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君山主角的小说《独步仙途》大结局无删节

杨君山主角的小说《独步仙途》大结局无删节

独步仙途

时间:独步仙途作者:睡秋

独步仙途杨君山小说

《独步仙途》是睡秋大大的小说,大结局已出等你来观看杨君山最后是悲还是喜,来抢先看精彩内容:天可怜见,本只想在天上捅个窟窿,谁知道会打碎一个世界!在一众大神通者委屈的目光注视之下,杨君山感觉自己冤得慌。...

杨君山独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

《独步仙途》第十四章 扳指

杨君山虽然只有十二岁,但修炼莽牛拳有成使得他的气力大增,手中那张一石的桑木弓已经显得软了,更何况他手中的两壶铁羽箭比寻常的竹羽箭沉重了许多,若非是强弓怕是连三十步的射程都难以达到。

“爹,孩儿借你的雕花大弓一用!”

杨田刚刚刚挖了一锅烟丝儿,闻言似乎一点也没有感到意外,“嘿嘿”一笑道:“你能拉得开?”

杨君山见得父亲一副早料到会如此的样子也瞬间明白过来,杨田刚怕是早已经想到了铁羽箭必须要用三石强弓,否则以他武人境的修为便是六七石的强弓怕也能拉得开,又何必将一张三石弓挂在驮马兽背上。

杨君山却不知道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便是昨日早晨练拳之时,杨田刚从他最后出拳时所引发体内骨骼的一声脆响猜到了他拳术的进度,料到他的气力定然已经能够拉开三石弓。

杨君山脸上露出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道:“孩儿想试试!”

就在杨君山向父亲讨要雕花大弓的时候便已经引起了周围几个同龄少年的注意,不过这些少年显然不认为杨君山能够拉开雕花大弓,不屑一顾以及嘲讽的神色挂在这些脸上,有的甚至暗中还希冀杨君山这一拉弓最好是弄伤了自己就此退出围场,也好少一个竞争对手。

然而就在不少同龄人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的眼神当中,就见得杨君山已经从驮马兽背上摘下雕花大弓,一旁的苏宝章见状连忙上前低声道:“君山兄弟,这个时候还是蓄养精力,不要把气力浪费在无用的事情上面,免得让人摸准了自家的底细!”

这苏宝章果然还是同前世一般是个厚道人,不过杨君山却也有自己的考虑,转过头来同样低声道:“宝章哥,你放心吧,我有把握!”

苏宝章愣了一愣,这才反应过来杨君山此举却是连一旁的杨田刚都没有劝止,自然是有着深意,于是点了点头让开了一边看他拉弓。

杨君山沉腰凝气,双手一手持弓臂一手拉弓弦,双臂用力“嘿”的一声却是径直将一张三石弓拉开了七分。

好大的力气!

一时间四周观看杨君山拉弓的少年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约而同的从心底泛起了这个念头,就算是苏宝章比杨君山多修炼了三个年头,此时看到杨君山的力气也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还不算完,就见得杨君山一口气缓缓呼出,张开的雕花大弓也缓缓松开,而紧跟着杨君山又是猛吸一口气,双臂用力再次将雕花大弓同之前那般拉开了七分。

接连开弓三次,每一次都是拉开了七分,纵使杨君山最近气力大增也是额头见汗气喘吁吁,而同村三个少年当中苏宝章神色之中闪烁着惊讶与艳羡,但更多的还是敬服;那郝庄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甚至看向杨君山的目光多了一丝惊惧;而那徐菁的神情先是一怔,可紧跟着便冷哼一声,撇过了脸去高高抬起,一副有什么了不起的傲娇样子。

杨君山将众人的神色收入眼中,脸上“嘿嘿”一笑,搓了搓被弓弦勒疼了的手指,却是转身向着杨田刚道:“爹,怎样?”

杨田刚说了一声“马马虎虎”,便将一个物件向着杨君山扔了过来。

杨君山将物件抓在手中目光顿时一亮,却原来是一枚闪烁着灵光的玉扳指,这件玉扳指通体以灵玉雕制,用料十足,单用来雕刻这件扳指的灵玉都相当于三枚玉币的量,更何况这枚玉扳指上刻画了几道简单的符纹,杨君山却是识得这几道符纹构成了一个简单的蓄力阵,能够在杨君山张弓之时节省下几分气力,如此也不至于仅仅只是张弓三次便双臂酸软没了力道。

杨君山识得这枚玉扳指,乃是父亲手指上经常带着的物件,是爷爷留给父亲的不多的遗物之一。

这一次便是那徐菁见得杨君山手中那一大块灵玉扳指也是闪烁着贪羡之色,不过很快便将脸扭过了一旁,故意不去看杨君山这边。

其实就算是杨君山此时心中也是惊讶,前世来到百雀山之时,杨田刚虽然同样带着雕花大弓,但杨君山那时根本没有开三石弓的气力,自然也就没有去想杨田刚带一张弓的意义。

不过杨君山还是没有想到父亲会将这样一枚准法器交给自己,这枚玉扳指虽比不得真正的法器,但几个简陋的符纹除了能够辅助提升他的力气之外,还能够尽可能的用来补充体内的微薄灵力。

杨君山万事俱备,这个时候便只等着值守百雀山围场的撼天宗修士打开围场大阵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距离杨君山等人歇息之地不远处的一座山口却是传来一阵喧哗,众人抬眼望去时,却见一群人簇拥着两个骑着两头憨牛兽的人向着百雀山围场入口前的广场上走来。

“是荒原镇的张成鸿、张玥铭父子!”说话的是土丘村邻村土孟村的村正孟山,与杨田刚一般同样是一位武人境的高手。

“这张成鸿虽然不堪,但却生了一个好儿子啊,居然是二等资质,体内测出了四个仙灵窍,据说都已经引起了撼天宗的注意,一旦等这孩子唤灵成功就会进入撼天宗收做内门弟子。”另外一位武人境修士叹道。

一听道撼天宗内门弟子众人都是一阵惊呼,几乎所有的少年脸上都露出了艳羡之色,便是那个傲气的女孩徐菁也不例外,而杨君山刚刚出的风头与此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奇怪!”

杨田刚脸上露出疑惑之色,道:“他们父子来这里做什么,凭那孩子二等的资质还发愁没有仙灵之物?”

孟山“哈哈”一笑,道:“老杨,别看你老杨家也算得是望族,不过在这梦瑜县地界,你老杨的消息可不够灵通呐!”

杨田刚也不以为意,而是奇问道:“噢,孟兄可是明白其中的缘故?还请解惑!”

孟山道:“据说张成鸿这家伙的儿子早已经得撼天宗高人传授了宝诀进行修炼,这百雀山猎取仙灵不过是撼天宗历来招收弟子的一个规矩,事实上撼天宗为这孩子备下的仙灵是什么,在哪里,该怎么做,都已经准备的妥妥帖帖,最终不过就是去走个过场罢了。”

杨田刚恍然,道:“原来如此,不过既然只是走一个过场,然而今日进山少年将近两百,难道撼天宗就不怕有其他人抢了这孩子的机缘?就算撼天宗做了完全准备,也总不会让这孩子同两百人竞争吧!”

杨田刚的话不但说出了他自己的疑问,也说中了周围一些少年们的心思,不过这其中却不包括杨君山,想要抢撼天宗为张玥铭准备仙灵之物,除非是不要命了,而且就算你真不要命了也不可能抢得到。

果然,另外一位村正带着警告的意味看向四周的少年,冷笑道:“没有万全的准备撼天宗又怎会如此?真要向那张玥铭伸手,那可真就是找死了,别忘了,围场之中除了撼天宗的武人境修士,我等可是进不去的!”

对此,孟山也是颇有些惊讶,道:“这其中的猫腻扬兄你难道不知道吗?难道梦瑜县与晨瑜县的情景不太一样?”

杨田刚道:“梦瑜县若是发现了这样的少年也是要走这么一个道道儿,不过却是直接将孩子安排在进入围场的第一轮修士当中,在下疑惑之处也在于此,既然要走这个过场,当初直接安排在第一轮就是了,又何必到第三轮专程安排。”

孟山叹了一口气,道:“扬兄这你就不知道了,晨瑜县可比不得瑜郡其他五县,人丁稀少不说,资质上乘的孩子多少年没有出现了,更何况是直接引起了撼天宗注意的孩子,这也使得本县与瑜郡其他五县相比向来是抬不起头来的!”

孟山顿了顿,接着道:“这一次因为这孩子据说甚至还惊动了本县的县尊大人,因此这张玥铭的过场不但要走得顺畅,不能出一丝意外,还要走得漂亮、走得精彩,如果按照扬兄所说的梦瑜县的方式,虽然也算是对这孩子是照顾了,可万一在其他人的竞争下成果惨淡,得一份中品仙灵之类的怎么办?要知道能够第一拨进入围场的撼天宗弟子哪个不是天资卓绝之人,身份背景更是不知比这张玥铭高深了多少,便是随手将这个乡野村夫打压一番也没人会在意,也不敢在意不是?”

孟山一番解说使得杨田刚醒悟过来,旁听的一些少年虽有不忿,但想及自身资质却又黯然,却又听杨田刚讶道:“照孟兄这般说,张玥铭这孩子这个过场走下来至少也是一份上品仙灵了?”

上品仙灵!

众人又是一阵惊叹,仙灵的稀缺是限制修士数量的第一个门槛,上品仙灵据说就连撼天宗都无法在门下弟子当中普及;郡县当中的豪族名门也只能尽可能多的搜集中品仙灵;而像他们这些山野村夫、散修野鬼,能够收获有一枚下品仙灵用来修炼便已经知足了。

 

《独步仙途》第十五章 妙人

就在众人在百雀山围场之前议论纷纷之时,那张成鸿却俨然已经成了众人的中心,诸多阿谀奉承之士纷纷上前恭贺,希望能够与这位撼天宗新晋弟子的父亲扯上一两分关系,这更使得那张成鸿顾盼之间趾高气昂。

也有人将主意打在那张玥铭身上的,不过那张成鸿尽管洋洋自得,却将自家儿子保护的极严,众人便是想要凑上前去露个脸熟都不能。

就在张成鸿与众人寒暄的兴高采烈之时,突然从之前他们父子来的方向升起了两道烟尘。

百雀山前数百人没有一个是普通凡人,单看这两道烟尘便知晓是有人策骑奔腾,百雀山围场开启乃是大事,这里又算得上是撼天宗的地盘儿,等闲人前来都是要缓步慢行的,这般急切定然是出了急事。

在场众人都是一静,就连张成鸿也顾不得有人扰了自家的脸面,转身看去时脸上却是带了讶色,因为来得两人都是他熟识之人。

“四哥,父亲旧疾复发,危在旦夕,要你赶快回去!”

“张药师,我大哥修炼出了岔子,逆血攻心伤了内腑,还请药师出手相助!”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从两道烟尘之中远远传来,随着两声牛兽嘶吼,两名修士骑着憨牛兽冲到百雀山前平地上之后不约而同的收了缰绳,而后相互打量了一眼。

不同的是左侧那骑士与张成鸿有两分相似,目光冷漠;而右侧的骑士则有些慌乱,却是没有想到这个节骨眼儿上张药师的父亲也病了,如此一来自家大哥的伤势想要疗治必然就要推后了,然而这种内伤最怕拖延,可如今眼前的场景却又无可奈何。

晨瑜县偏僻荒凉,不要说能够找到一位炼丹师,就是制丹师也是寥寥无几,整个荒原镇也不过堪堪就这张成鸿一个人勉强算是一位制丹师,而且此人所配制的丹药还时灵时不灵,为人处事也颇有些龌蹉,尽管如此,此人也在荒原镇有着莫大的声望。

看着远处的情景,那土孟村村正孟山突然低声嗤笑一声,向着杨田刚道:“扬兄,你认为这张成鸿会随哪一个走?”

杨田刚意外的看了他一眼,道:“孟兄不会是说这张成鸿会放着他爹不管,而是去给另外一个人去治伤吧?”

那孟山“哈哈”一笑,却也不再多说,而是示意杨田刚继续看下去。

一旁的杨君山尽管前世已经见识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但今日再看一遍仍旧不免被那张成鸿的行事而感到奇葩。

“走走走,快走,救人要紧!”

张成鸿闻言二话不说,转身嘱托了儿子两句便向着两人迎面走来。

不过这张成鸿刚刚走出了三步众人便发现了不妥。

那与张成鸿有着几分相似的汉子见得张成鸿想走的方向居然不是他这里,顿时高声叫道:“二哥,你去哪里?”

张成鸿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老六你先回去吧,老爷子那是老毛病了,死不了,迟些早些都那样,我先去给刘三他家老大看看内伤去!”

那张成鸿的六弟闻言顿时急了,狠狠瞪了身边不远处与他同时赶到百雀山的刘三一眼,道:“四哥,你这说的啥话,哪有不先顾自家老爷子的道理!”

那刘三被他这一眼瞪得也有些心虚,尽管自家老大受了内伤,可他真看到那张成鸿舍了自家老爷子向他走来反而有些拿捏不住了,于是试探着道:“张药师,你看,要不先去给老太爷……”

“不用!”

张成鸿毫不在意的摆手打断了刘三的言语,皱了皱眉头甚至语气之中还颇带着些怨气,用不太高的声音道:“给老爹看病又不给钱!”

在场众人多少都是修炼之士,百雀山前的广场虽大,但那张成鸿却也不曾刻意压低了声音,这一下却是令所有人听了个通透。

杨田刚等人显然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场面,脸上的表情个个瞠目结舌;而孟山等晨瑜县的土著以及那张成鸿所在的荒原镇之人则个个脸上憋着笑,似乎对此丝毫不感到意外一般。

且不说广场之上众人的反应,那叫刘三的骑士则马上反应了过来,连忙赔笑道:“明白,明白,张药师,你看这个数怎么样?”

那刘三先是伸出了三个手指,可见得张成鸿脸上不太好看顿时将窝着的大拇指和食指展开成了一个巴掌。

那张成鸿沉下来的脸色顿时展开,“算你有眼力”的笑意直接挑起了眉梢,拱手笑道:“好说好说,五枚玉币就这么定了!”

那刘三连忙从憨牛兽上跳了下来,虚扶着张成鸿道:“您请您请!”

那张成鸿的六弟显然是被自家四个的行为惊呆了,直到两人上了憨牛兽要走这才清醒了过来,也顾不得替自家四哥羞臊,连声叫道:“四哥,四哥……”

张成鸿与刘三两人早已经卷起了一路烟尘远去了,只有一道声音远远传来,道:“老六你先回去吧,给刘老大看了病我就回去,你堂侄有撼天宗高人照看,就不用你留着了!”

张老六气得面红耳赤,转身扫了广场众人一眼,却见众人各个面色古怪,只把他臊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不仅仅是他,连那张玥铭显然也被自家老子的行事而惊呆了,他有心要插嘴劝说父亲,无奈自家老爹的选择却是如此的不拖泥带水,却是把他这个儿子尴尬的坐立不安。

那张老六“唉”的恨叹了一口气,转身看了自家侄子一眼,道:“铭儿你,唉,你是好样的,去百雀山自家小心!”

说罢却是再也不想在这里多呆一刻,转过了憨牛兽向着来路狂奔而去。

这张老六一走,广场上众人再也没了顾忌,顿时放声大笑起来,直到百雀山围场的大阵之中传来一声巨响,将整个百雀山笼罩在云雾当中的围场轰然开启,一声威严的大喝从阵中传来,直震得每个人都心头发麻:“何人在此喧哗!”

广场上的大小声戛然而止,不少人都被这一声大喝震得心神动摇,就算是杨田刚等武人境修士脸上也多了几份凝重和肃穆。

从始至终广场上发生的一切对于杨君山而言都难以再引起他的兴趣,而他的注意力则从一开始便放在了那张玥铭的身上。

从一开始看到自家老爹选择之时的惊讶,到欲言又止的急切,再到对自家老子的无奈和羞臊,到后来众人轰然大笑后的无措,直到百雀山开启后那一声大喝,这孩子一下子便从之前的那种茫然当中恢复了过来,看向百雀山的目光比之前更加的坚定和热切。

杨君山不由暗叹,不愧为是日后瑜郡有名的天才修士,撼天宗最年轻的亲传弟子,单就这一份不为外物所动的坚毅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了得,难怪日后即便是撼天宗被人破宗灭派,他张玥铭依旧坚持扛起了撼天宗的传承大旗。

百雀山围场大阵的开启使得杨君山不得不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将目光看向了从围场大阵当中虚空迈步而落的三位撼天宗修士身上。

三位撼天宗修士身周无黑风裹身,左右两人却有煞气相随,当中老者更是虚空踏步而来,广场上的众人心中都是一凛,这表明三位修士的修为至少都是武人境第三层以上的修为,而当中的老者更是武人境第四层的高手。

三位修士左侧一位年纪约在三旬左右,面白无须,脸上始终挂着微笑看向广场上的众人;右侧一位则神态威猛,一双巨目犹如铜铃一般,看向众人的目光仿佛都带着一股凶煞之意,使得广场上众多武人境修士居然没有一人敢与其对视。

当中为首之人看上去年纪要比身后两人要大,一身半新不旧的青衣长袍背手而立,周身上下没有一丝的气势压力,看上去就像一个普通的五旬老者一般。

可就是这样却更是令在广场边上打量三人的杨君山心中暗凜,此时的他尽管只是一个凡人境第一层的小修,无法像前世那般施展一些秘术暗法来探查三人的修为,但周身上下精气内敛于丹田,这可是武人境巅峰的修为,只差一步,恐怕撼天宗就又要多一位真人境的强者了。

为首老者当前一步,向着广场上的众人道:“老夫陈纪,乃是撼天宗在百雀山围场的守山之人,身后这两位是老夫两位师弟张锋意和熊满山,此次百雀山围场开启便由我等三人主持,好了,这围场的规矩想来诸位也都明白,老夫便不敷多言,本次围场开启时日为七天,这就开始吧!”

说罢,老者陈纪向着身后二人微微示意,右侧那雄壮修士熊满山上前一步,向着朝围场入口汹涌而来的少年修士挥舞着蒲扇大的巴掌,大声喝道:“所有人都不要急,七天时间长得很,无需争这点时间,所有人把各自的路引凭证带好了,有想着蒙混过关的,小心咱老熊一巴掌下去,管杀不管埋!”

澎湃的凶厉之气霎时间弥漫了大半个广场,使得近两百少年修士的脚步顿时一滞,冲在前面的十余个少年更是个个脸色苍白,几个心智稍差的被他的气势一激甚至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向熊满山的目光已然带上了惊惧之色。

这一下广场的少年修士再也没有人着急上前了,那熊满山见状更是充满恶趣味的“哈哈”大笑。

在广场边上的杨君山早已经知晓会有如此一幕,此时正在不紧不慢的将这些天来准备的东西一件件的装备在身上,上下检查了一遍觉得没有什么遗漏,这才向着靠在驮马兽身上抽着旱烟的杨田刚道:“爹,孩儿去了!”

 

《独步仙途》第十六章 旧符

见得众少年修士乖乖的站在围场入口处排起了队列,那熊满山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大呼小叫令众人将各自的路引凭证准备好了,而后每一个通过的少年熊满山都会发给他们一枚折叠起来的黄色符纸。

“听着,把这张符纸收好了,一旦在这百雀山当中遇到你们惹不起的凶兽,这张符箓至少能够救你们一命,一旦符箓被激发,我等自会前往相救,不过,这张符纸虽然能够挡下致命一击,可你们也要有本事撑到我等到来才行!”

那熊满山满脸的横肉,这般言语从他的口中说出总是令在场的少年修士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当然,若是你们能够省下这一枚符箓,出了百雀山自然也可以带走,这一张能够挡下凡人境第五层修士一击的符箓就算是我撼天宗送给大伙儿的礼物。”

听得那熊满山之言,正在进入百雀山围场的众少年修士看向那熊满山手中符箓的目光都是一亮。

就在这个时候,那一直与为首老者陈纪站在一起不曾言语的修士张锋意突然朝着排在队列当中的一个少年招了招手,道:“铭儿,这边来!”

在众少年艳羡嫉妒的目光当中,张玥铭一张脸红得通透,闻言低着头向着白面修士张锋意走了过来,低声道:“族叔好,陈前辈好!”

那陈纪微微一笑,道:“这就是本县近年来的难得的天才张玥铭?不错不错,看来张师弟的家族后继有人呐!”

张锋意笑道:“只是稍有些天资罢了,修炼一途看重的可不仅仅只是天资,还要请师兄到时候为这孩子在宗门当中美言几句。”

陈纪点头笑道:“好说好说,但愿这孩子日后争气,说不得日后老夫还有借重之处!”

张锋意朝着张玥铭道:“还不赶快谢过陈前辈!”

张玥铭连忙谢过了,却见那陈纪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锦囊,道:“这里面是宗门为你准备的一些东西,当然,还有老夫等三人的一点小意思,我等能够做的也就这些了,你且先进围场当中吧。”

排在队伍后端的杨君山看得清楚,那锦囊与自家老爹那杆子旱烟上系的锦袋一样,都是一件可以用来存放物品的储物袋,心中不由也起了几分嫉妒的心思,想及自己前世为了一只储物袋几乎耗尽了当时身上的大半积蓄,而那张玥铭直接便得了一只储物袋作为礼物,而且送礼的人甚至还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儿,更何况这只储物袋当中还不知道放着哪些个杀器宝物,这令前世的自己情何以堪啊!

与这些天资横溢的天才相比,自己已经在起点上输了一筹,如今人家更有高人相助,彼此之间的差距再次拉大,再想到前世那张玥铭入得撼天宗也是个知晓努力用功的,否则也不会在短短七八年当中便由撼天宗内门弟子成为第三代亲传弟子,如此一来,彼此之间的差距足够大到令杨君山绝望的地步。

所以说,绝对要跟紧了这些天才们的脚步,绝对不能令彼此之间的差距一再拉大,而这一次百雀山围场开启,便是杨君山试图直接改变自身命运,缩短与这些天才距离的一个绝佳的契机!

不知不觉间,杨君山随着队列已经走到了熊满山的身前,拿起自己手中的身份路引瞅了一眼,熊满山“唔”了一声,道:“晨瑜县杨家,你爹叫杨田刚,杨田臣是你什么人?”

与前世一般的场景,杨君山神色不变,不疾不徐道:“回禀前辈,是晚辈的大伯!”

熊满山上下打量了杨君山一眼,古怪的“嘿嘿”一笑,将一枚符箓交给了杨君山,道:“进去吧!”

杨君山甚至都没有将手中的符箓看上一眼,便牢牢的捏在手中低头进入了围场之中。

因为他不看也知道,这是一张不但陈旧而且品质低劣的守拙符,如果说其他人手中的符箓至少能够挡得下凡人境第五层修士的全力一击的话,杨君山手中的这张破旧符箓能够挡下凡人境第四层奠仙根修士的一击就算不错了。

上一世杨君山在百雀山之所以最后狼狈返回,一个很重要的缘故便是他在抵挡一只凶兽的袭击时,手中这张符箓根本没有发挥出应有的守护威能,尽管最终杨君山在凶兽的爪下活了下来,但也受了很重的伤势,而且因为凶兽的追杀还逃离了激发符箓所在的位置而得不到救援,最后三天只能在百雀山当中寻了一处安全所在一边养伤一边等待围场重新开启。

而杨君山最终受到这种特殊的“照顾”原因也很简单,有消息说撼天宗准备要从外门弟子当中择优晋升为内门弟子,而同为外门弟子佼佼者的晨瑜县杨田臣和梦瑜县熊满山便成了直接的竞争对手,于是杨君山便遭了池鱼之殃。

将手中的这枚符箓放在了腰囊当中,不管怎么说,这枚符箓也还是有点用处的。

眼前的情境就像一张画面陡然间破裂,杨君山四周的环境便已经彻底改变,回首望去时,百雀山前的广场早已经消失不见,只有一片浓雾弥漫在身后,将百雀山彻底与外界隔离开来。

一声长长的怒吼从百雀山深处传来,也将进入围场的少年从刚刚场景变幻的不知所措当中唤醒了过来,这才意识到此时众人已然深处险地,随时都有可能遭遇危险。

苏宝章晃了晃有些眩晕的脑袋,抬头向着一直跟随着杨君山的方向望去时,却见杨君山已经将身后背着的雕花大弓拿在了手中,身后背着的两只箭壶之中插满了六十支铁羽箭。

苏宝章向着杨君山走了两步,可神色间又显出了几分踌躇,颇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而就在苏宝章欲言又止之时,杨君山却是突然转过了身来,朝着他招呼道:“宝章哥,咱们一道啊?”

苏宝章神色一松,笑道:“哦,好啊,我也正想着呢!”

看着向着自己走过来的苏宝章,杨君山微微一笑,有过前世经历的杨君山知道苏宝章因为感激自己父亲为他求来的这一次机会,进入百雀山之后便想着与杨君山一起进山,助他猎取仙灵,不料心高气傲的杨君山最终却是拒绝了他的建议而选择了单独行动。

要知道苏宝章虽然因为缺少玉币的缘故来到百雀山求取仙灵推辞了三年时间,但这三年当中苏宝章可依旧在努力修炼,打熬身体,论及实力远远在前世的杨君山之上。

那个时候苏宝章主动上前却是摆明了相助于杨君山,不过这一世情况便又不同了,之前杨君山在百雀山外的广场之上连开三石强弓,苏宝章自忖自家的气力也未必及得上杨君山,更何况杨君山身为村正之子,身上的好东西定然比自己要好得多。

此时苏宝章若是冒然上前,说不定又要被人看成是要抱村正儿子的大腿,他苏宝章自也有一身傲骨,想要报恩不假,可被人误会是要去抱大腿,苏宝章自认为没有如此强大的“自尊”,也正因为如此,他之前才会有些进退两难。

好在这个时候杨君山主动开口相邀,这一下却是解了苏宝章的疙瘩,痛痛快快的答应了下来。

两人各自做了些准备,此时进入围场的少年修士已经走了大半,苏宝章将一把精钢柴刀拿在了手中当先准备开路,不料却听到周围突然传来一阵阵讥笑。

苏宝章回过头来正看到杨君山也是一阵愕然,不过很快便恢复了过来,苏宝章尴尬的笑了笑,举了举手中的柴刀,道:“家中贫瘠,也只有这把柴刀做武器了,若是……”

“无妨!”

杨君山直接打断了他的言语,道:“再好的兵器也要看在谁的手里,真正厉害的是人,是头脑,用好了的话柴刀也能斩杀凶兽。”

苏宝章强烈的自尊使得他极为敏感,而杨君山的言语却是直接打消了他的念头,使得他面露感激之色。

杨君山知道苏宝章其实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当年瑜郡大变,村里面能够逃出来的人寥寥无几,其中便有杨君山与苏宝章二人,其中杨君山靠的是父母的拼杀掩护,而苏宝章便只能够依靠自己的机敏了。

杨君山有心考校,于是征询道:“宝章哥,你打算怎么进山?”

苏宝章将手指竖在嘴前“嘘”了一声,朝着一个方向怒了努嘴,低声道:“我一直注意着那张玥铭,之前他带着几个人已经朝着那边去了,这家伙得了撼天宗的照顾以及守山修士的指点,去的方向定然是有仙灵存在的,咱们便暗中跟上去捡漏,最好是先帮你找到一件中品灵物,我自己只需要一件下品灵物便不虚此行了。”

杨君山暗赞了一声,前世那张玥铭的确在百雀山收获颇丰,几个与他一起的跟班也都没有空手而归,张玥铭也因此笼络了不少人,而苏宝章单枪匹马最终也能有所得,莫不就是因为他跟在了张玥铭身后的缘故?

若是杨君山没有前世的经历,苏宝章的这个主意不失为一个极好的点子,不过如今的杨君山对于百雀山的熟悉甚至还在那张玥铭之上,那么……

关于杨君山的小说《独步仙途》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独步仙途》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杨君山主角的小说《独步仙途》大结局无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