥了一眼宁辰,道“年轻人肝火旺,很正常,若是在意,我可以再给你开一幅降肝火的药”

“咳咳,不同,不用”宁辰心中窘迫,赶紧咳嗽两声掩饰过去,回绝道。

“宁兄弟,你不是已经和皇后娘娘一起回宫了吗,为何”说到这里,掌柜话语略停,他不知道这些话他能不能说,毕竟是宫中的事情,他不好问的太多。

“呵呵”

宁辰为难的一笑,他不想说谎,但更不能说出事实,只能傻笑含糊过去。

看出宁辰的为难,掌柜也不强求,爽快道,“既然宁兄弟不愿多说,在下也不能强人所难,这几日,宁兄弟就放心在此住下吧,待那位姑娘的伤势好转再走不迟”

“多谢掌柜”宁辰感激地一拱手,谢道。

话虽如此,但日后要去哪里,他还是真的要思考一下,这些毕竟不是长久之计,长孙那么聪明,万一想到这里,他就死定了。

他可不敢保证长孙会放过他,私自出宫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且他还是打着长孙的名义出来的。

可以说,若是被抓回去他的小命全看长孙的心情,虽说长孙是出了名的贤后,但能在这勾心斗角的夏宫屹立不倒,若真的相信长孙是心软之人那真是脑袋被驴踢了。

宁辰挠着头走向自己的屋子,没银子啊,这才是如今最大的问题。

今日为了出宫,他没敢带任何值钱的东西,除了长孙的玉佩,但,这个打死他也不敢卖啊。

吱呀一声推开门,宁辰走向床边搬来个凳子坐下,呆呆地看着床上的暮成雪,这祖宗醒了十有八~九是要走的,要不自己舍着个脸皮求着她带他一起走?

“呃”

想到这里,宁辰不禁愣了一下,他突然发现,对于暮成雪,他除了名字之外竟然一无所知,更甚至,就连名字是真是假还是未知之数。

宁辰瞬间感觉自己好傻,为了这么一个非亲非故、来历不明的女子,他差一点就搭上了自己的小命,而且,这条小命日后能不能保住还是两说。

“鬼迷心窍啊”

宁辰轻声一叹,男人啊,果然不能太轻易承诺,真的会死人的。

半个晚上,宁辰就在胡思乱想中度过,不知不觉就靠在床边睡着了,掌故一早便去前堂忙碌,并没有过来打扰。

待到晨曦都有些刺眼,宁辰才迷迷糊糊地醒来,一睁眼发现一双明亮的眼睛正盯着他看,没反应过来,抬手打了个招呼:“早”

一字未落,宁辰噌地一声站了起来,后背汗如雨下,不自觉退后两步,干笑道“你……你醒了”

暮成雪神色没有什么变化,点了点头,平静道:“可否回避一下,我要更衣”

“当然……”

宁辰转身便走,心中忐忑,虽说他是为了救人,但终究做的有些不妥当,这个时代对女子太过严苛,他所作所为某种意义上已是毁人清白。

暮成雪的平静让他有了一丝不安,也可能是他想的太多。

他来到这个世间只有短短几日,却经历了许多,仔细想来,依然觉得有些梦幻,太不真实,这种虚幻的不真实感让他一直有种自己不过大梦一场的感觉。

他在怕,镜花水月到了破碎的一日,他的存在是否还会有人会记得。

房门轻响,暮成雪走出,神色略显苍白,却掩不住那动人的清丽。

“多谢你”

一句多谢,带过了昨日发生的一切,暮成雪说的平静,却让宁辰感到心中沉甸甸的。

静默的气氛,两人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各怀心思,静立难言。

“我要走了”许久之后,暮成雪开口,轻声道。

“这么快?”宁辰心一惊,抬头看着前者娇美的容颜,失声道。

“出来已久,是时候要回去了”暮成雪深深地看了一眼宁辰,语气却坚定的没有任何转圜。

“今日吗?”

话声落,宁辰心情莫名烦躁,怎么压也压不下,就仿佛要失去很重要的东西似的。

“恩”

暮成雪颔首,神色语气一如往常的平静,让人看不出半分波澜。

“呵,那祝你一路平安,有缘再见”宁辰开口一笑,故作洒脱道。

暮成雪心中一叹,也想说一句“有缘再见”,张了张口,最终却还是没能说出口,纤手一翻,一枚金色的纸张出现,旋即递到宁辰手中,嘱咐道,“这个给你,莫让他人知晓,也莫要让任何人观看”

“干什么用的”宁辰接过纸张,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好奇问道。

“心法”暮成雪轻声道。

“强身健体用的?”宁辰想起当晚两人的对话,笑道。

“恩”暮成雪美丽的容颜上也露出一抹笑容,颔首道。

“记得保重自己,切莫再做傻事”临别在即,宁辰终究放心不下,再三叮嘱道。

“恩”暮成雪听话的点了点头,神色也柔和下来。

“都要走了,抱一抱吧”宁辰不想气氛太过沉重,伸开双臂,玩笑道。

暮成雪微微一怔,却没有躲开,任由宁辰将其揽入怀中。

“一定要好好的”

感受着怀里的软玉温香,宁辰双臂不自觉地又紧了紧,仿佛要将这份感觉永远留在心中……

暮成雪还是走了,怀中最后的温暖伴随着微微的清风消失的无影无踪,宁辰心痛,痛的说不出声。

手中的金色纸张依然还带着点点血迹,宁辰不傻,自然知晓这心法来自哪里,为了一句无意的玩笑,暮成雪竟冒着生命危险夜闯夏皇的御书房,当真的傻让人心疼。

直到最后,他还是对她一无所知,宛如两人非常的相遇,不得已的相知,不得已的相信。

“呃”压抑的心绪波动,带出了一抹朱红,宁辰脚下一晃,几乎站立不稳。

“唉”

不远处,掌柜轻声一叹,却没有上前,但留伤心者独自舔伤……

 

《苍莽王侯》第十五章 凌烟阁

半日后,宁辰也向掌柜辞行了,临行,掌柜特意送上一枚小元宝,权当路上的盘缠。

宁辰看着手中的银子,顿时乐的嘴巴都合不上了,把清晨的伤感抛的一干二净。

谢过掌柜,宁辰笑着上路,没有说将去哪里,因为就连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

为防被长孙抓回去,离开皇城是最好的选择,宁辰权衡之后,终下决定,不过在之前,他要再去一趟凌烟阁,还清两杯茶钱。

繁华的街道,到处都是叫卖声,宁辰这还是第一次有心情四处逛逛,看到这个好奇,那个也稀罕。

这么看起来穿个越也不错嘛,等出了城,做点小生意,娶个温柔的姑娘,生几个娃,只要不被长孙抓到,日子还是很美好的。

就在宁辰幻想着今后美好日子的时候,街道尾,突然锣鸣钟响,马蹄声中,一队衣着华丽却有些奇怪的队伍自不远处走来,前方行人摊位纷纷让开,以防挡住前路。

“这真极国的使者好大的排场”

人群中,议论纷纷,多数带着不忿之情,显然对这真极国的使者没有什么好感。

宁辰多少对这真极国有些了解,真极国位于大夏东北方向,国土不大,却屁事一堆,整天吆喝着自己天下第一,挑事不断,大夏开国后第三代明主忍的厌烦了,直接挥兵东北方,打的真极国数百年屁都不敢放一个。

然而,这些年来,大夏出于和平之念对真极国的政策宽松了一些,反倒令真极国认为大夏软弱好欺,一再挑衅,坐镇东北的布衣侯已经不是一次请旨出兵了,却被当今夏皇强行压了下来。

宁辰站在人群中看着马车上的使者,抬起右手,旋即狠狠地比了一个中指,顺便问候了一下后者全家。

短暂的风波,宁辰收拾心情继续朝凌烟阁走去,至于使者的事情,就让长孙她们头疼去吧。

凌烟阁前,依然如昨日一般冷清,不过也正常,他来的时候都是临近正午,这个时候,谁还会在烟花之地停留。

宁辰走来,看向华丽的大堂中,只见一抹涵衣静坐,仿若在等他上门。

“公子来了”宁辰走入后,月涵衣起身,巧笑嫣然道。

“我来还钱”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且还是面对一个娇媚的女子,但心中的恶感让宁辰始终笑不出来,把换好的一两碎银子往桌子一拍,嚣张的撂下一句“不用找了”旋即转身便走。

“公子请慢”月涵衣伸手拦住宁辰的去路,依然面带笑意道。

“嗯?”宁辰眉头一皱,“两杯茶一两银子,够了”

月涵衣淡淡一笑,开口道,“公子当真贵人多忘事,两杯茶一两银子足以,但公子打碎的桌椅茶具可远非一两银子能够偿还”

“……”

宁辰愣了,当即有些心虚,他还真把这事给忽略了。

看着宁辰的表情,月涵衣心中感到十分解气,继续说道“公子有所不知,凌烟阁中的桌椅均是上好的天楠木所制,茶具亦是出自皇城中的名家之手,小女子已替公子算过,除却方才已还的茶钱,公子还差一百一十两银子,不过看在公子这么痛快的过来还钱,就给公子取个整数,还一百两即可”

“一百…两”宁辰伸出一个手指,结结巴巴道。

月涵衣点了点头,笑的越发妩媚了,叫你嚣张,叫你猖狂。

宁辰颤抖着伸手从怀里把所有家当都拿了出来,结巴道“可…我身上只剩下不到四两银子”

掌柜给了他一个五两的小元宝,他买了个烧饼,花了两文,剩下的都在这了,以为能用上很久,哪能想到要还一百两这么巨大的债务。

“公子可以回家去取,小女子会在这里恭候”月涵衣笑着,“好心”提醒道。

“回不去了”宁辰无比沮丧,他要是能回家就好了。

“真没钱了?”月涵衣嘴角一挑,问道。

“真没钱了”宁辰点头,叹道。

月涵衣脸上的笑容当即消失,淡淡道“那就留在这里打杂还债吧”

“梨儿,带他回后堂给姑娘们浣洗衣服”

“是”话声落,一位约莫十二三岁的俏丽小姑娘走出,扯着还没回过神来的宁辰便朝后堂走去。

“我…我…”

被小姑娘扯着袖子,宁辰边走边回头,不想跟着进去,这算怎么回事,他还着急跑路呢。

“我什么我,你欠衣姐姐的钱还敢那么嚣张,衣姐姐等你好久了”梨儿哪容得宁辰挣扎,两手拉着后者的衣袖,连扯带拽将其带到后堂。

“柳姨,赵姨,你们先歇着吧,这些衣服都交给他洗了”

一进后堂大院,便看到两位妇人坐在一大堆衣衫旁忙碌,梨儿上前交代了两句,旋即看着呆木的宁辰,娇声喝道。

“这么多!”

看到摞的跟小山似的衣衫,宁辰差点没蹦起来,伸出手指颤微微道。

这要洗到什么时候,而且…而且还没有洗衣机……

“快点,要不晚上没你饭吃”梨儿一叉腰,凶巴巴道。

“洗就洗,凶什么凶”

宁辰嘀咕了一句,磨磨蹭蹭的走在衣服旁,一边还在心里安慰自己,好男不跟恶女斗。

坐下之后,宁辰正准备开工,可是左看看又翻翻,总觉得少点什么。

“梨儿,没有肥皂吗?”

宁辰找了半天,总算发现少了什么,抬起头问道。

梨儿柳眉一竖,道“肥皂?什么肥皂,你是说皂角吗,那是富贵人家用来洗手的,谁舍得用来洗衣服啊”

“那怎么洗?”宁辰头大了,看着小丫头,疑惑道,都什么时代了,肥皂怎么还没有出来!

“笨死了”梨儿嘟囔了一句,走上前拿过衣服旁的棒子,用力的捶打着木板上的衣服,“看见没,就这么洗!”

“我…,蛮力解决一切?”宁辰感觉自己被镇住了,要是这样洗完衣服,他基本就废了。

“好好洗,天黑前我会过来检查”梨儿撂下一句话,旋即哼着小曲离开了。

宁辰看着堆得小山一般的衣服,轻叹一声,道,“早知道就继续当太监了,出了狼口又入虎口,看来还是要找机会跑路,头大啊!

骄阳西行,宁辰身边的小山也越来越少,终于,在夕阳落尽之前,最后一件衣衫也洗好晾上,一起身,浑身剧痛,头晕眼花,差点一头栽到地上。

“洗完了?还挺快的嘛”

梨儿准时过来查看,看着满院飘扬的衣服,满意地点了点头,娇声道“马马虎虎”

“走吧,我带你去吃饭”

梨儿说了一句,正准备走,却发现宁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当即小腰一叉,“我说话你没听到吗?”

这个时候,宁辰哪还管得了小丫头的心情,抬了抬手,招呼道“梨儿,过来扶我一下,腿麻”

“真的假的”梨儿半信半疑地走了过来,嘴中说道“你不会是想占我便宜吧”

“……”

宁辰差点被小丫头的话给噎死,眼睛下意识瞥了一眼后者的胸口,还别说,不算太平。

“色狼”见到宁辰的目光,梨儿小脸一红,抬脚狠狠踩了宁辰一下,然而红着脸走了。

“呲”

被踩了一脚,宁辰呲着牙,倒吸了几口冷气,倒不是小丫头踩得狠了,主要的腿麻的时候被踩一下,这滋味着实不好受。

“等等我啊!”

眼见梨儿真没搀他的意思,宁辰自己一瘸一拐地跟着走去。

进入厨房,已经没有人在,随便拿了两个馒头端了一盘青菜回到院子中,坐在小石凳旁,默默吃了起来。

梨儿看了不忍,走到跟前,小手碰了碰宁辰肩膀,好心道“喂,你还是向衣姐姐道个歉吧,衣姐姐很好说话的”

宁辰抬头呲牙一笑,吐出三个字“不可能”。

“你”

梨儿气极,伸手指着眼前人,真没见过这么不识好歹的。

“梨儿,你父母呢?”宁辰并没在意小丫头气鼓鼓的样子,而是轻声问道。

“父母?”闻言,梨儿一愣,对她们而言,这是多么遥远而又陌生的称呼。

看着梨儿渐渐黯淡的脸色,宁辰心中一叹,起身轻轻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在他的世界,像梨儿这么大的女孩子还是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而在这里却要为了生计为奴为婢,甚至连自身清白都不是自己能够决定。

想到这里,宁辰对月涵衣厌恶越发深重了,连这么小的女孩都不放过,当真狼心狗肺,心如蛇蝎,人面兽心。

“梨儿,你想不想离开这里”宁辰试着问道,他知晓自己能力有限,不可能帮助所有人,但他相信若是尽力而为的话,救一个小丫头还是有希望的。

梨儿想了想,许久,轻轻摇了摇头,情绪低沉道,“不想”

她从小在凌烟阁长大,已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家,即便她能离开这里又能怎么样,如何生活,更何况,她是奴籍,走到哪里都无法摆脱这个事实。

宁辰看着梨儿的神色,仔细一推敲,便知晓怎么回事,歉意道“对不起,是我莽撞了”

“不碍事,你快些吃饭吧,一会我带你去你的住处”梨儿稍微整理了一下心情,故作欢颜道。

宁辰不再多言,继续吃着手中的饭菜,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给这个心地善良的小丫头找一个好的归宿。

吃过饭,宁辰跟着梨儿来到自己的屋子,还好,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糟糕,除了小了些,倒是没有其他的不方便。

梨儿离开后,宁辰这才把贴身保存的金色纸张拿了出来,对于这号称能“强身健体”的心法,他心中也甚至好奇。

“生之卷?好大众的名字”

看着纸张开口头的卷名,宁辰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继续向下看去,好在他容身的这具身躯记忆中是认字的,少了他不少麻烦。

十息之后,宁辰沉默……

一刻钟之后,宁辰继续沉默……

半个时辰后,宁辰依然沉默……

一个时辰后,房间中一声抓狂的呼喊响起,“看不懂啊!”

 

《苍莽王侯》第十六章 肥皂,又见肥皂

宁辰一直觉得自己是天纵奇才,虽不说千年不遇,但怎么也是百八十年不遇,如今发现,通向高手高高手的心法在眼前,他却看不懂这是多么令人痛苦的一件事情!

看了看金色纸张的材质,非金非木,怪特殊的,是不是要像传说中那样滴血认主才能练习?

宁辰想了想还是算了,怪疼的,不值当。

前面几行字勉强能懂,先练着,反正也是强身健体,等以后见到暮成雪再让她好好给他翻译一下。

宁心静气,丹心守一,功法运转,第一遍,毛感觉都没

宁辰不灰心,继续来,干什么不得有个热身的过程,要坚持。

然后,第二遍,第三遍,第四遍

接着,第九十三遍,第九十四遍,第九十五遍

第二百零九遍,第二百一十遍,二百一十一遍

第一千一百三十遍

咯咯咯

鸡鸣了,天要亮了,宁辰双眼睁开,差点泪如雨下,说好的强身健体呢,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今日还有事情要做,他没有工夫在这继续研究,只能起身向外边走去。

趁着天方亮,离正式干活还有一段时间,宁辰偷偷来到厨房,看着一位正在灶前忙碌的妇人,拍了拍脸,露出一个自以为最灿烂的笑容:姐姐好

妇人看了一眼宁辰,淡漠了说一句,瞎叫什么,妾身年纪当你娘亲都足够了

呵宁辰尴尬一笑,大娘您好

说吧,什么事妇人态度依然不冷不热,一边忙碌,一边淡淡道。

宁辰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想讨要一些猪油

妇人看了一眼眼前少年,想了想,还是答应了,指着灶台边的一个罐子,就在那里,自己取吧,莫要让别人看见

宁辰脸上一喜,赶忙谢道,谢谢大娘

从灶台前拿了一个大瓷碗,挖了小半碗猪油,宁辰左右看了看,又寻到一块破布包了一包灶旁的草木灰,旋即对着妇人傻傻一笑,便高高兴兴地离开了。

妇人看的莫名其妙,轻声叹了一句,然后便继续忙碌了。

这么清秀的孩子,可惜脑子不好使

宁辰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获得这样的印象,依然还在兴高采烈地搞着自己的事情。

后堂的院子很大,但阁中的姑娘们很少会过来,所以倒是很安静,宁辰坐在自己屋前的石阶上,打了一个简易的小火堆,然后用石块将盛着猪油的碗架在上面,等待猪油融化。

宁辰这边也没闲着,拿着一个茶壶,里面倒了一捧草木灰,加了些水后用小木棍玩命地搅。

他从前没事的时候,自己尝试过这东西,虽然比例不好掌握,不过也不是不能成功。

这是最古老地制造肥皂的办法,这里没有火碱,也只能用草木灰代替,条件艰苦,也只能忍了。

猪油升温的味道很是恐怖,宁辰忍住恶心将溶有草木灰的过滤水倒入猪油中,然后噌地推开,用一根长长的木棍使劲的搅着。

真是忍不了啊

宁辰被这味道熏得眼冒金星,赶紧跑进屋那一刻湿透的毛巾捂住鼻子,旋即继续回来搅。

喂,你干嘛呢,难闻死了!

不多时,梨儿捂住鼻子从不远处跑来,眸中带怒,对宁辰一大清早就制造的恐怖杀器很是不满。

梨儿,来,过来帮我搅一会,哥快崩溃了宁辰一看小丫头来了,也不客气,赶忙招呼道。

不去梨儿退的远远的,生怕被抓苦力。

胸小无脑的小丫头,等我做好了,有你求我的时候宁辰被熏得头晕眼花,依然难掩毒舌的本质,放言道。

你流氓!梨儿看了看自己的胸口,红着脸娇斥道,不过出于心中的好奇还是没有跑开,看宁辰到底在搞什么。

起沫了宁辰一看碗中白沫出现,心情一震,也顾不得自己的鼻子,上前几步,拿着木棍拼了命地搅起来。

该吃饭了

不知何时,梨儿跑了一趟厨房,过来后看到宁辰还在折腾,远远地娇声吆喝道。

忙着呢,帮我拿点过来宁辰忙的正起劲,哪能离开,随意地喊了一声。

不帮,饿死你梨儿还记得方才宁辰的毒舌,毫不犹豫地拒绝道。

等了一会,看宁辰还是没有去吃饭的意思,梨儿噘着嘴,气鼓鼓地离开了。

约莫两刻钟后,梨儿吃的饱饱的,手里端着一碗饭菜,不情不愿地又回来了。

吃饭了!梨儿远远地喊了一句。

宁辰忙着,没注意。

吃饭了!梨儿又喊了一句。

宁辰依然还在自己忙自己的,没太在意。

梨儿俏脸一怒,捏着鼻子,跑到宁辰身旁,把饭菜放下,然后使劲在前者耳边喊道:

吃饭了!

小丫头嗓门很高,吓得宁辰一个哆嗦,差的一棍子把大碗戳翻。

马上,马上宁辰应付了一句,继续做事,这是关键时刻,可不能离人。

菜马上就凉了

梨儿见宁辰依然不吃饭,噘了噘嘴,道,你吃饭,我帮你先搅着

宁辰诧异地看了一眼梨儿,这小丫头刚才还闹情绪呢,怎么现在这么好说话了,不过感觉到饿的咕咕叫的肚子,也没多想,将手中木棍递了过去,嘱咐道,那你小心点,千万别搅翻了

知道了,啰嗦!梨儿接过木棍,捏着鼻子,认真地搅着。

宁辰看着小丫头,并没有走远,就坐在一旁端着还很热乎的饭菜吃了起来,渐渐地,眼睛酸酸地,嘴里咸咸的。

你怎么哭了?梨儿抽空瞥了一眼,惊奇道。

没,这味道熏得宁辰揉了揉眼睛,咧嘴一笑,回道。

那你坐远一点啊

没事,已经习惯了

吃着碗中的饭,宁辰心中暖暖的,这小丫头善良的一塌糊涂,即便看上去略显刁蛮,也只是为了保护自己而不得已的伪装。

好了,我吃饱了,换我吧

三口两口将饭扒完,宁辰上前接过木棍,然后将小丫头推到一边,梨儿,帮我把碗送回去,回来给你看好东西

就会指使我

梨儿不情愿地拿着碗,三步一回头朝厨房走去,到了现在,她也着实想知道宁辰到底在做什么。

差不多了又过了一会,宁辰看到大碗中猪油和草木灰基本已经反应,先前那难闻的味道也没了,心情大好,运气还不错。

好了么梨儿有些期待地问道。

好了

宁辰熄了火,将半凝固的倒入先前准备好的一层层废布中,包裹结实,然后狠狠挤压,将所能无几未反应的猪油挤入废布内。

过了不大会,废布之中,一块白中带着淡淡褐色的东西凝结,宁辰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嘴巴乐的都合不拢。

这是什么东西,好丑看到期待已久的东西竟然是这样,梨儿大失所望,噘着嘴道。

宁辰脸色微微一红,这颜色和造型问题不是他所长,的确是丑了点。

小丫头懂什么,这可是好东西,跟我来为了挽回颜面,宁辰决定要让梨儿大开眼界,好好树立一下他高大的形象。

梨儿半信半疑地跟着宁辰进了屋,看看他在玩什么把戏。

梨儿,伸出手来宁辰笑的奸诈,怎么看都不像有好事。

干什么?

梨儿不放心地问了一句,不过还是听话地伸出了手。

嘿嘿

宁辰奸笑一声,三下两下地将自己手上的猪油抹到梨儿手上,眨眼,将小丫头白皙漂亮的小手染成脏乎乎的小爪。

啊,你干嘛,你手好脏啊!梨儿小脸一变,两手快速缩回,可还是晚了。

你欺负人!

看着自己满是油污的双手,梨儿两眼一红,泫然若泣,委屈的样子看起来让人心疼极了。

哎呀,梨儿别哭啊,我和你闹着玩呢见小丫头真哭了,宁辰顿时就慌了,一边道歉一边手足无措的哄道。

梨儿也不做声,两眼中泪珠啪嗒啪嗒地往下掉,精致的小脸蛋满是委屈。

梨儿乖,不哭,我现在就给你洗掉行不行宁辰连忙拉着小丫头来到木盆旁,柔声安慰道。

梨儿不吭声,继续默默流泪。

宁辰头大了,赶紧把自己的双手放到水中揉把两下,打上肥皂,仔细的搓了搓,然后将手放在水中洗干净。

也顾不上拿毛巾,宁辰将水在身上蹭干,旋即将双手放在小丫头眼前,柔声道:你看,这不都洗掉了?

梨儿被这神奇的一幕吸引,也忘了哭,看了看宁辰的手,又看了看盆中脏乎乎的水,小脑袋瓜一时间还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宁辰一看小丫头不再哭,赶忙把水倒掉,又换了一盆干净的水端到跟前,梨儿,你也试试

梨儿将信将疑地把手伸入水中,然后也像宁辰一般抹了肥皂,搓了搓,旋即放入水中洗净。

来,水抹我身上宁辰左看看又看看也找到毛巾,笑着道。

梨儿破涕为笑,半噘着嘴,真的将小手伸到前者衣服上蹭干净。

脏乎乎的小爪不见了,变成了漂亮白嫩的小手,梨儿伸出手,收敛笑容,装作还在生气道:这东西送给我

宁辰脸上露出一丝肉疼,纠结了一翻,讨价还价道给我留一半

梨儿不作声,依然绷着小脸,小手也不收回来。

三分之一?

那四分之一?

 

最后,宁辰还是连半点都没有留下,全都送给了梨儿,看着小丫头高兴离去的背影,不禁微微一笑,肉疼的神色也消失不见。

这肥皂,他本来就是给梨儿做的,至于用这东西赚钱什么的,他压根就没想过,他要是整出一些新奇的东西被人注意到,再一不小心传到长孙耳朵里,那就是真的嫌自己命长了。

为了小命,他还是得继续低调

关于宁辰赵瑾的小说《苍莽王侯》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苍莽王侯》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宁辰赵瑾主角的小说《苍莽王侯》大结局无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