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完结-免费穿越重生小说推荐-重生小说排行榜-鲨鱼小说阅读网

  • 首页 > 遥不可及的你

沈泽陆萌by温情情小说完整篇在线阅读-遥不可及的你

来源:ZW|小说:遥不可及的你|时间:2020-01-23 19:38:21|作者:温情情

温情情新书的笔下的主角叫沈泽陆萌的小说是《[标签:副标题》,温情情小说完整篇在线阅读,本书主要讲了:传言沈总是个不婚主义,且视结婚如瘟疫躲之不急。却偏偏和自己陆助理谈起了恋爱,还总是在人前显摆,别人要挖墙角,沈总撂脾气。有谁对陆助理出言不逊,沈总甩脸色。就在所有人以为沈总一定会和陆助理结婚的时候。沈

遥不可及的你沈泽陆萌

沈泽陆萌遥不可及的你全文免费阅读

《遥不可及的你》第十章解释

虽然她原本的打算也是要把孩子打掉,但是听沈泽说出口,陆萌只剩下心寒,四肢都冰冷僵硬。

"是你的?"林奕珩侧身看向沈泽,听到他这句话,有些愤然:"既然是你的,那你就应该……"

陆萌立刻拉住林奕珩的胳膊,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就连宋伊人闻言,都剜了他一眼。

随后整理好心情,陆萌转脸看向沈泽,扬起一抹非常标准的微笑,一字一句的说:"是,我知道了沈总。"

"萌萌你知不知道这很伤身体的。"林奕珩也是好心相劝:"做这个手术之后,很多年都难以恢复身体,毕竟是掉一块肉的事情。"

陆萌听着有些揪心,甚至有些喘不过气,但还是拉住林奕珩的手臂,保持微笑:"林医生,不知道你在这所医院有没有熟人可以帮我安排一下手术,最好是现在。"

"我有熟人,我帮你约。"宋伊人瞥了一眼林奕珩,拿起手机走到一边。

沈泽双手抄在裤袋里,全身裹着冷冽的寒意,一双眼睛紧紧的盯在陆萌拉住林奕珩的那只手上。

"萌萌,你们是分手了吗?不需要坐下来好好谈谈吗?孩子毕竟是无辜的。"林奕珩有些担心陆萌的身体。

陆萌抿唇摇摇头,这个决定就算是不坐下来好好谈,也是一定会实行的。

"伊人,你这里准备好了给我打电话,陆萌,你跟我来。"沈泽沉静的嗓音,让人无法抗拒。

宋伊人点点头,走到一边继续打电话。

陆萌松开林奕珩的手臂,跟上沈泽的脚步。

果然还是要被骂一顿。

当初签合约的时候,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绝对不可以怀孕的。

安全出口楼道,沈泽背对她,身影高大挺拔。

陆萌保持着距离,因为她最害怕的就是沈泽发脾气。

"不需要解释一下?"

楼道里还有回音,陆萌舔了一下唇瓣,低着头道歉:"很抱歉沈总,怀孕的事情是我的责任,我会处理好的。"

沈泽侧过身,冷冷的看着她:"林医生,是你下家?"

她忽然有点想哭了,眼眶都开始发酸,因为沈泽的每一句话,都让她觉得喘不过气,胸口疼的难受。

"沈总,林医生是我母亲的主治医生,你也知道我母亲的情况,关系好一点也很正常,还不至于被沈总你这么说吧。"陆萌极少和沈泽面对面这么针锋相对。

就连沈泽都沉默了两秒,他垂眸看向陆萌微红的眼眶,动了动唇,嗓音低低的:"今天我应该是让你搬家的吧,你已经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

"不知道搬哪儿,也不想搬。"陆萌眼神飘向别处,并没有因为和沈泽顶了两句嘴而心情好,反而更加低沉了。

低压感在空气中瞬间弥漫开。

高跟鞋的声音逐渐靠近,宋伊人走过来瞄了一眼陆萌:"已经都准备好了,我带你去手术室吧。"

"麻烦宋小姐了。"陆萌深吸一口气,将一肚子的委屈和难受,都咽了回去,保持微笑跟上宋伊人。

沈泽静默一瞬,低声道:"等会儿。"

两人的步子一顿,同时侧过身看向沈泽。

他俊美如昔的脸上带着从未有过的,犹豫。

陆萌做沈泽的助理加起来快三年了,她非常清楚沈泽的一举一动,哪怕是一个眼神。

"宋小姐,沈总应该是有话要和你说,手术室在几楼,我自己去就好。"她长这么大,没有拖拉过什么事情,就是因为果断和懂得看人眼色,所以沈泽提她做了助理。

宋伊人转眼看向陆萌,轻声说:"四楼。"

"谢谢宋小姐。"陆萌微微点头,抬脚边往外走,头也没回。

沈泽眉头紧蹙,不悦的开口:"陆萌,谁让你走了?"

"阿泽,这件事你应该也不想让伯父知道吧。"宋伊人挡在沈泽的面前,昂着头看他,语气加重。

沈泽垂眸看她,有些微怒:"让开。"

"沈泽我们刚订了婚,你该不是想让陆助理把孩子生下来吧。"宋伊人的眸光似水,温润柔软,伸手挽住沈泽的胳膊,不让他追上去。

 

 

林奕珩因为医院有急事不得不先走一步。

而四楼的手术室,因为有紧急手术被占用了。

陆萌被带去了六楼的手术室,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她全身都在瑟瑟发抖,齿间都能听见哒哒哒的声音。

进手术室之前,她犹豫了几秒,拿起手机给程欢打了一通电话。

"哎哟,萌萌居然主动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想约我谈谈心?"程欢一直都是这幅风流公子的模样。

陆萌早就习惯了,微微笑着对电话那头的程欢说:"程总,之前和你说跳槽的问题,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想谈一下?"

"你这是下定决定要离开沈泽了?既然这样,你下午五点左右来我公司找我就行。"程欢这边和陆萌约好时间,挂了电话就立刻给沈泽打电话显摆。

但是沈泽的心情极差,看见程欢的来电极其不耐:"有话快说。"

"你喘什么?我……难道打扰你做那什么运动了?"程欢好奇地问。

沈泽刚要挂电话,那头的程欢就笑嘻嘻的说:"你们家萌萌真的要走了哟,给我打电话了,毕竟咱两是好兄弟,这件事情我知会你一下,免得日后见面记仇。"

"你敢!"沈泽挂断电话,抬头看了一眼四楼空空荡荡的手术室,转身进了电梯。

……

每走一步,陆萌都觉得如泰山压顶一般沉重。

陆萌是扶着墙边走出医院的。

八月下旬的天还不算太炎热,有些许的微风拂过。

但是对此时的陆萌来说,有些闷热。

她真的很想回去睡一觉,但是也必须要离开沈氏集团了。

艰难的走到路边,刚想伸手拦一辆出粗车去程氏集团,可忽然眼前一片模糊,随后两眼发黑,身子发软就要倒下去。

一只手臂有力的抱住了她的腰身。

"谢谢。"陆萌脑袋还发胀,重要的是她现在根本提不上力气。

就连谢谢这两个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当她抬头视线清晰的时候,连话都不想再说了。

沈泽一言不发的扶着她上了车。

"沈总……我还有地方要去,就不麻烦您了。"疏远的口吻极其明显,陆萌站稳身子想推开沈泽的手臂。

但偏偏沈泽略有强势的将她塞进了车内,直接带着她离开。

陆萌有些急了,她和程欢约好的时间快到了,再不去就是放鸽子。

"沈总,我真的还有事儿,再说今天我放假。"

沈泽看也不看她一眼,就这么开着车,一直到目的地才冷冷的扫了陆萌一眼:"钥匙带了吗?"

"钥匙?"陆萌想了想,从包里将钥匙拿出来,然后递给沈泽。

但是沈泽没有接过来,只是淡淡的瞄了一眼,然后开车门下车。

陆萌犹豫了两秒,跟着下车,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

水都,目前惠城最豪华的别墅区。

"跟我进来。"沈泽往前走了几步,但是发现陆萌没有跟上来,微微侧过身看过去。

因为刚做了手术,所以陆萌的脸色苍白中泛紫,虚弱的靠在车边。

她手里攥着钥匙,昂着头和沈泽对视,声音有气无力:"沈总好大的手笔啊,这是送我别墅?"

沈泽走近她,声音尽量放轻:"你住的地方不太安全,而且太黑了。"

说着,伸手拿过陆萌手中的钥匙,刚准备去扶她。

却被陆萌不动声色的躲开了,她的眼眸明亮,却没有生气,静静的看着沈泽,动了动唇瓣:"沈总,你是知道我要去找程总,所以故意不让我去是吗?"

"陆萌,我应该和你说过不要想着跳槽。"沈泽的脸色一沉,黑眸凝视着她。

"所以沈总是想拿一个别墅收买我吗?让我继续留在沈氏集团,给沈总你陪睡吗?我应该没有这个资格。"陆萌并不是在闹脾气,而是现在的情况,她必须做出一个正确的决定。

这个决定,就是离开沈氏集团,离开沈泽。

沈泽双眸骤然一身,嘴角冷漠的抿着,淡淡开口:"如果我说是呢。"

"为什么?"陆萌的声音不由提高几分,她真的搞不明白沈泽在想什么。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傍晚的风从耳边吹过,还有些寒意。

沈泽就这么静立在陆萌的面前,悠悠的说了一句:"我不习惯别的女人。"

好气!这种自以为是的毛病,沈泽估计是这辈子都改不了。

陆萌咬了咬牙,压低声音瞪着他:"不好意思沈总,我是可以习惯别的男人的。"

 

 

《遥不可及的你》第十二章继续

"你现在应该习惯不了。"沈泽墨玉般的黑眸,猛地一缩。

陆萌对沈泽这样的目光有些颤栗。

因为跟着沈泽做事久了,对沈泽的一个眼神一个举动都会了解透彻,他现在生气了。

孩子都没了,陆萌完全不知道他有什么可生气的。

陆萌低头轻声一笑,这抹笑带着对自己的嘲讽:"习不习惯的了,不是沈总你说了算的,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要是真放了程欢的鸽子,估计也没什么好下场。

她默默的拿出手机给程欢打了电话,那头接听得很快,而且似乎很了解陆萌此时的现状:"你被沈泽带走了是吧,没事,等你处理好了,我去找你呀。"

陆萌演了一口唾沫,刚准备说什么,手机就忽然被沈泽拿走了,并且声音低低的对那头说:"程欢,你活腻了就告诉我。"

说完就挂断电话。

沈泽最大的毛病,就是以自我为中心,这点陆萌可是深刻了解的。

"陆萌,没有我批准你辞职,你觉得你能跳槽?"沈泽的目光锐利。

"沈总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陆萌的脸色越来越差,刚做完手术她根本没什么力气,现在头脑发晕,完全是硬撑的。

现在看着沈泽,陆萌只觉得心里更堵。

"你先跟我进去。"沈泽边说边伸手过来拉她的手臂。

陆萌挣扎着往后躲,眼眶有些红,她甚至是带着恳求的语气:"沈总,算我求你了,咱们合同都没了,你就让我走吧。"

可能是没想到陆萌会这么说,沈泽握住她的手微微一僵。

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些什么,陆萌身子一软就晕过去了。

……

难得陆萌睡得死沉,睁眼的时候房间昏暗,只有床头一盏昏黄的台灯亮着。

屋内很安静,慢慢撑起身,环顾四周,她没有看见沈泽。

陆萌倚在靠背上拿起手机看了看,有林奕珩的未接来电和短信。

打开短信一看,林奕珩发来的是:你母亲的情况不稳定,这个月的医药费可能会比以往高出不少。

看到这条信息,陆萌觉得整个人都陷入了冰窖中,冰冷刺骨。

门突然开了。

陆萌猛地抬起头,沈泽见她醒了,开了灯看了她一会儿。

谁都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异常凝重。

"沈总,我想和你谈一件事。"陆萌抿了抿唇,有些不太敢看他。

沈泽轻声道:"你说。"

然后静静的走过来,坐在她身边。

陆萌咬着下唇,抬眼看向沈泽,问:"合约,还能继续吗?"

说完,陆萌攥紧双手,她当然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厚脸皮。

也知道自己的这个要求是非常的不理智。

但是没有办法,她需要钱。

沈泽是唯一能给她足够多钱的男人。

"好。"沈泽打量了她一眼,好一会儿才开口。

陆萌连忙问:"需不需要拟个什么合同,我需要注意什么之类的事情……"

没等她说完,沈泽凉凉的回道:"不用,你,我信得过,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对,陆萌有自信,因为她能忍,也懂分寸。

沈泽当初找她,也是对她这两点足够满意。

"嗯。"陆萌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沈泽信任她,可是却让她高兴不起来。

脑袋上忽然多了一只大手,陆萌惊讶的看着沈泽。

他的目光多了一些深沉,让人难懂。

只不过沈泽摸她脑袋的时候,陆萌感觉自己越来越紧张。

"之前还一直要离开,为什么忽然就不走了?"沈泽的声音更冷了。

她跟着沈泽,不仅是她了解了沈泽,更多的是沈泽了解了她。

陆萌老实交代:"我妈的医药费,可能……要更多了。"

"以后就住这里,这个月就不用上班了。"沈泽也算照顾她。

但是陆萌知道自己的情况,现在不上班是不可能的。

"沈总,上班没事,就是住过来的话我需要回去收拾东西。"陆萌并不是很想住在这里,别墅太大,让她觉得空空荡荡。

沈泽原本有些缓和的脸色,冷了几分:"不听话?"

"我……知道了。"陆萌无奈的笑了笑。

起来吃饭吧。沈泽看她这样,站起身来拿了一件外套给她披上。

陆萌裹紧外衣,跟着沈泽下楼,饭菜都很清淡,绝对不可能是沈泽做的,因为他不会做菜。

刚坐下端起饭碗,沈泽的手机就响了,他看了一眼手机,接听:"嗯,还没吃,知道了,我现在去。"

挂了电话,他看向陆萌:"你吃吧,我出去一趟。"

"好。"陆萌点点头,目送沈泽离开。

默默的搁下碗筷,她实在是没有胃口,坐在空空荡荡的客厅发呆,直到夏静打电话来。

陆萌才惊了一下接通电话。

"你家怎么没人啊?"夏静好奇地问。

"我把地址发给你,你来接我一下,有什么事,见面说吧。"听陆萌的声音有气无力的,夏静也不多问,直接来了水都。

大门口外的夏静下了车,惊讶的看着她。

陆萌看了一眼身后的别墅,她实在不想住在这里。

"你什么情况?"夏静憋了一肚子的疑问。

陆萌小步走上前,也不知道从何说起,深深叹了一口气:"走吧。"

"走哪?"忽然传进耳朵的声音,带着锐利的质问。

陆萌和夏静微微侧过身,咽了一口唾沫,看向脸色不佳的沈泽。

他怎么又回来了?

 

关于沈泽陆萌的小说《遥不可及的你》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遥不可及的你》就可以阅读全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