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完结-免费穿越重生小说推荐-重生小说排行榜-鲨鱼小说阅读网

  • 首页 > 一城海棠春不度

林海棠度一城的小说是《一城海棠春不度》by(晋南笑滚滚)

来源:ysg|小说:一城海棠春不度|时间:2020-02-10 23:54:29|作者:晋南笑滚滚

已完结小说《一城海棠春不度》(林海棠度一城)是大大晋南笑滚滚所写的都市言情小说,故事精彩感人,故事里主要讲了:度一城不让人提起那个他厌恶了十多年的女人——林海棠;而林海棠也不让人提起那个她曾经爱了六年的男人——度一城。不同的是,度一城不让人提起,是因为相思成疾,病入膏肓,不可触碰;而林海棠不让人提起,却是想彻底忘记,不再联系,重新开始。“我在记忆里种满一城海棠花,等海棠花开,等你归来。”——度一城

一城海棠春不度林海棠度一城

一城海棠春不度全文免费阅读

《一城海棠春不度》第七章

“骗到我很有成就感是吗?”度一城强压着心底的愤怒瞪着蹲在地上的林海棠。

亏他心底还对这个孩子有着几分期待,结果呢?自己还真是可笑,竟然会相信林海棠对自己的爱。

“不可能的,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

林海棠颤抖着捡起地上的亲子鉴定报告,翻过一页又一页,最后,定格在那张盖着“确认无血缘关系”红色印章的纸上。

“我们度家真是家门不幸!怎么娶了你这么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一城,和她离婚!”度母看着失神落魄的林海棠,眼底的厌恶更甚。

度一城没有说话,他拖着林海棠走出病房。一路上林海棠都浑浑噩噩,直到走到流产科门口,她才回过神来。

“不要,度一城,我求求你!留下孩子……”林海棠扶着墙角,因为太过用力,手上原本已经愈合的重新裂开。血迹沾染在雪白的墙上,度一城见了却只觉得恶心。

“那你是迫不及待要和我离婚了?好和木游春去双宿双飞?”

一想到林海棠肚子里的孩子是木游春的,度一城就烦躁的恨不得杀人,他抓着林海棠的手愈发用力,哪怕看见林海棠手腕上泛着红色,也没有轻一份力道。

“我不离婚!孩子是你的!”

林海棠的声音带着哭腔,可度一城听了却只觉得更加恼火。这个女人,事实都摆在了眼前,竟然还敢在自己面前装委屈、博同情,自己以前怎么不知道她竟然还有这么好的演技。

两人的争执已经惹了一群人围观,度一城不想再和林海棠纠缠,他突然间松了手。

“啊!”刚刚还在掰着度一城手、身体不住后缩的林海棠,一下子重心不稳往地下倒去。

度一城下意识想伸手,可他还没来得及动作,木游春已经从人群中挤出来从后面扶住了林海棠。

木游春手上传来衣物的潮湿,他看着林海棠微微隆起的腹部和右手腕上一圈淡红,瞬间火冒三丈。

“度一城!你……”

“阿春!”意识到木游春的怒意,林海棠连忙拉住了他的衣袖,出言制止。

木游春低头看着林海棠小心翼翼的动作,心底怒意更甚。

“怎么?你现在为了他,连我的手也不敢拉了?”木游春说着,牵起林海棠的手拨开人群就往外走。

从木游春出现,度一城就感觉心里有一头野兽在咆哮!他看着木游春的右手扶在林海棠腰上,看着木游春的视线落在林海棠的手腕,看着木游春的衣袖被林海棠拉住,现在又看着木游春要带她走!

再也按耐不住了,度一城的拳头狠狠的朝木游春的背上砸去。木游春毫无防备,被度一城打的一个踉跄,差点把林海棠也拉倒在地上。

“海棠,你没事吧?”木游春站稳没有理会背后上火辣辣的疼,先问林海棠有没有事情。

虽然林海棠摇了摇头,但木游春还是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当看见林海棠左手上的小伤口时,皱着眉头从口袋里拿出创口贴贴了上去。

 

《一城海棠春不度》第八章

这亲昵的一幕落到度一城眼里,让他愈发愤怒。

度一城一把将林海棠拉到身后,然后又对着木游春招呼过去。

可这次木游春早有防备,他轻易的挡下度一城毫无章法的攻击,抬脚就要踢到度一城的小腹上。

“阿春,不要!”林海棠不知哪来的力气,硬生生的把度一城往后拽了两步,挡在他身前。

木游春看着突然闪过来的林海棠一愣,赶忙扶着旁边的一个人收住动作。

“阿春,我代一城向你道歉,对不起!我们之间的事求你不要再插手了,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林海棠说着,微微弯下了腰。

“林海棠!为了他,你值得吗?度一城他的心根本就是块捂不热的石头!”

林海棠没有说话,而是转过身握住了度一城的手,不管度一城如何别扭的想挣脱,她都用尽全身的力气按了下来。

“好!希望你不要后悔!”木游春说完,威慑性的瞪了度一城一眼离开了。

没有理会木游春的目光,度一城盯着林海棠拉着自己的手神色复杂,刚才林海棠牵住他的手时,度一城虽然表面挣扎,心里却莫名的安定下来。

“一城,我真的没有骗你,鉴定结果……一定是哪里出错了!一城你信我,孩子是你的!等孩子生下来,我们再做一次亲子鉴定,好吗?”林海棠摇着度一城的手央求。

“从现在起,不许再和木游春见一面!”

度一城说完,拉起林海棠的左手,把刚才木游春贴上去的创口贴扯掉。他的东西,从来由不得别人碰半分。

听到度一城的话,林海棠愣了一瞬,随即点头应下。

度一城把林海棠单独安置在另一间病房里,然后去看母亲。度母见度一城一人回来便问道:“林海棠那个贱人呢?”

“流产后晕了过去,怕您见了她心烦,就把她送到别处了。”度一城说着早就想好的话,然后拿起一个香蕉给度母剥着。

“就她矜贵,人家吕糖欣流产后不照样过来陪着我!我看你还是趁早和她离婚,把糖欣娶进门来,早点给我添个孙子是正事!”

度母正说着,吕糖欣就从门口走了进来,她是特意来看林海棠笑话的,却没想到没在病房里看到林海棠的身影。

“妈,您身体怎么样?海棠姐呢?”

“问她做什么,妈有你一个就够了!”度母说着拉过吕糖欣的手。

吕糖欣笑着,眼尖的瞟到了扔在垃圾篓里的亲子鉴定报告说道:“妈,我这不是关心咱们度家的子嗣吗?”

度一城听着吕糖欣的话眉头一皱:“妈,我突然想起公司还有事,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按时吃药。”

度一城走后,吕糖欣和度母打听出林海棠被安置在其他病房,寒暄了几句后,便出去找林海棠。

“303。”吕糖欣念着刚才的问出的病房号寻找,可她还没走到门口,就透过窗户看见林海棠站在床边倒水,腹部微挺。

 

《一城海棠春不度》第九章

好啊,这就是说的流产了?

呵!为了陷害林海棠自己连孩子都赔上了,现在她竟然在病房里过得这么悠然自得!感情除了自己,别人都没事!

吕糖欣毒蛇一般的盯着林海棠的肚子,指甲陷在手心都浑然不觉。良久,直到有护士来问她,吕糖欣才勾起一抹笑容说没事,转身离开时高跟鞋踩得登登作响。

又是三个月,林海棠依然没有出现在度母身边,度母也懒得想她。正好,没了林海棠也没有人逼着她吃药了,度母还乐得自在。

“妈,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吕糖欣说着,手上举着五香牛肉走了进来。

“哟,还是我们家糖欣孝顺!以前林海棠成天给我吃的都是些什么玩意!算了,不提她晦气!”度母盯着吕糖欣手上的牛肉,眼神发光,不自觉咽了一口口水。

“妈,您爱吃,以后我多给您带就是了!”吕糖欣把度母哄得合不拢嘴。

连着一星期,度母每天至少一顿肉,再加上她还时常背着护士把药偷偷扔掉,很快度母的血压又升高了。可她还是不知节制,一天晚上,度母正啃着吕糖欣送来的猪蹄,突然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度一城赶来的时候,度母还在手术室里没出来。等昏迷的度母被推出来,度一城连忙和医生问道:“怎么会突发脑溢血?以前不一直都控制的好好的吗?”

“杜先生,您母亲的高血压一直非常严重您是知道的,可她晕过去的时候还在啃猪蹄!我知道您生意忙,但要是在发生这样的事情,谁也不能保证每次都能把人从生死线上拉回来!您还是自己多注意吧。”

医生的话鼓点一般砸在度一城心上,令他久久不能平静。

病房里,吕糖欣坐在度母病床前假惺惺的哭着,度一城进来还没开口,吕糖欣马上开口解释:“一城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知道妈不能吃肉!我是见妈喜欢吃,才……”吕糖欣说着泣不成声。

度一城看着吕糖欣眸中闪着冷光:“滚出去!”

“一城哥……”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度一城语气冰冷的仿佛能把整个病房冻结。

吕糖欣装作吓到的样子缓步走出病房,心里更加确定,只要让林海棠害死度母,度一城就一定不会放过她。

度一城在病房里守了一整夜,第二天一早又双眼通红的去公司上班。吕糖欣看到度一城离开,便去找林海棠。

一踏进林海棠的病房里,吕糖欣便哭的梨花带雨,拉着林海棠的双手就往下跪:“姐姐!我错了!”

吕糖欣这一声“姐姐”,立马勾起了林海棠从前的回忆,林海棠心一软,完全忘记了吕糖欣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她叫着吕糖欣从前的名字把她扶起来:“海葵,怎么了?你别急,慢慢说,万事有姐姐在。”

“我错了,我不该给一城哥的母亲吃肉的,一城哥的母亲她……她突发脑溢血到现在都没醒!”

林海棠听完吕糖欣的话,心里立马慌了。她知道,度母就是度一城的命!可是她却没有想到,如果度母真的有那么危险,吕糖欣又怎么会好生生的站在这。

 

《一城海棠春不度》第十章

见林海棠慌乱的神情,吕糖欣心底暗自高兴,但面上却愈发担忧:“姐姐,你快去看看吧!以后还是你来照顾一城哥的母亲吧!”

吕糖欣说完,便搀扶着大肚子的林海棠往度母的病房走。两人来到病房后,林海棠看着心电监护仪上忽高忽低的血压数值更加担忧,她实在不敢想象万一度母不在了,度一城该有多么的难过。

因为曾经度母出车祸住院时,林海棠眼睁睁看着度一城,整整三天不眠不休的在医院守着,她实在不愿意再看到度一城那副模样。

林海棠照扶着腰照看了度母一整天,等度一城忙完赶过来的时候,就看见林海棠趴在自己母亲床边睡着了。度一城本想叫醒林海棠,可一旁的吕糖欣却站起来和他说:“一城哥,海棠姐已经累了一整天了,让她睡会吧。”

半夜里,林海棠醒来了,她看着自己身上的薄毯,和在另一旁用手支着脑袋的死睁着眼睛的度一城,嗓音有些沙哑:“一城,你去睡会吧,妈有我看着。”

度一城没有说话,可眼睛已经闭上了。林海棠把自己身上的毯子盖到了度一城身上。

三天过去了,度母还是没有醒来。

这天一早,度一城处理完手头的事就往医院赶来,可他刚到走廊里就看见自己的母亲被人急匆匆的推出来,送进了手术室里,林海棠一手扶腰一手扶墙在后面跟着,周围的护士看着她议论纷纷。

“你说还真是人心隔肚皮,还怀着孩子也不知道积点阴德!就算她婆婆平时苛待她,也不能……”

“就是就是,平时看着一副温顺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着多孝顺呢。没想到竟然把老太太氧气管的插销给拔了,一点声都没有。”

“哎,说不定是早就受够了气,一直忍着呢……”

这些话钻进度一城耳朵里,他一瞬间失去了理智。度一城大步跑着追上林海棠质问:“她们说的是真的吗?”

刚刚那些护士的话,林海棠自然也是听见了的,听得一清二楚,却不知如何辩解,因为刚才的情形,她的解释连自己都无法相信。

尽管如此,林海棠还是对度一城抱着侥幸,希望他可以相信自己的话:“一城你听我解释,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刚睁开眼……”

林海棠还没有说完,她的话就被从手术室里出来的医生打断了:“度先生,节哀。我们已经尽力了,你母亲刚送进手术室,就没有呼吸了。”

医生说着,若有似无的往林海棠身上瞟了一眼,后面的护士缓缓地推着度母的尸体走出来。

“妈”度一城声音嘶哑,他不敢相信白布下面蒙着的人,真的是他的母亲。可当他颤抖着手一点一点揭开白布,看着那熟悉的面容时,双腿一抖就跪了下来。

度一城又低低的叫了一声,双手拉着度母尸体的手,手心传来的温度令他绝望;终是再也忍不住,他大喊着扑到病床上恸哭。

那声音就像被遗弃的孩童般,听的众人悲戚。医生在度一城的肩膀安抚的拍了拍,却没有任何效果。

晋南笑滚滚的《一城海棠春不度》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一城海棠春不度》就可以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