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阳白薇主角的小说《绝色女上司》大结局无删节

方阳白薇主角的小说《绝色女上司》大结局无删节

绝色女上司

时间:绝色女上司作者:星火

绝色女上司方阳白薇小说

《绝色女上司》是星火大大的小说,大结局已出等你来观看方阳白薇最后是悲还是喜,来抢先看精彩内容:222222...

方阳白薇绝色女上司全文免费阅读

《绝色女上司》第十四章

  看来,白薇也并不是说一不二啊,在这一个小小的项目组里都做不到。

  但我入职那天,那个人事专员说她是集团老总的千金,好像不太合理啊。

  当时我也没仔细问,所谓的集团老总,是董事长还是CEO?亦或是其他董事?已经退下来的创始人?

  “都说完了吗?”正疑惑的时候,白薇终于开口了。

  她面无表情地扫视了一圈,说:“上次会谈的情况,大家还记得吧?翻译对商务和专业术语的生疏,让那次会谈断断续续,我们根本无法进入节奏,更无法掌控甚至无法引导谈判的方向,一直在技术层面来回绕圈。

  “那次谈判完全是失败的。”白薇突然在这一句加重了语气。

  “要拼技术,我们拿什么来跟硅谷拼?不能把谈判引导到对我们有利的方向,我们还有跟BTT继续谈下去的必要吗?

  “方阳懂泰语,我看过他的资料,国际贸易毕业,在大学时就拿到了泰语Cutfl高级证书,有四年销售经验,具备一定谈判技巧,所以我选择他。

  “既然你们反对,那就告诉我,明天由谁上?”

  说罢,白薇往后靠在椅背上,两手环胸,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些人。

  我也靠在椅背上,惬意地看热闹。

  看来,白薇这女人并不是胸大无脑,还是有点料的。

  但她没说明原因,没把我和沙迪颂说的那一套东西搬出来,更没有说什么个人魅力,只拿泰语来说事而已。

  但就只凭着泰语这一条,就足够让项目小组的人无言以对了。

  因为BTT这个项目来得太突然,让智文软件的人没有太多时间准备,他们当中只有两个人懂泰语,还只是新招半桶水而已,翻译倒是有一个,讲得很标准。

  但那翻译是搞旅游的,搞不明白商务和软件技术层面的专业术语……

  而且,BTT的大部分高层就只懂一点日常英语而已,用英语谈业务也不实际,也一样要翻译,这就导致了白薇和其他人无法用感染力说服对方,只能通过翻译一句句地来回转圈,无法把谈判带到自己有利的方向。

  “好了,就这么决定了,明天的会谈由方阳主导,大家都抓紧时间修改方案吧。”白薇再次发声。

  没人再反对了,那钟康宁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也跟着其他人埋头工作。

  既然没人挑我的刺,我自然也懒得搞事,就当刚才的事没发生过一样,和小组其他人讨论方案的改动。

  直到夜幕降临,最终方案才定下来。

  到酒店餐厅随便吃了点东西,回房间的路上,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号码。

  疑惑地接通电话,里面穿出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方阳,你好,”

  “洛水?”我微微一愣。

“嗯,我在你们酒店对面的咖啡厅,可以和你谈一谈吗?”

  “有什么好谈的?”我下意识地说。

  但刚说完,我就后悔了。

  是啊,我和林洛水没什么好谈的了,但我还是后悔,因为我还想见她,我忘不了她。

  林洛水没有回答,我陷入了沉默。

  我们都同样没有挂断。

  令人窒息的沉默。

  就在我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林洛水终于用似乎带着苦涩的语气说道:“方阳,对不起。”

  我放缓语调:“如果你只是想说这个,没什么必要。”

  “不是,我还想和你聊一聊其他的,比如你现在的工作……如果你不愿意,那就算了。”

  我有些犹豫,闭着眼深呼吸了一口,说:“我现在过去。”

  “谢谢,我等你。”

  挂断电话,我忍不住暗骂了一句,骂自己没出息。

  但骂完之后,我还是转身出门,坐电梯下楼走向对面的咖啡厅。

  那是一间安静的咖啡厅,放着泰国的民俗老歌,节奏轻缓地在昏黄的光线里弥漫。

  林洛水坐在靠窗的位置,桌上一杯咖啡,一朵插在花瓶中当地盛产的玫瑰,开得很娇艳。

  我朝她走去,看着她那张在温和灯光下愈加显得柔美的脸。

  她站起来,朝我露出一个依然熟悉的,和以前一样甜美的笑容。

  我朝她点头,坐下。

  整个过程我们都没有开口说一句“你来啦”,或“你还好吗”之类的废话。

  “先生,请问您要点什么。”

  穿着绣有各种花纹服饰的泰国服务员走过来,用泰语礼貌地问了一句。

  “有大象啤酒吗?”我也用泰语问道。

  “先生,有的。”

  “拿一瓶,谢谢。”

  “好的,先生稍等。”

  服务员走开后,林洛水似乎找到了开场白,笑着说:“我差点忘了你泰语说得很好。”

  我笑了笑:“可以理解,你要是没忘记,那才叫不正常。”

  林洛水听出了我话里的讽刺,脸色一阵黯然。

  我没说话,拿出烟盒,抽了一支叼在嘴里。

  “这里不可以抽烟。”林洛水突然提醒道。

  我这才想起,泰国所有室内公共场所禁止抽烟,街上人多的地方也不行,就连海滩也禁止抽烟,被抓到不但会罚款,甚至会坐牢。

  无奈地把烟收起来,我直截了当地问道:“找我过来,想谈点什么?”

  林洛水有些犹豫:“你现在在智文上班吗?”

  “嗯。”

  “为什么。”她突然莫名其妙地问道。

  我有些想笑:“除了工作挣钱之外,还能有什么为什么。”

  她用一种我猜不透的复杂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低下头不说话。

  服务员把啤酒端上来了,我倒了一杯,自顾自地喝了一口。

  她也端起咖啡杯轻轻地抿了一小口。

  她又忽然开口:“方阳,我只是想知道……你进入智文软件,并来到清迈,是不是因为我?”

  “因为你?”我楞了一下,有些茫然。

  “因为我跟你分手,所以你故意去智文,故意来清迈谈BTT那个项目,你……你恨我,对吗?”

  我愕然,继而哑然失笑,很快又有一种莫名的悲哀。

  为我自己感到悲哀。

  原来,我在她林洛水眼里,是这么的不堪。

  而我,还傻乎乎地忘不了她,愚蠢至极地想见她。

  我他吗就是个傻比。

  我不想回答林洛水这个问题,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因为被她说中了一半,我确实是因为她才淌BTT这趟浑水的。

“方阳,对不起。”她又再次道歉。

 

《绝色女上司》第十五章

  “呵。”我笑了一声,端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喝完该走了。

  “听说你在智文软件并不受欢迎,对吗?”林洛水又突然问道。

  我又微微一怔。

  林洛水肯定知道今天下午在会议室发生的事,否则她不会这么问。

  一个小组在谈项目的时候,内部发生的敏感事件,是决不允许往外传的,更何况是传到竞争对手那里。

  看来,智文的项目小组有内鬼,至少也是个跟林洛水或者跟那姓曹的关系很好的人。

  似乎没注意到我的表情变化,林洛水低着头,说:“方阳,如果你在那边工作不愉快的话,来我们公司吧,我们公司的规模和实力并不比智文差,只要你肯过来,拿到的薪水肯定比那边高。”

  听到她这番话,我忍不住摇头笑了笑:“你是不是听到了一些关于我的消息,然后,想让我帮你和你的未婚夫拿下那个项目,对吧?”

  林洛水抬头迎上我的目光,眼里闪过一丝内疚,很快又低下头。

  “对不起。”她再次无谓地道歉,对这句话似乎早已轻车驾熟了。

  这时,一阵有节奏的脚步声从背后渐渐靠近,同时传来一个男人带着自信甚至自负的声音:“秦先生果然很聪明,很爽快。”

  我回头,看到了林洛水的未婚夫,那姓曹的,脸上带着那种淡淡的自信的让我有点讨厌的微笑。

  “重新认识一下,我叫曹文怀。”

他走到我面前,递给我一张镀金镂空的名片。

  我没有接过名片,而是静静看着他。

  曹文怀也没有把名片收回去,依然带着那令我讨论的自负笑容。

  片刻后,我忽然笑了笑,接过他那张精致的名片。

  盛海曼迪科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文怀。

  原来是个副总,好像还是个外企的副总,难怪这么自负,看模样他也才三十多岁而已,年纪轻轻就做到这种位置,确实有自负的资本。

  “曹总,你该不会也想挖墙脚吧。”我收起名片,笑着问道。

  “哈哈哈。”曹文怀不置可否地笑了几声,并没有回答,而是坐在林洛水旁边,看着我问道:“秦先生,我原本还很奇怪,白总怎么会临时从国内调一个新人过来,但了解到你跟BTT的沙迪颂先生关系不错,尤其是听说白总让你主导明天跟BTT的会谈之后,我明白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秦先生认识比沙迪颂位置更高的BTT高层,或者掌握了BTT自动管理化进程的一些关键信息,我猜的没错吧?秦先生。”

  我愣住了,又感到很好笑,曹文怀这沙比果然自负,对自己的联想能力都这么自负。

  但话说回来,他这脑回路也不算太清奇,尔欺我诈的商场竞争中,对手的每一个动作,每一条信息都会被利用,然后无限放大。

  我独自前来清迈是为了白薇,认识沙迪颂是偶然,被沙迪颂赏识更是意想不到,白薇让我主导谈判是死马当活马医,但这些意外和巧合串联起来,不明就里的人难免多想,想着想着,曹文怀就想到了商业竞争的手段上面来。

  见我不吭声,曹文怀以为他猜对了,自信地笑了笑,接着说道:“秦先生,我们就明人不说暗话了,来我们曼迪科尔吧,只要你能拿下BTT这个项目,条件你开。”

  “条件真的由我开?”我装作意外地反问。

  曹文怀摊开双手:“你现在就可以开价。”

  我也淡淡地笑了笑,故意朝林洛水看了一眼。

  林洛水脸色一变,迅速扭过头去看着窗外,那一刻她眼中有着极其复杂的意味。

  “仅限于工作待遇方面的条件。”

  曹文怀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以为我会叫他把林洛水让给我,急忙语气生硬地补充道。

  “呵呵。”我再次淡淡地笑了,问道:“曹总,你年薪多少?”

  “两百万,人民币。”曹文怀不经思索地回道。

  “嗯,那就两百万吧,曹总愿意给我两百万年薪的话,我们马上签劳务合同,对了,我要的是保底年薪。”

  曹文怀一怔,继而皱眉:“这不可能,你这要求未免也太……”

  我两手一摊:“那就没得谈了。”

  曹文怀定定看着我,片刻后近乎咬牙切齿地说:“你玩我?”

  “呵呵。”我摇摇头,“明明是曹总你说的条件任我开,现在条件谈不拢,又说我玩你,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说到这,我倒了杯酒一饮而尽,拿着空杯朝林洛水晃晃:“林小姐,你约的我,啤酒你请了,谢谢。”

  把杯子放回桌上,我起身,抬脚往外走去。

  “你考虑过得罪我的后果吗?”身后传来曹文怀有些狰狞的声音。

  “嗬。”我忍不住回头,朝他招手:“这么牛逼,来打我呀,来呀。”

  “好!”他握紧双拳,却没有起身。

  “嘁。”

  我冷笑,转身,走出了咖啡厅。

  拿出一根香烟,刚想点燃的时候,想起了泰国室外人流密集的场所不能抽烟……

  无奈之下我只得走到对面酒店旁边,在没人的角落里才过了一把烟瘾。

  像曹文怀这种吊毛,我在监狱里一天打几个,他算个什么几把玩意。

  他要是想玩黑的,那正合我意,至于在BTT项目上,我压根就没打算针对他,修改的方案也根本没有针对国内其他公司和印度佬。

  针对的只是硅谷那帮美国佬,只要能无限放大美国佬的短处,能把他们淘汰掉,BTT就肯定会认可智文软件,其他公司也就没戏了。

  抽完烟,回酒店后我静下心来,埋头写底稿,明天一定要拿下项目。

  第二天,我换上新买的西装,几乎一丝不苟地把全身上下打理整齐。

  对着镜子,我有种回到了三年前的错觉。

  出门时正好碰上白薇,她跟往常一样面无表情地瞥了我一眼,然后微微一怔,又仔细打量了我几眼,眼里闪过一丝难以置信的神采。

  “是不是突然发现我很帅?”我装逼似地把手插进口袋,淡淡地说。

“自恋。”她又回到那种冰冷高傲的状态,不带丝毫感情地吐出这歌词后,踩着冷艳的高跟鞋走向电梯间。

 

《绝色女上司》第十六章

  我这才发现,她今天穿了一套似乎更高档,更显身材的套裙,把她的身材勾勒得更完美。

尤其走路时,那条细腰下摇摆的圆臀,裙摆下雪白均匀的长腿。

就是个天生的尤物。

  去BTT的路上,白薇告诉我一个消息:昨天,有四家公司主动退出了BTT的竞争,其中三家国内公司,一家印度公司,退出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知道争不过,而且也已经在昨晚连接乘机离开了清迈。

  还在坚持的有四家,我所在的智文软件,曹文怀的曼迪科尔,还有硅谷和印度的各一家。

  这其中,机会最大的就是硅谷那家,最不被看好的就是智文软件,就连同样来自中国的曼迪科尔机会都比智文大,因为他们是外资公司,总部就在美国。

  如果不是寄希望于我,白薇也早就放弃了。

  另外,白薇还担心如果硅谷的公司被淘汰的话,BTT会不会选择曼迪科尔,因为那家公司拥有美国的技术和中国的劳动力,几乎能满足BTT的所有要求。

  我觉得她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如果能说服泰国佬把硅谷排除在外,就足以证明他们认可我,自然不会再去选择别人。

  来到BTT大楼,智文软件项目组的十个人当中,只有一半人进入了圆桌会议室,并坐在了圆形长桌的一侧,其中就包括我。还很有幸地坐在白薇身边。

  很快,BTT的几个高层也到了,沙迪颂也在内,但从进门的顺序来看,他的地位并不算太高。

  白薇和对方代表行过合十礼打过招呼,然后特意把我介绍给了对方。

  前几年,这种正式的商务场合我也经历过不少,如今也没有丝毫紧张,不卑不亢且礼仪周到地合十双手,用娴熟地泰语和对方一一问了好。

  面对我这个小小的助理,对方几个高层在礼节上既没有怠慢,也没有过多刻意的重视。

  双方落座,白薇开门见山地说我们特意修改过了方案,为的就是想争取和BTT合作的机会。

  当白薇说到由我来讲解的时候,我适时地站起来,合十双手对几个泰国佬一一致意之后,走上早已准备好投影仪等设备的演示台,用泰语说道:

  “各位先生,我们中国有一个商业理念叫‘人性化’,其含义是,在满足用户的功能需求的基础上,设计出符合用户生活习惯和操作习惯的商品及服务,最大限度地让用户得到功能诉求之外的心理需求,并会围绕人性化这个核心不断改善商品和服务,以达到令客户更满意的效果。

  “今天我要向各位介绍的重点,就是我们智文软件为BTT量身定制的OA系统中,极具人性化的部分。”

  说完,我打开软件系统并投影到幕布上,一边讲解特意修改后的细节,一边拿来跟硅谷那边的软件做对比,着重强调人性化设计的优点。

  这是产品的对比,我的重点就是用尽量客观的语气和词句,突出国内软件的唯一优势,简单易懂且操作便捷,同时无限放大硅谷软件复杂繁琐的缺点。

  对比完产品之后,我开始讲跟沙迪颂说过的那些,让BTT的高层把关注点从产品技术转移到服务上来。

  我成功把他们带进自己的节奏,整个过程中他们听得很专注,偶尔提的问题也都是围绕着产品的更新和维护。

  但,我渐渐地感觉到BTT那个叫阿瓦拉的会谈代表,看我的眼光有些奇怪。

  一开始是古井不波,渐渐又有些欣赏,现在开始流露出一种……一种我在监狱里见过的,好像是基佬的眼神。

  这让我毛骨悚然,因为阿瓦拉是个男的,还是个五十岁左右的小老头。

  他也是BTT集团的COO,也就是首席运营官,全面负责这个软件采购的项目,按道理来说一个做到这种位置的人,没那么容易欣赏别人,何况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助理而已。

  很可能,他真是个基佬,而且看上我了。

  我有些忐忑,万一他真的是,万一他找机会撩拨我,甚至用这个项目来要挟我的话,要不要打他一顿?往死里打的那种。

  平生最讨厌的就是死基佬。

  我尽量表现如常地完成了讲解,合十双手向那帮泰国佬致谢的时候,阿瓦拉一边满意地看着我,一边鼓起了掌。

  有他带头,会议室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我平静地走下台,落座,把剩下的事交给白薇,自己则继续思考要不要拿阿瓦拉来打一顿。

  技术方面的问题早在第一次会面就已经谈过了,白薇要谈的是修改后的服务方案,还有报出底价。

  泰国佬似乎被说动了,双方谈得很顺利,最后阿瓦拉说要等他们内部开会讨论,还提到过两天就是泰国的泼水节,让我们先在清迈玩几天,等过了那三天当地重要的传统节日,他们还会找我们商谈细节。

  从阿瓦拉的话里可以得知,他已经心动了,不出意外的话,过了泼水节就会跟白薇谈合同细节,再然后就是签合同。

  事实也确实如此,会谈结束走出会议室后,沙迪颂偷偷朝我竖起了大拇指,还找了个机会走到白薇旁边低声说了几句话,然后白薇眼中流露出了很明显的喜悦。

  走在过道上,趁着阿瓦拉和其他人谈话的间隙,我走到白薇旁边,低声说了句:“白总,记得我们的赌约吗,要不……今晚就提前陪我睡一晚吧。”

  白薇身体一僵,转过头冷冷看了我一眼。

但那冰冷的眼神当中,有一丝掩饰不住的慌乱。

  但只看我了一眼,白薇就迅速回过头去了,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也没有纠缠不休,而是开始思考,该怎么睡她,是强上,还是想办法让她自己张开腿?

  阿瓦拉很客气,带着沙迪颂在内的几个高层,把我们送到了BTT大楼外面。

  走到楼下,阿瓦拉特意和我客套了几句,再次近距离看到他的眼光后,我几乎可以百分百断定,他是个基佬。

  双方道别,我们正要离开的时候,不远处飞快地驶来几辆车子,在一阵刺耳的急刹中停在了路边。

  车上下来十几个叼着烟,而且个个身上布满了纹身的人,一下车就朝BTT大门走来。

看得出,那是一群当地的混混,而且是有些成分的大混混。

关于方阳白薇的小说《绝色女上司》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绝色女上司》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方阳白薇主角的小说《绝色女上司》大结局无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