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完结-免费穿越重生小说推荐-重生小说排行榜-鲨鱼小说阅读网

  • 首页 > 相思入骨君知否?

杜芊月楚凌尘全集小说在线阅读《相思入骨君知否?》 花幽山月

来源:ysg|小说:相思入骨君知否?|时间:2020-02-09 23:02:34|作者:花幽山月

大家一直关注的作者花幽山月的最新小说是《相思入骨君知否?》,杜芊月楚凌尘全集小说在线阅读,相思入骨君知否?花幽山月在线阅读,精彩内容:她被挚爱的人毁掉容貌、孩子,满门抄斩,囚禁冷宫……世间最痛苦的事,被她一一尝遍。浑身的血泪早已流尽,是谁须臾白发满头,字字泣血,“楚凌尘,你可曾对我有过一丝的真心?”他站在刑场间,一袭龙袍,睥睨如霜,“朕怎会爱你这种人尽可夫的荡妇?”可是为什么

相思入骨君知否?杜芊月楚凌尘

相思入骨君知否?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入骨君知否?》第十一章

一声脆响,跌落在地的明月石碎成了几瓣,再也拼不回原来的模样。

“不……”杜芊月伸出手,发出急促的惊呼。

可是晚了一步,明月石摔得粉碎。

一同碎裂的还有她最后一点期盼,这颗千疮百孔的心同样四分五裂。

杜芊月跪下身子,两只手颤抖地想要将地上的碎片捡起,明月石失去了光芒,捡不起的碎片恍若残雪,尖锐的碎石棱角割破她的指尖,嫣红刺目的血一滴滴滑落。

被鲜血染红的指尖在空中狰狞乱抓,杜芊月双目如血,疯狂地在问:“为什么要这么做!杜思雨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得!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她现在只想杀了杜思雨,脚下镣铐被扣着,穿透脚踝的铁钉早已磨得血肉模糊。

她什么都做不了,甚至不能靠近杜思雨半步。

近在咫尺,却什么也做不了,痛苦愤怨让杜芊月近乎疯癫。

门外护卫齐齐跪下,太监通传道:“皇上驾到——”

杜思雨居高临下看了一眼困兽般的杜芊月,幽幽勾唇,随后靠近了一步,让杜芊月的手得以掐上她的喉咙。

随侍的宫婢发出惊呼:“贵妃娘娘……”

楚凌尘踏入冷宫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幕,杜思雨被身后人死死掐住喉咙,小脸惨白,眼角有点点泪痕划过,檀口费力张开断断续续地说:“姐姐你为了顾师兄要杀了我吗?我不挣扎了……你毁了明月石,我迟早都会死……”

“贱人放开雨儿!”楚凌尘急促厉喝,一脚将杜芊月踹倒在地,将娇弱的女子护入怀中。

比这一脚伤她更深的是楚凌尘看她的目光,如尖刀狠狠扎入她的身体。

杜思雨靠在他的怀中,婉啭垂泪,指着地上的明月石,“皇上……这唯一的石头被姐姐毁了……”

顺着她所指,楚凌尘看清了地上的碎片,纯白的碎石间混着鲜艳的血。他将杜思雨交给身后护卫,冰冷如钳的指尖捏住她的下巴。

“你真是狠毒!你明知道这块石头对雨儿有多重要!”

下巴仿佛要被他捏碎,泪水再次蓄满眼眶,杜芊月却固执地不让它们落下,“不是我,是她自己……”

“你还要辩解什么?难道这块石头会是雨儿自己摔碎的?”他冷厉的目光似要将她刺透。

他不信她!她说得是事实,楚凌尘也不肯信她!

楚凌尘松开了手,再次一脚踹在她受伤的胸前,在她倒下去之前,森冷的五指掐上了杜芊月的脖子,“雨儿怀有身孕,那是朕的孩子!你害死了两条命,你知道吗?”

在他粗粝的手指下,杜芊月无法喘气。

忽然楚凌尘松开手,在她还未反应前,重重的一耳光扇在了她的脸上。

头磕在墙上,血水顺着额头破开的窟窿淌下。

温热的血遮住了视线,她什么都看不见了……

杜芊月无声地笑了起来,杜思雨怀着孩子,没有人会拿自己的孩子冒险。所以不管她怎样去解释,楚凌尘绝不会相信她。

单薄的身子倚靠在冰冷的墙上,杜芊月睁着眼睛,漆黑的眸如烧尽的尘烟,再也没有一丝生机。

罢了,罢了……她累了。

唇角的笑缓缓扩大,杜芊月仰首发出刺耳尖利的笑声:“是我做得又如何?我恨你们,想要你们不得好死!楚凌尘你知道蛇牙咬在身上是什么感觉?我害怕得几乎要崩溃,心底一遍遍叫你的名字,你又在哪里?我的孩子没了……你却和她有了孩子……我不甘心!”

“楚凌尘,我诅咒你这一世无儿无女,享永世寂寞!”

她癫狂地笑着笑着,泪流满面。泪珠划过伤口,那般痛,一直痛到心底最深处。

灰烬般的空洞眼底只余不灭的恨意!

回不去了……她对楚凌尘只有恨和怨,不会再有原谅!

男人的大手紧紧捏着,他再一次重重地给了她一记耳光。杜芊月倒在地上,整张脸高高肿着,血水顺着痛到麻木的嘴唇溢出。

柔弱躲在楚凌尘身后的杜思雨,浅浅地笑了起来,眸中流转快意。

“你恨我,我亦恨你!”

杜芊月迎上他暴怒的眼,虚弱含笑,“楚凌尘,将我千刀万剐吧!”

她只想要一个解脱!

《相思入骨君知否?》第十二章

“你想死?朕偏不允许你死!休想和那奸夫共赴黄泉!”楚凌尘狭长的眸底翻滚冷怒,吐出的话,更是如刀剜身,“朕要将你一辈子囚禁在这,永远折磨你!”

杜芊月垂首,咬紧牙关聆听他说得话,空洞的眸中唯有哀楚绝望。

她连死,都不能选择!

楚凌尘扣住杜芊月的下巴,逼她看着自己,“千刀万剐?不错!传令下去,明日午时先将顾亭之千刀万剐,再将他五马分尸!”

杜芊月静静地听着,这一次她没有再挣扎,再求饶。而是痴痴露出笑颜,这一瞬她的灵魂仿佛被撕碎,面前的人影声音全部离她远去……

亭之师兄,月儿欠你的,黄泉路上会还你。

黄泉路那么冷,那么黑,月儿会陪着你一起走。

楚凌尘将杜思雨抱在怀中,舍不得让怀着身孕的她多走一步。几个护卫被留下看管杜芊月,不许她逃离,更不许她寻死。

转身之际,被他护在怀里的杜思雨美眸闪烁得意,朱唇微启,她用唇形道:“姐姐,你真可怜!”

是呀,她真可怜,为了一个不爱他的男人,失去了亲族,师兄……还有肚子里的孩子。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更。

几个护卫在谈论顾亭之的死状,“真惨,他是第一个被五马分尸的,肠子都被拖出来了,血流得到处都是!”

“云家、顾家马上全部要被斩首。”

“一个活口都不留!”

“你们在说什么?”醒来的杜芊月声音发颤,脑海中一片空白。

他们一定是在她饭菜里放了东西,不然她不会睡得这样死!

她错过了最后求情的机会,师兄死了,被五马分尸,死得极惨。

杜芊月瘦弱的身子摇摇晃晃,像是忘了怎么呼吸,一颗心剧烈地跳动着。

她挣扎站起身子,不顾脚上镣铐撕扯的痛楚,用尽全力朝着宫殿外扑去,一遍遍尖利哭求:“让我离开,我要去见他……”

开口的刹那,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铁钉深入脚踝,似要将她的脚筋扯断,杜芊月跪倒在地上,发疯般击打着地砖,血与泪一同流淌。

她不肯停手,直到将手掌打得青紫红肿。

“你发什么疯?”护卫厌恶地看了她一眼,高大的身形挡在宫门前,“你身为贱奴岂有资格离开这里?乖乖地滚回去!”

透过凌乱肮脏的长发,杜芊月直勾勾地盯着他,猩红绝望的眼宛若厉鬼。脚踝渗出的血迹打湿了裙摆,她顾不得检查自己的伤势,用力拉住护卫的衣摆,“帮我解开脚镣,让我去看亭之师兄最后一眼……后位,楚凌尘我全部都给她!”

“我知道你们是雨贵妃的人……让我去看最后一眼,我把一切给她!”她竭力嘶吼,泣不成声。

将死之人,她什么也不留恋了!后位她给,楚凌尘她也不要!

她身为贱奴废后,离开冷宫只有死路一条。但是她必须去,只有去了才能帮师兄收尸,才能为杜家、顾家无辜的人求情。

永远的囚禁折磨,不如换个解脱,只求来生不要再相遇!

护卫们对看了一眼,很快有人去通知杜思雨,赶来的太监帮她打开脚上镣铐。

“我希望能干干净净上路,请雨贵妃能准许!”

她是亭之师兄最宠爱的小师妹,亭之师兄看见她这样狼狈伤痕累累,一定会伤心难受。

最终,她要了一件雕翎戎装,是初见楚凌尘时的装扮。

那时她离开天山,骑着白马赶回杜家,身上操练的戎装还未来得及换下。

杜家门前一树桃花耀眼,如火如霞。

他一身白衣站在桃花树下,仿若画中人,见她驾马而来,一瞬失神笑问:“你是谁?”

这一笑,一问,误了她一生。

《相思入骨君知否?》第十三章

“待我从边疆凯旋而归,定然娶你。芊月你只要等我!我绝不相负。”他折下一支桃花为她别在发间。

怎奈殿前劳燕飞,誓言终究成了戏言。

坐在铜镜前,杜芊月为自己绾发,曾经要为她绾一世青丝的人,早已不在,想到楚凌尘看她时的冰冷目光,杜芊月慢慢伏xiashen子,心如刀绞。

脸上的疤痕如盘踞的蜈蚣,哪怕是容颜尽毁,也难掩她天山弟子傲然风骨。

她忍着脚上的痛,一路挺拔腰肢走出,无人再拦她。

杜思雨领着宫婢等候,遇上她后,美眸中光影幽幽,启唇而笑:“想不到,一个顾亭之会对你这样重要……”

“这不是你想要的结果吗?”杜芊月微侧过身子,漆黑的眸底再没有一丝起伏,“皇后之位,楚凌尘,我肚中的孩子……还有我的这条命!你还想要从我这得到什么?”

杜思雨掩唇浅笑,靠近她的耳边,“我还想要杜家所有人的性命!就看你能不能阻止得了……”

戎装下笔直的脊背微不可见的一颤,杜芊月目光微沉,将盛装娇娆的杜思雨留在原地,她翻身上马不顾一切地朝刑场赶去。

白色的披风在风中划过凌厉的弧线。

阴沉血腥的刑场上,杜家、顾家几百口人跪在地上,只等时辰一到,斩首示众。

刑场空地中央盛开着大片血污,洒落的四肢躺在血色中,无人去管。

楚凌尘穿着一袭紫红色的龙袍,尊华威仪地坐在刑场前。浓墨般的寒眸扫视过刑场所有人。

刑场上无风,空气犹似凝沉。

在这片凝沉中,一声嘹亮马鸣声响起,将所有人目光吸引而去。

杜芊月穿着洁白戎装一步步缓缓走近。

楚凌尘的眼瞳一瞬收缩,急促失神地唤道:“杜芊月?”

她目光未转,直接走向刑场空地,将散落不全的尸首一块块捡起。

发黑的血污弄脏了她的衣襟,也浑然不觉。

她笑着流泪,“亭之师兄,月儿带你回家。”

“杜芊月谁允许你碰的!你给朕住手!”楚凌尘猛然站起身子,拳头狠狠敲着案几间。

刑场中央的女子恍若未闻,她仔细地寻找,要将顾亭之的每一块尸骨带回。

楚凌尘心中怒意沸腾,他拔出侍卫腰间的寒剑,提剑极快地朝着杜芊月走近。

“朕让你住手,你听不见吗?找死!”

她蹲在地上,目光是那样的专注,仿佛看不见他手中的剑,也感受不到他的愤怒。

帝王之怒,雷霆万钧。可是她不在意!

看着她视若珍宝地将那些碎裂的肢干抱在怀中,楚凌尘的怒意到达了极限,上挑的眼锋如刀寒戾。

剑光划过,一声利器入肉的闷响。

杜芊月一只手一颤,捡起的躯干又掉在了地上。

这一剑深深地刺穿了她的肩膀,剧痛传遍全身。血珠如一颗颗饱满的相思豆在她洁白的戎装前蔓延,盛放。

在他拔出剑后,杜芊月身子一晃差点摔倒,却咬牙凭着最后一点执念站直了身子。继续艰难地俯xiashen子,将属于顾亭之的碎骨捡起。

那些支离破碎的尸骸,仿佛比她的命还要重要!杜芊月的眼中再也映入不了其他东西。

嫉妒,愤怒在心底灼烧,她专注的模样,要将楚凌尘逼疯。

俊美的面容泛着寒意,他再次握紧手中的剑,“朕的命令你敢不听?朕要看看你为这奸夫能做到何种程度!”

她为顾亭之宁可忍受剑剜之痛,如果不是爱他,怎能做到如此!

恨意像是毒液在四肢百骸流淌腐蚀,楚凌尘双眼聚起暴戾的猩红。他嫉妒,他恨一个死人在杜芊月的心中占据这样重的地位。

他忍受的痛苦,也要杜芊月同样感受到!

手中冰冷的剑再次挥落,用尽楚凌尘全身的力气,将杜芊月另一只臂膀同样刺穿。

伤痕累累的身子经不住这样的折磨,杜芊月纤弱的身子跌倒在地,两只手再也抬不起来,孤零零地垂在身旁。泪水混着汗珠从面颊滴落,洁白的戎装被血染红,一朵朵绝望地盛放在她的胸前。

看着近在咫尺的残肢,她却再也无法抬手去捡,“师兄,是月儿的错!月儿害了你,却不能带你回家……”

楚凌尘蹙眉地看着杜芊月泪流满面的模样,她胸前淋漓的血迹,如带血的匕首刺入他的眼底。那些刺在她身上的剑,更像是刺在他的心上。

“为什么还要让我活着?”

她发疯一样地嘶吼质问,如扑火的蝶不顾一切地扑上他手中青锋染血的剑。

在杜芊月扑来的刹那,他手指猛地捏紧,剑锋入鞘,只差一毫就会割破她的喉咙。

她颓然跪在楚凌尘的脚边,清眸中所有光芒泯灭,如一具行尸走肉。手臂间涌出的血浸透了半边身子,她脸色发白,因痛楚而颤栗,“让我死吧!楚凌尘我后悔了,后悔当初会爱上你!”

绝望癫狂的目光触及他冷峻无双的容颜。

楚凌尘唇边勾起残酷冷笑,他伸出修长的指尖挑起杜芊月的下巴,“朕怎么舍得让你死?朕要让你和那奸夫生死相隔!朕还要将你囚禁在冷宫中,日夜折磨你!你摔碎了明月石,害了雨儿和她的孩子,朕让你用一生来偿还!”

一生!她哪还有一生那样漫长的时光?

浑身剧痛在游走,似有无数把尖刀在绞割她的筋脉。

楚凌尘不肯杀她,她也活不了了……

杜芊月抬着面容,注视着他俊美出尘的面容还有这双冷沉愠怒的眼眸。

最后一眼,一念。没有温度的泪漫过眼眶。

雨儿……他的心中只装着杜思雨。

她嘶哑艰涩地问:“楚凌尘你可曾爱过我?”

她的问话换来的是他冰冷讽刺的笑声,“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也配提‘爱’这个字?再让朕听见一次,朕就剐你一回!”

冰冷的剑锋贴上杜芊月脖颈间的肌肤。

睫羽轻轻颤抖,像再也不会振翅的蝶翼垂落。

她感觉好冷好累,再也找到留恋人世的理由,寒意从脖子间横着的剑锋传遍四肢。

她的爱,她的付出……在他眼中也只是“水性杨花的女人”。

杜芊月你真是活该!

垂下的眸扫过自己平坦的小腹,她为了楚凌尘付出了一切,却连自己的亲生骨肉也留不住。

虚脱的身子一点点滑落,她从楚凌尘的指尖跌落下身子,戎装间铺满的青丝,一寸寸从发梢起化为白雪。

蛊毒侵入心脏,腥黑的血从喉咙中呕出。痛到极致反而是解脱。

“楚凌尘,我恨你!生生世世我都不要再与你相见!永不会原谅……”

身子倒入尘埃,洁白的衣袖划过最后一道弧线。

“杜芊月!”年轻冷肃的君王眼中涌起慌乱害怕,在她倒下的刹那,他拉住她渐渐失去温度的手腕紧紧抱入怀中,“你怎么了?你在骗我,在演戏是不是?你快点给我醒来!”

刑场上鸦雀无声,所有人静默疑惑地看着这一幕,看着君王跪倒在地,将女子紧固在怀中一遍遍声嘶力竭地呼唤她的名字。

可她闭着眼睛,苍白干裂的唇角残留乌黑的毒血。

“杜芊月……你醒来!”他凄然的咆哮,颤抖的尾音在苍青色的天幕下回荡,再也得不到回应。

《相思入骨君知否?》第十五章

楚凌尘跪在地上,厉声对着身旁的宫人吼道:“快去给朕找太医,快去,要是耽误一点,朕就要了你们的狗命!”

本来跪了一地的太监宫女们全都慌慌张张起身往太医院跑去,生怕留在这里被盛怒中的君王转移了怒火。

楚凌尘回过头,缓缓擦拭着杜芊月满是血迹的唇角,动作里竟是满溢的柔情。将血迹全都拭净之后,他一边抚摸着杜芊月的脸庞一边轻声说道:“月儿,你要是死了,不止整个杜家会为你陪葬,你的顾师兄连尸体也会保不住,朕,会给他挫骨扬灰,让他做个无法投胎转世的孤魂野鬼。”

君王的眼神里,满是凛冽的杀意,赤红的双目似是已经被鲜血所包裹。

杜芊月,你是朕的,朕不许你死,你就不能死。

就算你背叛朕又如何,你喜欢那个顾亭之又如何,只要朕还活着,你就永远是朕的女人。

朕一定会让你醒过来,你别想离开朕。

他抱紧了怀中的人,这才感觉得到她到底有多么瘦弱,浑身的骨头硌得他有些发疼。楚凌尘惊了一瞬,回想这些日子她所受的折磨,心脏疼得无以复加。

太医呢?太医怎么还不来?他的月儿这么虚弱,不好好调理一下怎么能行?

“太医,太医,人呢,人都去哪里了!”楚凌尘突然有点慌乱,没有人来,没有人来,那他的月儿怎么办,谁来救她?如果月儿醒不过来了,那要怎么办?他要怎么办?月儿,你快醒醒,楚凌尘开始摇晃杜芊月的身体,月儿,你怎么还不醒,快点醒过来。

不要离开朕,就算,就算你喜欢别的人,可是我爱你啊。

他不能坐以待毙,楚凌尘抱起杜芊月的身体,快步向着皇宫跑去,他要他的月儿醒过来。

月儿,等着我。

楚凌尘脚步飞快,终于在半路遇上了气喘吁吁的老太医,他马上放下杜芊月让太医诊治。太医想去探一探鼻息,却被楚凌尘半路截住:“你做什么,还不快些把脉!”

太医吓了一跳,只得取了丝帕把脉,只是片刻时间,太医慌乱地跪伏在地上:“皇上恕罪,这……娘娘已经……已经……没有脉象了。”太医瑟瑟发抖,不敢再去触君王的逆鳞。

楚凌尘如遭雷击,整个人怔在原地,好半天才回神,看向太医:“你,说什么?你再给朕说一次!”

太医已经吓得快要昏过去,自然无法回应。

楚凌尘眼睛充血,恨恨地瞪着太医,目光似乎可以杀人。

怎么可能,他的月儿,他的月儿,不会就这样离开他的。

他伸手到杜芊月的鼻下,良久,没有感受到她的呼吸,这才意识到,她真的不在了。

可是,为什么?

自己是万人之上的帝王,为什么留不住一个女人的爱情?

失去了她的爱情,现在,连她的性命都留不住。

怎么会有他这样窝囊的皇帝?

他情愿不要这个帝王之位,能不能换回他心爱的女人?

芊月,我的月儿,求你醒来。

花幽山月的《相思入骨君知否?》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相思入骨君知否?》就可以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