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完结-免费穿越重生小说推荐-重生小说排行榜-鲨鱼小说阅读网

  • 首页 > 名门宠婚:重生千金霸气归来

晏晏易安主角的小说《名门宠婚:重生千金霸气归来》大结局无删节

来源:zd|小说:名门宠婚:重生千金霸气归来|时间:2019-12-25 13:23:01|作者:迎冬

《名门宠婚:重生千金霸气归来》是迎冬大大的小说,大结局已出等你来观看晏晏易安最后是悲还是喜,来抢先看精彩内容:他蹲下,将她的鞋擦净。浓密蓬松的头发里发旋乖巧地隐藏着。她低头看他,卷翘的睫毛微敛。“易安,你喜欢我吗?”良久之后。“我喜欢你

名门宠婚:重生千金霸气归来晏晏易安

晏晏易安名门宠婚:重生千金霸气归来全文免费阅读

《名门宠婚:重生千金霸气归来》捉弄

晏晏问晏之岚:“爸,那边说什么时候来拖车啊?”

晏之岚捧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回答说:“那边说尽快,都等了这么久了应该也快了吧。”

晏晏得到了答案,也没有什么事情做,于是掏出手机开始刷朋友圈。

刷着刷着,她忽然刷到了一条消息。

晏晏将手机举到晏之岚面前:“爸,你这是在干什么?”

晏之岚看了一眼自己发的爆胎的图片和一张晏晏站在街边看手机的照片,欣赏了一会儿后又看回自己的手机,一本正经道:“看看有没有好心人载我们回家啊。”

晏晏:……只怕到头来没有什么好心人,倒是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家车轮胎爆了吧……

出乎晏晏的意料,没过多久,果真有了一位“好心人”。

不过晏晏有点儿不太愿意和这位“好心人”搭上话。

只见那辆兰博基尼停靠在路边,有人从车上下来:“晏伯父。”

晏之岚有点满意易安的速度,他“嗯”了一声,故作姿态:“易少,好巧啊。”

易安检查了一下轮胎,又看了一下磨损程度,他道:“伯父,这车只能找人拖走,现在天色也不早了,干脆我载你们先回去,我叫徐一来处理。”

谁知晏之岚激动了一下:“不不不不,不用了,我已经叫人来拖车了。这样吧,我自己在这儿守着,你把晏晏带走,你们俩的首映会不是在今天吗?恰巧晏晏今晚也能住学校去了,你可以把人送过去……”

晏晏不依了:“爸,我东西还没搬到学校去呢。”

她本来想着好不容易就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今天的首映会和回学校给蒙混过去,没想到半道杀出这样的事……

晏之岚摸了摸她的头:“我晚点会让许笑把你的东西都搬到学校宿舍去。”

晏晏又说:“我没有带票。”

她前些天故意将两张票放进要洗的衣服口袋里,说不定早已经被洗衣机卷成渣了。

晏晏心里喜滋滋的,却没想到晏之岚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票:“没事,我带了。前两天洗衣服的秦妈差点把这两张票放洗衣机里卷了,幸好我提醒了她,帮你收好了。”

晏晏张了张口,心里想着:老爸,你这是准备卖女儿的节奏啊……

于是她蔫蔫的,接过两张票,准备听从命运的安排。

就在晏晏跟着易安就要上车的时候,先前打电话叫的拖车来了。

晏晏有些不放心,她问晏之岚:“爸,你一个人行吗?”

晏之岚笑了笑:“当然行,我可是你爸啊。”

晏晏想着晏之岚那挺不靠谱的内心,有些担心地望了望,见来拖车的人都有条不紊的,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只是有个黄色头发的男人在其中有点显眼,晏晏看了一眼,没有多想。

兰博基尼缓慢行驶在高架桥上,冬日的太阳落得有些早,才五点多接近六点的时刻,天就已经暗了下来。

倏的,车厢里响起一道声音。

“首映会是九点,我待会儿还得去一个地方。”

清冷低沉的声线令微微出神的晏晏恍然惊醒,她“哦”了一声,没再说话。

车厢里暖气呼呼地吹着,吹得晏晏脸颊微红有些热。

此时她的脑子里乱哄哄的,有点没想明白为什么就成现在这样了呢?她明明跟他一点交集都没有的啊……

就这样想着想着,车就停在了一座酒吧的门口。

晏晏浑然不觉,一道热源靠了过来,热气喷在晏晏脸上,晏晏陡然睁大眼睛。

只见那双琥珀色的眸子定定地盯着她:“胆子怎么一下子这么小了?”

晏晏心口砰砰砰地乱跳,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恐惧,喉咙干涩得很,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呵。”

只听见一道轻笑声伴随着安全带解开的声音,易安离开了晏晏。

晏晏惊魂不定,就见易安长腿一跨,迈出了车厢。

只感觉胸口的心脏跳个不停,一想起那双天生异瞳凑到跟前,晏晏的手有些抖。

“咚咚”,敲车玻璃的声音。

晏晏摇下车窗,就见易安微微弯腰:“不下来?”

单薄的衣服露出性感的锁骨,他今天一身的黑,黑色的超长风衣显得他愈发挺拔。

晏晏发现易安今天的头发有些不一样。

她下了车,跟在易安身后。

易安很高,将近一米九的个头,身形颀长,一点也不驼背,整个人看上去很精神。

可他偏又是懒洋洋的调调。

晏晏跟着易安进了酒吧上了电梯,电梯里没有一个人,隔音效果极好。

易安手指搭在栏杆上,他看着一直往上跳的数字,声音极低:“京都北郊那一块早年已经荒废,根本查不到线索。”

晏晏知道易安说的是什么,易安的父母就是在北郊遭遇车祸去世。

她回道:“只要有问题,总有办法查到的。”

易安手指轻点,不再看数字,反而反过头来看晏晏:“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晏晏摇了摇头:“具体情况,我并不清楚。”

“叮咚”一声,楼层已经到达,易安直起身子看了一眼晏晏,率先走了出去。

楼道里的光昏黄并不明亮,厚厚的地毯将脚步声化为虚无。

易安打开了楼道尽头的那扇门,一时间,房子里爽快的尖叫全部传了出来。

还有喘气的声音。

晏晏看着眼前这一幕男男女女,胃里翻滚着,她一下子捂住了嘴。

只见易安习以为常地走进去,他走到那块大的办公桌前,手指微曲,扣了扣桌面。

一直在办公桌前打游戏被巨大的屏幕遮挡住的尹纪年抬起头,见是易安,他将耳机摘下。

易安将口袋里的钥匙丢了过去:“别让他们把我的地方弄脏了。”

尹纪年点了点头接过钥匙,赶紧把耳机带上,余光瞥见门口还站着一个小姑娘,他扬了扬下巴:“那谁啊?”

易安顺着尹纪年的目光看过去,只见晏晏站在那里,眉头蹙着,整个人看上去柔弱得厉害。

他眉梢微挑,扬声:“傻站着干嘛?还不进来?”

话音一落,只见晏晏捂着嘴往楼道跑了。

易安脸色微变,追了出去。

身后尹纪年啧啧称奇:“真是个干净的小姑娘啊。”

**

晏晏趴在垃圾桶里不停地吐。

脑海中那些三三两两的画面惹得她胃里一阵翻滚,又是一番狂吐。

一瓶水递了过来,晏晏看过去,见是易安,直接将矿泉水打翻在地。

“你这么报复我有意思吗?”晏晏问道。

《名门宠婚:重生千金霸气归来》诚意

易安眉头紧皱,他捡起矿泉水,一语不发。

“有意思吗?!”晏晏愤恨不已,再次问道。

这一次,易安扭开瓶盖,他蹲下身子强硬地掰开晏晏的嘴,将矿泉水塞到她嘴里,然后抓着她的后颈往后,又是往前。

来来回回好几次,等到晏晏将嘴里的脏东西都漱干净之后,易安才从口袋里掏出帕子一点一点地擦净她的嘴。

然后,指尖抓住她的头发用力往后,下巴微沉,薄唇就覆了上去与红唇紧贴。

“这才有意思。”

长舌侵入,搅得晏晏溃不成军。晏晏节节败退,直接跌进了易安的怀里。

那种窒息的恐慌让晏晏用力将易安一推。

空气瞬间进入胸腔,晏晏将嘴唇狠狠一擦,吼了一句:“你是不是有毛病?!”

说着,晏晏就要跑。

易安怎么会让她得逞?他长腿一跨,大手一捞,直接将晏晏扛在了肩上。

他扛着晏晏进了电梯,缓缓向下。

晏晏死死挣扎:“你干什么?!放开我!”

易安丝毫不动:“我为什么要放开你?我对你挺感兴趣的。”

“可是我对你不感兴趣!”晏晏说。

“是吗?”易安停下了脚步,“我会让你对我感兴趣的。”

易安将晏晏摔进车里,还没等晏晏爬起来,易安欺身而上:“你给我老实呆着!”

说着,将车门一关,就要迈向驾驶座。

晏晏瞧准了时机打开车门,谁知道刚一碰车门,一道锁门的声音就响起。

易安坐进了车里,他淡淡地看了一眼晏晏:“不要徒劳挣扎了。”

被易安看了一眼,晏晏偃旗息鼓。她知道自己硬碰硬肯定不行。

于是她说:“易少,你别跟我开玩笑了,也不要给我爸制造一个你看上了我的假象好吗?我知道你今天约我出来并不只是单纯看首映,你是想在我嘴里套出一些消息,对吗?”

钥匙就在手边,易安却没有启动。他那双异于常人的眸子看着晏晏:“出事那天的北郊,压根没有一点线索,而我父母出发时的地方监控也显示一切如常。所有人都告诉我这就是一起意外事故。

所以,要么就是你在骗我,要么就是你没有跟我说实话,你还有别的消息。”

晏晏没有说话,她只是一笑。

笑完过后,晏晏扬唇,杏眸定定地望着他:“那……就要看易少的诚意了。”

虽然她确实对易安父母去世的真相并不是很了解,但一两个小道消息她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更何况跟易安这样的人谈条件,手上没有几个消息保底,她还是真不敢。

易安眯起了眸子:“我知道晏小姐看不起小门小户,如果是澳洲那块国家公园的项目,足够显示我的诚意了吧?”

晏晏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曾和老太太打赌的那个项目这么快就得手了。

不过她冷静了一会儿,然后说:“易少的诚意自然是很足,不过今天……怕是不太适合谈这样的话题。”

易安知道晏晏这是在暗示自己,对于他说的国家公园的那个项目要签署合同,口头上的说辞太多,她不信。

他冷笑了一番:“晏小姐还真是机警。”

晏晏回笑:“彼此彼此。”

空气中有什么在浮动,下一秒易安启动了车子。

晏晏一惊:“……去哪儿?”

“首映。”

等到两人看完了首映已经十点四十分了,易安依之前说的将晏晏载到了学校。

和晏晏约好了签合同交换消息的日子之后,易安就开车走了。

晏晏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宿舍楼,垂下了眼眸。

二十六年又三个月,她又回来了。

回到宿舍,许笑已经将她的部分东西搬了过来,而且还整理得井井有条。

宿舍还像上辈子一样是四人间。

见晏晏回来了,宿舍里不明情况的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一人阴阳怪气地说道:“哟,这才多久没变,就傍上了大款?又是兰博基尼,又是仆人收拾行李,范允,你还真是有史以来第一个飞上枝头的野鸡啊。”

这一人说完,另一人附和道:“说说,你在哪找到这么好的金主?还看得上你这样的货色。”

两人说完都是不由自主地讥诮地笑了起来。

晏晏对这一切都罔若未闻,只是“称赞”道:“听说院里最近组织人去参加学校的元旦晚会,你俩去唱个二人转吧,口才挺好的。”

这话一说出口,先前讥笑那两人纷纷变了脸:“你什么意思呢?”

晏晏耸了耸肩:“没什么意思。”

就在几人就要吵起来的时候,忽然浴室门被打开,张辛夷走了出来。

见到晏晏,她先是一愣,随即像不认识一般走到自己床位前。

有人见了张辛夷,立马拉帮手:“辛夷,这个贱人刚刚竟然骂我们!”

“对啊对啊,胆子真的肥了!你快帮我们骂她!”

出乎意料的是,张辛夷看都没看,倒是劝阻她俩:“你们俩别说了……”

“你怎么了辛夷?”

晏晏看着面前这一出戏,勾了勾唇。

从衣柜里拿出睡衣,晏晏收拾了一下进入浴室开始洗澡。

是她曾经跟许笑说她现在的身份不想宣扬,所以现在学校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她的身份,而张辛夷被许笑警告之后更是不敢说出这个事情。

热水洗尽她今天一身的疲惫,等到她洗完出来,就听见宿舍里另两个人在八卦:“你还记得经管学院,比我们小一届的那个长得超帅的那个晏温吗?”

“记得啊……怎么了?”

“听说啊,他把人家肚子搞大了,从前些日子开始那女的就在我们学校喊冤了,一直到现在天天堵在人经管学院的宿舍楼下要那个晏温讨个说法。”

“真的假的……?卧槽,这也太劲爆了吧。他真的很帅诶,听别人说他家里啊超有钱的……竟然干出这样的事来……”

两人先前还在讨论着,一见到晏晏就闭了嘴。

但晏晏还想知道其他消息。她问:“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那两人对视了一眼,没回答,反倒是已经上床了的张辛夷回答道:“上个星期天开始的。”

晏晏变了脸。

晏温那个臭小子是不想履行赌约了是吧?这么大的事还想瞒着?

第二天,晏晏一大清早就到了经管学院的宿舍楼下等着,没等多久,就见一个女人裹着一件黑色的长款羽绒服,头发随意束着,脸色黯淡地走了过来。

晏晏一见,就知道这个女人是上次和晏温范允一起逛街的那个女人。

关于晏晏易安的小说《名门宠婚:重生千金霸气归来》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名门宠婚:重生千金霸气归来》就可以阅读全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