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君山全集小说在线阅读《独步仙途》 睡秋

杨君山全集小说在线阅读《独步仙途》 睡秋

独步仙途

时间:独步仙途作者:睡秋

独步仙途杨君山小说

大家一直关注的作者睡秋的最新小说是《独步仙途》,杨君山全集小说在线阅读,独步仙途睡秋在线阅读,精彩内容:天可怜见,本只想在天上捅个窟窿,谁知道会打碎一个世界!在一众大神通者委屈的目光注视之下,杨君山感觉自己冤得慌。...

杨君山独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

《独步仙途》第十七章 撞山

苏宝章随在杨君山身后一路疾行,无论是什么地形,杨君山都保持了极为匀速的穿行速度,即便是苏宝章自忖往日里上山打柴,对于山路行走极为熟悉,此时也带上喘息之声,使得他不得不佩服眼前比自己还小了三岁的杨君山。

然而更令苏宝章惊异的是,在这等速度的穿行过程当中,杨君山还总有余暇能够从道路的两侧找到他想要的东西,有时是从树枝上捏下来几缕辨不清颜色的毛发,有时是随手拨拉地面的草丛便能够发现几株被齐根绞断的植株,有的时候拨开灌木丛就会出现几个不知何种凶兽的脚印,有的时候则是在落满了枯枝败叶的地面上用树枝一拨就发现了一堆粪便

苏宝章尽管跟随在他身后,然而杨君山层出不群的跟踪手段却是令他眼花缭乱,稍微不注意可能连杨君山拿在手中的一件物事是从哪里来的都不知道,颇有些目不暇接的感觉。

原本杨君山没有接受他暗中跟随张玥铭的建议,苏宝章还以为是杨君山心高气傲的缘故,可这一路走来苏宝章心中的惊讶却是越来越多,哪里还不知道杨君山是有真本事。

只是眼见得杨君山这等老辣的追踪本事除非是那些经年的老猎手而不可得,然而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小了三岁的少年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老辣的猎手,难道这等本事也能够天生不成?

苏宝章心中转着念头,却是再也忍不住内心的好奇,于是开口问道:君山兄弟,咱们这是要去哪里?你可是已经有了目标?

但愿能跑到前世那几个人前面去!

杨君山心里面嘀咕了一声,嘴上答道:快到了,前面应该有一条山溪,咱们追踪的凶兽若是不出意外,这个时候应当正在溪边喝水!

苏宝章闻言紧紧了手中的柴刀,狠狠的咽了一口吐沫,略显紧张的神情之中还带着一丝兴奋的战意,看了看反手抽出了一只铁羽箭的杨君山,道:君山,待会儿我先上,你用铁羽箭伺机射杀凶兽!

杨君山点了点头,沉声道:你自己小心,一旦事情不对逃命要紧!

哞!

杨君山话音刚落,一声低沉但穿透力却极强的牛鸣声远远传来。

杨君山与苏宝章二人脸色都是一变,苏宝章神色看上去喜忧参半,道:听声音像是一头成年的撞山牛,那可是有可能挖出中品仙灵牛黄石的,只是成年的撞山牛可不好对付!

杨君山却是二话不说便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冲了过去,道:快,叫声可能会把其他人吸引过来,晚了就来不及了。

苏宝章一怔神的功夫,杨君山已经在树林当中窜出了四五丈的距离,苏宝章见状咬了咬牙,马上跟在杨君山身后向着山溪边上飞奔,握着柴刀的双手因为太过用力而迸出了青筋。

两人一口气穿过了这片树林,杨君山一边飞奔一边向着苏宝章交代着什么,直到耳中已经传来了山溪流淌之声,眼前景色陡然一阔,一小片山谷绿地出现在眼前,一条山溪从谷中穿过,一头高约七尺身长一丈的大黄牛听到身后的声音之后,刚刚从溪水当中抬起脑袋正好看向飞奔而来的苏宝章。

哞!

一声更大的牛吼声使得苏宝章心下一颤,这才注意到之前一直在他身前的杨君山在树林边上根本没有与他冲出来。

这个时候撞山牛已经转过身来向着苏宝章迎面飞奔而来,庞大的身躯在奔跑的过程当中将地面砸得隆隆直响,一蹄子下去便有大块的泥土向着巨牛身后抛飞,震颤的地面使得苏宝章腿肚子都在发麻。

面对撞山牛一往无前的气势,苏宝章一时间口干舌燥,之前三四年勤修苦练的那点修为仿佛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在这个时候,嘣的一声从苏宝章的身后传来,弓弦嗡嗡的颤音还在苏宝章耳中萦绕,一缕凛冽的威风已然从他耳边呼啸而过,苏宝章精神顿时一振,就看到一道黑影从视线当中划过。

正在全力向着苏宝章冲撞过来的撞山牛突然发出一声痛吼,跃起的左前肢大腿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插上了一支正在颤抖的铁羽箭,撞山牛刚刚踏在地上马上前蹄就是一软,庞大的身躯所带来的巨大冲击力使得撞山牛差一点便就此滚翻在地。

好不容易维持住了身躯的站立,鲜血从铁羽箭上开的血槽当中顺着牛腿汩汩而下,伤势没有使得撞山牛有丝毫的畏惧,反而一双眼珠子因为见血而带上了一抹血色,两股粗大白气从鼻孔当中喷吐而出,看上去似乎比之前还要凶厉!

而这个时候缓过神来的苏宝章也想起了之前杨君山的嘱咐,大喝一声飞奔而去,趁着撞山牛一时间立足未稳之际,体内的灵力尽数涌向手中的柴刀,一抹闪烁的灵光附着在刀刃之上,向着巨牛受伤的左前腿上砍去。

那撞山牛见得苏宝章冲了过来,猛然间将头一扎,尽管左前蹄几乎被射穿,但还是坚持着向苏宝章冲来的方向猛地一跳、一冲、一挑

这要是换做他人,怕不是就要来不及躲闪被撞山牛这一跳,然后被巨牛一头撞上再被挑飞。

然而苏宝章之前却得了杨君山的交代,在见得撞山牛低头的刹那便猛然将身子一矮,在地上翻了一个跟头,撞山牛这一击顿时落空,而苏宝章却正好翻到了撞山牛左前腿跟前,手中的柴刀闪过一道寒光全力向着腿上砍去。

在撞山牛又一声痛吼当中,苏宝章甚至来不及查看自己这一道的效果,整个人在地上连滚带爬翻到数丈之外,而身后又接连传来两道弓弦嘣响,紧跟着撞山牛的痛吼就变成了惨嚎。

而后一声重物砸落在地的巨响传来,苏宝章终于转过身来查看,就见那巨牛已经倒在地上挣扎抽搐,巨牛的左前腿已经完全扭曲断折,脖子上的一根铁羽箭直没入了小半尺,而真正致命的却是插在撞山牛右眼上的那支铁羽箭,透过了眼珠子直接扎入了脑袋当中。

也不知眼珠子上的那一箭是真射准的还是蒙的!

苏宝章脑袋当中转了一个念头,随即便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这个大家伙居然被他们两个人联手就放倒了,这在以前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这等凶兽体内是有可能生成中品仙灵的!

一想到中品仙灵,苏宝章便浑身发热,更何况这等成年的撞山牛凶兽所生成的牛黄石在中品仙灵之中也是颇受修士欢迎的宝物,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牛黄石在被修士炼化唤灵之后,会使得修士体内的灵力具有极强的抗毒能力,虽做不到百毒不侵,但也足够令人趋之若鹜了。

苏宝章连忙从地上抓起柴刀向着撞山牛走去,可刚刚迈出两步却发现杨君山并未从树林边缘走出来,心中顿时一沉,可脚下却是向着撞山牛快跑而去。

将手中的柴刀狠狠的向着撞山牛的脖子上砍去,噗嗤一声却只破入三四寸深,飞溅的牛血却是喷了苏宝章满头满脸,他这才看到手中的柴刀早已经卷了刃。

不过这道伤口却也足够令这头撞山牛失去了最后的生命力,苏宝章皱了皱眉头,但还是一步跨出,试图用手中的柴刀剖开牛腹。

从溪水的下游以及对岸都传来了奔行以及喧杂之声,之前撞山牛的吼叫以及惨嚎声明显引起了其他少年修士的注意,他们已经循着声音向着这里赶来了。

苏宝章心中越发急切,然而手中的柴刀本就钝卷,再加上又怕用力过甚损伤了腹中的牛黄仙灵,想要剖开牛腹却极为困难。

一道冷啸带起一道微风从身后传来,苏宝章转身望去,就见得一柄尺许长的寒光短剑插在了身边的地上。

苏宝章神色大喜,道:哈,张虎子的百炼寒光匕!

有这把寒光匕首在手,苏宝章对于牛腹的切割马上顺利了起来,不过这个时候下游和对岸闻声而来少年修士的身影也出现在了林间,不少人已经看到了倒伏在岸边的撞山牛尸体以及正在牛腹当中寻找仙灵的苏宝章。

撞山牛!那可是可能孕育中品牛黄仙灵的凶兽!

从两个方向赶来的少年修士顿时便红了眼,纷纷大声呼喝鼓噪:住手,放下那撞山牛,让我来!

呔,见者有份,想要独吞门儿也没有!

嘛的,牛黄仙灵是我的!

找死,还不快住手!

有心急的少年修士在数十步外便张工张弓搭箭向着苏宝章射了过来,然而苏宝章却好像没有听见一般,下手的速度反而更快了,至于几支射来的箭矢,这么远的距离早已经没了准头不说,箭矢本身也没有了多少穿透力,即便是有一两支勉强飞了过来,苏宝章只是向下一俯,整个人便被撞山牛庞大的身躯遮掩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满身满脸都是鲜血的苏宝章突然哈哈一笑,从牛腹之中缩回来的手上多了一块拇指大小的黄色物事,上面甚至还有蒙蒙的灵光在闪烁。

 

《独步仙途》第十八章 惊弓

冲上去,杀了他!

苏宝章在将牛黄仙灵拿出来的刹那便被越来越近的少年修士发觉,如果说之前看到庞大的撞山牛尸体众人还认为是有可能出牛黄仙灵的话,这一下看到仙灵实物一个个顿时就疯狂了起来。

中品仙灵啊,更何况是中品仙灵之中少见的牛黄仙灵!

这百雀山事先不是已经被撼天宗以及瑜郡的大小望族的少年修士犁了两遍了么,怎得这般轻易就让人找到了一头撞山牛!

他们却不去想那成年的撞山牛虽然可能孕育中品仙灵,然而本性却是以凶蛮巨力著称,其本身的实力却足以媲美上品凶兽,一旦与人相见往往都是不死不休,这些十二三岁的少年修士一旦遇到不付出一定的死伤往往难以有所收获。

而那些宗门弟子、名门豪族修士又往往都是身子骨精贵的主儿,自然不愿去冒这个风险,这才使得这头成年的撞山牛躲过了两次仙灵围猎活到了现在。

他们只想着只要能够拦下苏宝章,他手中的牛黄仙灵便能够归他们所有,而得到一件中品仙灵,这一次百雀山之行便可以提前完满结束了。

不过总有几个脑子转得快的,在其他人急慌慌的冲上去的时候却是放慢了脚步,就算是再低估那头撞山牛的实力,如此庞大的一头凶兽也绝无可能是苏宝章一个人所猎杀的,那么是不是意味着此人还有同伙隐藏,一旦冲得急了岂不是中了埋伏!

不过眼前从两个方向赶过来的少年修士也足有十几人,除了三五个脑子灵光的,其余的人都蒙头冲了上去,即便是对方有埋伏也能撞个两败俱伤,到时候渔翁得利的岂不就是这三五个人了。

苏宝章从牛腹中找到仙灵的刹那转身便向着杨君山所在的树林当中跑去,就连那精钢柴刀也顾不得从地上捡起。

别跑,把仙灵留下!

身后众多少年纷纷大声呼和,一个个兴奋的满脸通红,仅仅的追在苏宝章的身后。

眼看苏宝章就要跑进了树林,有一个少年终于按捺不住,从背后摘下一只上好了弦的弩弓,将一支鸭羽箭放在箭槽当中瞄准了苏宝章的后背。

然而不等这个少年扣下扳机,随着一声弓弦嘣响,一声轻啸划破长空,在那少年意识到不好的刹那,一道锥心的刺痛已经从脚上传来,少年大叫一声扔掉了手中的弓弩,弯下腰来抱住了自己的左脚大声哀嚎,却见一根两尺长的铁羽箭已经穿透了他的脚掌,直接没入了地面足有半尺深。

这一箭令追在苏宝章身后的众多少年心中都是一颤,脚下不由自主的缓了一缓,有几个少年马上便从腰囊当中将进入百雀山时撼天宗发下的守护符箓捏在了手中。

这张符箓虽然可以正面抵挡一头相当于凡人境第五层凶兽的一击,但那也要是在符箓被击发的时候,而杨君山的铁羽箭显然不会给他们反应的时间。

怕什么,咱们有守护符箓,他的弓箭奈何不得咱们的!

一名少年刚刚扬起手中的符箓,向着其他少年大声招呼着,眼角便突然掠过了一道黑线,同时还有一声轻微的弓弦嘣响声传来,少年暗道一声不好,就要将手中的符箓捏碎,不料剧痛突然从手臂上传来,转眼看去时却见一支铁羽箭已经射穿了自己的手臂,那张符箓正从自己的手中飘飘悠悠向着地面落去。

这个之前还信心满满的少年看着自己被射穿的手臂双目之中霎那间被恐惧充斥,同样蹲在地上嚎哭起来,身周几名少年更是被吓得踌躇不前,如果说之前那射穿脚掌的一箭还有可能是蒙的话,那么这射穿了手腕的一箭可就是赤裸裸的警告了。

便是众人这犹豫的功夫,苏宝章已经连滚带爬一路扎进了树林当中,这时几个少年才如梦方醒,一枚中品仙灵的诱惑着实令人难以放弃。

射箭的只有一个人,加上刚刚那个逃进树林的也不过两个人罢了,咱们加起来足足有十四个人,大家一起冲上去,他的弓箭能够对付得了几个,更何况他未必就敢对咱们下死手!

一个躲在溪边乱石后的少年再次向同伴鼓劲,而树林之中在射出两箭之后便不再听到弓弦震响,更是令刚刚被震慑的少年又重新燃起了贪念,八九个少年仿佛约好了一般同时从各自的掩体后面站起,向着树林当中冲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声弓弦嘣响从树林当中传来,而且这一次弓弦震响的声音比前两次都要来得大得多。

啊呀,不好!

数声大叫传来,八九个少年吓得有一半儿直接趴在了地上,其中两个更是直接捏碎了手中的守护符箓,一道道土黄色的护罩撑起,将这几个少年的身形笼罩在护罩当中。

几个少年的目光迅速游移,都在注视着这一次中箭的是哪一个倒霉鬼,然而看了一圈下来却发现每个人都好好的,也根本没有发现铁羽箭的踪迹。

众少年面面相觑,突然一个少年发一声喊,道:他嘛的,中计了,那家伙根本就没有放箭,只是拉了弓弦吓唬咱们!

从试图抢夺牛黄仙灵开始到现在,那树林之中的弓手只发了两箭,拉了一次空弦,却将十几名少年耍得团团转,既惊且惧当中又对那弓手百般的戏弄感到气愤异常。

不能就这样算了,树林到这里的距离足有四五十步,能够将铁羽箭射到这么远且保持准度,那至少也是两石以上的硬弓,这样的硬弓能够连续拉开多少次?

不错,之前在围场前的广场上便有一位荒土镇村正的儿子拉一张三石弓,弓开七分也不过前后三次便已力竭,那个弓手这个时候恐怕也已经射不出铁羽箭了!

说不定树林中的弓手便是你在广场上看到的那个!

追,追上去,他们两个逃不了的!

四五个之前激发了守护符箓的少年各自壮胆打气,趁着符箓的守护效果还在再次向着树林发起冲锋,这一次果真没有铁羽箭从树林当中射出,几个少年眼瞅着就冲进了树林当中,几个还在犹豫的少年见状也连忙追上,就连之前故意放缓了脚步的少年当中也有两三个认定了树林中的弓手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同样追了上去。

小溪边上,除了两个被铁羽箭射中的少年还在哀嚎之外,还剩下了三四个一直不曾追击的少年,几人相互望了一眼,似乎都明白了各自心中的打算,而后四个少年各自抽出了刀剑匕首,向着那头庞大的撞山牛尸体走了过去。

撞山牛身上最为宝贵的是可能孕育出的牛黄仙灵不假,可其余的牛皮、牛肉、牛骨也都是用来打熬筋骨的上好食材,那树林中的弓手箭术精湛,与其冒险进入抢夺仙灵,还不如先把这头撞山牛身上有用的东西分解了再说,那牛黄仙灵只有一枚,可这头肥硕的撞山牛可足够众人分享了。

便在这个时候,一道遁光从天际划过,一股动人心魄的威压已经先一步降临在溪水旁边,几名正在分解撞山牛尸体的少年在这种压力之下脸色煞白,纷纷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抬眼望去时,却见一名面白无须,年纪约在三旬左右的修士不知什么时候立在树梢正俯视在场众人。

此人正是之前百雀山围场开启之时三位撼天宗修士当中叫做张锋意之人,就在众少年静若寒蝉之际,此人已经将在场的情景尽数落入眼中,眼见得溪边庞大的撞山牛尸体以及两名正在哀嚎少年中箭部位的伤势,此人的眼角微微一挑,似乎略微显得有些惊讶。

你二人可还要继续围场狩猎?

张锋意并未第一时间对两位受伤少年施救,反而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向两人问道。

两个少年早已经被身上的箭伤吓破了胆,闻言哪里还有继续下去的勇气,连忙哭喊道:不了,再也不了!

前辈快救救我!

张锋意轻哼一声,目光之中闪过一道轻蔑之色,又见他衣袖一挥,两道闪烁着微弱赤红色灵光符箓从树梢上飘了下来,在落入两人伤口的刹那,两支铁羽箭顿时从中断折,而后从贯穿的伤口两侧掉落。

在鲜血从伤口喷涌而出的刹那,两道赤红色的灵光符正好融入伤口血液之中,两道伤口马上便止血结痂。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树林之中突然传来一阵鬼哭狼嚎一般的声响,嘈杂的脚步声从树林当中传来,紧跟着之前进去的几个少年便连滚带爬的从树林当中窜了出来,几个人的身上人人带伤,看上去鼻青脸肿好不狼狈。

张锋意一眼便能够看出这些少年是中了树林之中埋伏的机关陷阱,而这些手段往往都是一些极为老练的猎手才能够在山林之中狩猎之时随手布下,想到这里,张锋意的嘴角终于闪烁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一个十二三岁的老辣猎手,这倒是有些意思了。

 

《独步仙途》第十九章 雅熊

从树林当中逃出来的几个少年,身上的伤势看上去都不太严重,多是一些摔伤、擦伤、砸伤等皮外伤,虽不致命但却极为疼痛难忍,可见布下陷阱之人是手下留情了。

张锋意双目微睁,一股无形的波动从他的身上散发开来,溪边的十余名少年瞬间就感到一股慑人的凉意直入心扉,不由的一个个屏气凝神,却又突然听到那张锋意“咦”的一声,语气之中带着淡淡的讶异。

“你们继续!”

四道绳索突然从树梢上垂下,不等两名受伤的少年和那两个捏碎了护符的少年发出惊呼,绳索已经栓在了四人腰间,张锋意腾空而起,就这般带着四人离开了围场,只留下一道声音回荡在众少年耳边。

十余名少年到现在心有余悸,过得片刻,一名从树林当中逃出来的少年突然一声怒喝,道:“撞山牛的尸体呢,你们几个想要独吞门儿也没有,快交出来,见者有份儿,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众少年纷纷鼓噪,先是争吵谩骂,很快便因为争抢撞山牛的尸体再次演变成了一场斗殴。

杨君山在树林之中飞快的穿行,山林之中荆棘丛生,然而杨君山却总是能够在行进当中避开遮挡,如果此时苏宝章还与他同行的话,便会发现此时杨君山的速度已经不是他能够跟得上的了。

刚刚一股令他感到心悸的气息突然从心底出现,这是前世一种历经生死磨难而形成的本能,身后定然出现了一位自己不可力敌的存在,若是他没有料错的话,应当是守护符箓被捏碎之后招来了撼天宗的修士。

尽管撼天宗修士应当不会插手围场狩猎之事,但杨君山还是出于一种保护自身的本能,连在树林当中布下一半儿的机关陷阱都顾不得完成,一路狂奔直到感觉脱离了撼天宗修士意念所能够感知的范围,心底的那一丝心悸彻底消散这才停下了脚步。

杨君山背靠着一株大树狠狠的喘息了两口,很快便将紊乱的气息平息下来,身前的树林当中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杨君山神色一凝,之前在广场上“拼尽全力”才能够拉开三次的三石弓这个时候却是第四次悄无声息的张开,指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君山兄弟,是你在那里吗?”

苏宝章的声音从树林之中传来,杨君山闻言神色一松,手中的雕花大弓垂向地面,弓弦上引着的铁羽箭却并未取下。

“是我!”

一声簌簌响声传来,这是枝蔓划在行走的人身上才发出的声音,枝摇叶晃之中,苏宝章的身形出现在了杨君山的视野当中,雕花大弓上引着的铁羽箭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杨君山重新插在了背后的箭囊当中。

看到杨君山安然无恙,苏宝章终于松了一口气,道:“你没事就好,否则的话我可真不知道怎么向村正大人交代!”

“就他们几个货色也想抓住小爷我,哼哼,再练三年吧!”

杨君山表面上傲意十足,不过心中对于苏宝章能够返回也很欣慰,之前被众少年追击,杨君山让苏宝章带着牛黄仙灵先行逃走,而他自己留下来断后多少也有些试探的意思,事实上这苏宝章果真没有辜负杨君山的信任。

苏宝章挑了挑大拇指,然后将牛黄仙灵递了过来,脸上带着兴奋的余韵,道:“君山兄弟,真是服了!喏,这就是刚刚从牛腹中找到的牛黄仙灵,地地道道的中品仙灵!”

杨君山见得苏宝章目光清澈,并未对手中的仙灵有丝毫的不舍,当下也没有矫情,道:“也好,这块仙灵我先拿着,咱们也算是开门红了,不过一块中品仙灵可远远不够,接下来咱们还有的忙!”

苏宝章愣了一愣,道:“君山兄弟,其实你能帮我得到一块下品仙灵便可以了,不必像猎杀撞山牛那般冒险的!”

苏宝章这是理所当然的认为杨君山自己会用牛黄仙灵来进行唤灵了,因为在苏宝章的眼中,这块中品仙灵已经算得上是可望不可及的宝物了。

事实上颇有解毒功效的牛黄仙灵在中品仙灵之中也是大受欢迎的宝物,瑜郡许多第二轮进入围场的势力、望族的大部分子弟用来开启灵巧进行唤灵的仙灵宝物也不过就是中品仙灵罢了,甚至还未必比得上杨君山手中的这块。

若是换成他人或许有这块仙灵已经极为满足了,然而杨君山又岂会只有这点野心!

杨君山笑了笑,道:“走吧!”

这一次依旧是杨君山先行,不过行走的速度却是放缓了不少,之前猎杀撞山牛以及摆脱众少年的追击,对于两人的消耗都很大,这般放缓速度行进也是为了恢复体力。

这一次两人行进的方向转而向西,苏宝章发现杨君山似乎对于百雀山的地形极为熟悉,行进当中极少会因为路线而产生犹豫,好像对于接下来的目标早已经计算好了一般。

两人就这般在山林之中行进了半个时辰,苏宝章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君山兄弟,咱们这是,要去哪里?”

杨君山脚下不停,闻言轻轻一笑,道:“应该快要到了吧,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苏宝章不得不压下心中的好奇随在杨君山身后继续前行,又过的片刻,有山风穿林而来,杨君山猛然停下了脚步,苏宝章一怔,却见杨君山一动不动站在那里,气氛霎时间凝固,一时间苏宝章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须臾,杨君山突然开口问道:“宝章哥,你听到什么没有?”

苏宝章一阵错愕,不过还是凝神侧耳,然而却只听到了山风呼啸,树林摇曳,除此之外也只有一些鸟啼虫鸣,再无其他。

杨君山见得苏宝章神色微微一笑,当下抬步再次向前走去,苏宝章带着满脸的狐疑随后跟上。

然而两人再次前行不过数十丈,一声轻微的“嗡——”的震颤之音终于使得苏宝章神色一振。

杨君山示意他不要声张,而是低声道:“听到了?”

苏宝章点了点头,不过目光之中依旧带着询问之色。

杨君山虽然没有解释,但从他行进间的小心翼翼来看,苏宝章完全能够明白这其中所蕴藏的凶险,于是不由的将手中的百炼寒光匕再次握得紧了一紧。

随着两人不断的行进,树林之中传来的“嗡——”,“嗡——”的响声已经越发的清晰,仿佛是有什么巨大的东西在不断的震颤一般,而且每一次震颤完毕之后,都会有一阵急促的“呼哧呼哧”的喘息声传来,甚至从这段喘息声当中,苏宝章居然诡异的听出了一种欢愉的情绪!

这可真是见了鬼了!

两人半蹲在一丛灌木之后,杨君山转身朝着苏宝章做了一个“做好心理准备”的手势,而后伸手将身前的灌木缓缓的拨开,苏宝章登时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之色。

在距离两人所在灌木丛约五十丈外的一处山坡之下,一株有一人腰身粗细的大树倒伏在地上,只余下半截五尺高的树桩留在地上,从树桩的断茬上看,这株大树居然是被硬生生从中推到折断的。

而这着实不算什么,真正令人惊异的是在断裂的树桩旁边有一头身高几近八尺的巨熊正站立在那里手足摇晃,口中发出“嗬嗬”的响声,似乎显得极为……“愉悦”?

就在苏宝章瞠目结舌之际,那头巨熊突然伸出两只前臂抱住断裂的树桩猛地向着自己所站立的方向扳去,五尺高的树桩在巨熊猛力之下居然也略略显得弯曲,而后巨熊猛地将两只前臂放开,那树桩突然间回震,一阵剧烈的“嗡嗡”声顿时响起,那巨熊俨然就像听到了绝美的乐章一般,顿时手舞足蹈起来,看上去好不欢乐!

“这,这,这,……”

苏宝章“这”了半天却是没能说出一个所以然来,眼前的情景显然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不仅是他,便是杨君山此时也是满脸的意外和深思之色。

“这只黑熊看上去应当是踏地熊,可是踏地熊可没有这般庞大的身躯,而且,而且这头巨熊看上去好像有了,有了……”

经过了先前的惊诧之后,苏宝章很快便镇定了下来,试图找出这头巨熊的来历,如此庞大的凶兽其体内孕育仙灵的可能是极大的,而且仙灵的品质也可能是极高的。

“灵智!”

杨君山直接便将苏宝章心中一时间卡住的想法补充了出来,苏宝章恍然道:“没错,这头巨熊看上去的确是有了智慧的样子,只是兽类单凭本能行事,如何又会有了灵智?如此这巨熊似乎又不应当是踏地熊。”

杨君山望向巨熊的目光显得异常深邃,道:“你看得没错,这头巨熊正是踏地熊,上品凶兽踏地熊,而且是有了灵智的上品凶兽,又或者它还有另外一种称谓,叫做‘妖’!”

 

《独步仙途》第二十章 踏地

“‘妖’?那是什么?”

苏宝章听得杨君山喃喃自语,显然并不知晓他口中的“妖”为何物。

这也难怪,从杨君山在前世的记忆来看,这方世界的修士原本是不懂得何为“妖”的,这方世界有凶兽、蛮兽、荒兽等单凭本能而生存的兽类,甚至最为强大的荒兽能够与顶尖的修士一较高下,但能够拥有灵智的却只有作为万灵之长的人,也正因为如此,修士才能够在修炼界占据决定性的地位,而兽类只能够成为修士的猎物。

妖,在这个世界原本是不存在的。

而在十余年之后,这方世界已经在不为人知当中发生了许多变化,许多拥有灵智的兽类纷纷出现,拥有灵智的兽类才渐渐为修炼界所知晓,但“妖”这个名字真正的出现并命名这个庞大的族群就要在二三十年后来,并随后在整个修炼界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事实上就连杨君山自己也没有想到,在距离天地巨变尚有十余年的时间,这方世界的凶兽便已经出现了妖化的萌芽,他原本只是按照在前世所听到的消息来追踪这头踏地熊,却不曾想无意中让他发现了眼前的一幕。

前世天地大变来的突然,也曾有不少人试图追本溯源,事实上冰冻三尺也果真非是一日之寒,原来早在十余年前,天地大变的征兆便已经显现了,只不过这种征兆如今并不为人所知罢了,而杨君山若非有着前世的经历,恐怕也无法从中看出端倪。

也就在确定了眼前这头踏地熊有开启灵智妖化的迹象,杨君山也终于恍然明白了前世百雀山围猎之时发生的一些匪夷所思的事件。

这个时候苏宝章再次压低了声音,忧心忡忡的问道:“君山兄弟,你该不会是想要打这头踏地熊的主意吧?这可是顶尖儿的上品凶兽,远不是撞山牛能够相比的,我们根本对付不了的。”

望着数十丈外仍旧玩得不亦乐乎的巨熊,杨君山沉声道:“宝章哥你说的没错,咱们是对付不了,可别人却未必对付不了!”

“你是说,张玥铭他们?”

苏宝章马上便想到了,眼睛一亮道:“也对,踏地熊可是顶尖儿的上品凶兽,出上品仙灵的可能比撞山牛出中品的牛黄仙灵还高,那张玥铭可是撼天宗都注意到的天才,能被他看在眼里的至少也是上品仙灵,没准撼天宗那几个守山修士特意告诉他的就是这头踏地熊的消息。”

苏宝章顿了顿,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疑惑道:“只是不知道经过了前面两轮的挑选猎杀,怎得还会有踏地熊这样目标明显的上品凶兽遗留下来,总也不会是撼天宗特意为他保留或者是从别的地方新招来的吧,那张玥铭能得撼天宗这般看重?”

张玥铭自然不会得到这般看重!

杨君山心里转过这个念头,嘴里却是什么也没说,其实杨君山自己也不过是根据前世百雀山围猎结束之后流传出来的消息才来到了这里,他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这么快便遇到了这头踏地熊。

原本按照前世流传出来的说法,撼天宗为张玥铭安排的凶兽应当是一头紫皮纹猪才对,紫皮纹猪虽然比不得踏地熊,可也是有可能孕育上品仙灵的凶兽,而事实上前世张玥铭在斩杀紫皮纹猪之后也果真得到了一张上品仙灵紫云皮,而这张紫云皮也奠定了张玥铭日后在撼天宗的地位。

只不过在张玥铭同自己的伙伴追踪紫皮纹猪的时候,一头外出觅食的坐山虎同样盯上了紫皮纹猪并率先发动攻击。

坐山虎虽然凶厉远超紫皮纹猪,可两者毕竟同为上品凶兽,最终坐山虎虽然击败了紫皮纹猪,可自身也受创不轻。

恰在这个时候,张玥铭等人冲将上来,不费吹灰之力便捡了紫皮纹猪的便宜,原本他们还想将坐山虎也留下来,要知道坐山虎的虎骨一旦凝聚成上品仙灵,那可是比什么紫云皮之类的强太多了。

可惜坐山虎虽然在众人围攻之下再次受创,最终还是冲破了张玥铭等人的围追堵截,窜入了百雀山之中消失不见。

事后不甘心的张玥铭也曾试图再次找到那头坐山虎并将其围杀,可直到围场重新关闭,那头坐山虎却是再也不曾出现。

以杨君山与苏宝章二人之力自然是无法同张玥铭等人正面相争的,因此,从一开始杨君山打定的主意便是捡漏,紫皮纹猪是不用想了,他如今也不想与张玥铭发生正面的冲突。

杨君山真正图谋的是那头坐山虎,在冲破了张玥铭等人的围剿之后,那头坐山虎原本便已经成了强弩之末,若是这个时候杨君山能够抓住时机将其一举毙杀,想想那可能出现的上品虎骨仙灵杨君山便浑身燥热!

可这个时候在这里怎么就出现了一头踏地熊?

难道说前世从百雀山围场之中流传的事情经过有误,张玥铭等人遭遇坐山虎的地点不是这里?

要知道踏地熊与坐山虎可是实力相当的凶兽,而且两者还是见不得面的冤家,一旦遭遇了往往就是不死不休的下场,前世若当真有一头踏地熊在事发地点,那头坐山虎是否还会来到踏地熊的地盘暂且不提,便是想要埋伏猎杀紫皮纹猪也不太可能不被踏地熊发现。

更何况眼前的这头踏地熊身躯庞大的更是远超同类,甚至杨君山怀疑这头巨熊已经在开启灵智缓慢妖化,若然如此,恐怕便是坐山虎也不可能是它的对手。

除非前世张玥铭等人在围猎事后所言不实,坐山虎伏杀紫皮纹猪的地点并不是在这里!

若当真如此的话,自己二人在这里便没有了任何意义。

便在杨君山正在犹豫是否还要在这里守株待兔之时,山坡下那头踏地巨熊突然停下了手中的游戏,然后仰着脸将鼻孔在半空之中“呼哧呼哧”的嗅了几口,而后转身顺着山坡下的一段山洪冲刷出来的壕沟慢跑了过去。

杨君山微微一怔,随后便示意苏宝章跟上,两人借着山坡植被的遮掩,始终保持在这头巨熊的五六十丈外,好在巨熊身躯庞大,尽管山路崎岖却也不必担心跟丢。

杨君山的目光始终不离巨熊,却突然感到身后的衣襟被苏宝章拽了一拽,杨君山转身看去,却见苏宝章正惊讶的望向之前那半截树桩的根部。

之前因为两人隐藏之处的角度问题,却是不曾发现在这半截折断的树桩下面居然还有一个用树枝、枯草杂乱搭建起来的一个窝,窝边甚至还有看上去较为新鲜的粪便。

这是一个野猪窝!

杨君山一眼便能够看出这个窝的来历,而且第一时间便想到了紫皮纹猪的身上,难道那头巨熊是冲着紫皮纹猪来的,不是说中途埋伏紫皮纹猪的是一只坐山虎么?

杨君山远远的望了依旧在沿着壕沟行进的巨熊一眼,在山林之中野猪的确是喜欢在壕沟之中行走,这头快要成“妖”的踏地熊明显是冲着紫皮纹猪来的。

追还是不追?

杨君山咬了咬牙,沉声道:“走!”

苏宝章脸色变幻,最后还是将百联寒光匕紧紧的握在手中随在杨君山的身后跟了上去。

巨熊沿着山洪冲出来的壕沟一路潜行了近半里路,到了一片灌木丛之后这才停下了脚步,而后向着四周望了望仿佛是在查看地势一般,随即便倒卧下去,庞大的身躯顿时被遮掩了起来。

这条被山洪冲出来的壕沟东西走向极长,那巨熊若当真是为了埋伏紫皮纹猪的话,杨君山也无法判断紫皮纹猪是从哪里来,于是两人只得绕了一个大圈子埋伏在了踏地熊身后数十丈外的一片乱石堆后面。

而就在两人刚刚藏好了身形不久,山林之间突然刮起了一阵怪风,穿山过林之间很是带起了一片枯枝败叶。

“哪里来的怪风!”

苏宝章试图拍打飘落在身上的枯叶,却被一旁的杨君山猛然一把拽住,苏宝章不明所以,却见杨君山目光炯炯的盯着里许之外的一片树林。

苏宝章顺着杨君山的目光望去,却只看到那一片树林枝繁叶茂,恍惚间似乎有一物穿行其间,可仔细看去时,却原来是威风摇晃枝叶所产生的错觉,不过这一片山林距离之前那个野猪窝所在之地却不是太远。

“可是发现了什么?”

虽然没有发现什么,但眼见得杨君山这般如临大敌的模样,苏宝章还是略带忐忑的低声询问道。

“嘘——!”

杨君山微不可查的声音在苏宝章的耳边响起:“要来了,好戏快要上演了。”

不知怎的,苏宝章突然感觉到身边的杨君山虽然极力压抑,但那一股子由内而外迸发出的兴奋情绪却怎么也收敛不住。

就在这个时候,山坡尽头的一片灌木林突然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仿佛有一只凶兽在其中横冲直撞,直直向着半山坡折断树桩所在的方向而来。

关于杨君山的小说《独步仙途》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独步仙途》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杨君山全集小说在线阅读《独步仙途》 睡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