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完结-免费穿越重生小说推荐-重生小说排行榜-鲨鱼小说阅读网

  • 首页 > 一生有你何其欢喜

钟意琳杜瑾煜的小说是《一生有你何其欢喜》by(晋南笑滚滚)

来源:ysg|小说:一生有你何其欢喜|时间:2020-02-11 00:11:46|作者:晋南笑滚滚

已完结小说《一生有你何其欢喜》(钟意琳杜瑾煜)是大大晋南笑滚滚所写的都市言情小说,故事精彩感人,故事里主要讲了:一场地震,钟意琳喜欢了一整个青春时期的人,成了闺蜜的男朋友。一次意外,钟意琳成了害死杜瑾煜未婚妻的间接杀手。一纸婚约五百万,她被养父母卖给了那个对自己恨之入骨的男人。百般赎罪心泣血,她卑微如尘、日夜赎罪,换不回丝毫怜悯温情。终于,在给杜瑾煜做完最后一件事,她消失在了深冬的海里,这人间太冷再无任何留恋。

一生有你何其欢喜钟意琳杜瑾煜

一生有你何其欢喜全文免费阅读

《一生有你何其欢喜》第七章

天微微亮的时候,腹部传来的阵阵绞痛,让钟意琳原本就没有多少血色的小脸变得更加惨白。

顾不得浑身的狼藉,她动作缓慢的穿好衣服,然后独自一人打车去了医院。

检查过后,钟意琳低头看着手上的孕检报告放下心来。

但年近四十的女医生却一脸严肃的训斥着钟意琳:“怀孕,忌烟酒、吃药、房事!你要是不想要这个孩子,出门右转上二楼第一间就是流产室,别白瞎的折腾孩子。”

钟意琳一脸尴尬不知道怎么接,女医生把药单甩给她:“拿了药记得按时按量服用。”

钟意琳接过药单连连点头,然后扶着墙去药房拿药。拿完药,钟意琳便打算回家,可她刚转身就遇到了一身白大褂的方宁廖。

方宁廖带着金丝边眼镜,胸前挂着听诊器,怀里抱着一个病历夹。他看到钟意琳没有丝毫血色的嘴唇和泛着血丝的眼睛关切的问道:“钟意琳,你怎么了?”

钟意琳见是熟人,勉强勾起嘴角笑了笑,然后微微摇头。方宁廖看到钟意琳怀里的药,立马知道她是怀孕了。

看着精神恍惚的钟意琳犹豫着,方宁廖最后还是没忍住开口问道:“孩子是杜瑾煜的?”

钟意琳点点头。

方宁廖脸上是遮不住的惊讶,他拿着病历夹的手微不可察的用力。原来,传闻竟然是真的。

看着方宁廖脸上的神情由关切变得怪异,钟意琳苦笑出声。

“现在,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不知廉耻?”钟意琳沙哑的声音不轻不重的落在方宁廖心里,令他的心情很是微妙。

没等方宁廖回答,钟意琳已经消失在了他面前。方宁廖看着刚才钟意琳站着的地方,久久不能回神。

钟意琳刚从医院出来,抬头,便看见了来拿舒群瑶死亡报告书的杜瑾煜。她下意识就想躲,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钟意琳把手里装着药和孕检报告的袋子往身后藏去,可她瘦弱的身体又能藏得住什么,更何况杜瑾煜早已眼尖的瞟见了药瓶上的名字。

杜瑾煜冷笑着,一把夺过袋子,拿出里面折叠的孕检报告,看到检查结果后,他的面容愈发阴鸷。

“呵!现在你心里一定很得意吧?这个贱种倒真是和你一般,命硬得很!”

钟意琳没有说话,她心里明白,这孩子的出现从根本上就是个错误。可孩子是没有罪过的,作为母亲,她还是希望孩子能平安出世,尽管,杜瑾煜不可能会喜欢他。

杜瑾煜看着钟意琳沉默的样子,更加认为她此刻正在心里偷着乐。

他猛地拖着钟意琳下了门口的台阶,把那些安胎药和孕检报告直接扔到了垃圾桶。钟意琳挣扎着想去捡,却被杜瑾煜摔进了车里。

 

《一生有你何其欢喜》第八章

回家后,钟意琳又被杜瑾煜带到灵堂里给舒群瑶跪着赎罪。

杜瑾煜站在灵堂门口,让人把私人医生钱奋找来。五分钟后,钱奋提着一个小医药箱出现在杜瑾煜面前。

杜瑾煜皱着眉头开口:“有没有什么药能弄掉钟意琳的孩子?最好让她永远都无法生育!”

自己心爱的舒群瑶在自己面前死的那么惨,钟意琳她这个间接的杀人凶手,竟然还想着要天伦之乐!绝对不可能!

杜瑾煜不会让钟意琳死,他要让钟意琳生不如死!他要让钟意琳每天都被痛苦和绝望折磨,但就算这样,也赎不清她对舒群瑶犯下的罪孽。

“有是有,国外有一种药吃了以后,不仅能够堕胎,还能导致不孕;但是,这种药的副作用还尚不明确,还是要小心使用才好。”

钱奋说着,扶了扶鼻梁上没有镜片的黑框眼镜,然后在医药箱里找了好大一会,掏出一个黑色的雕花小木盒,递给杜瑾煜后离开了。

杜瑾煜打开盒子看着里面雪白的药丸正思考着,“哐当”一声重响传进他的耳中。来不及细想,杜瑾煜收起盒子放进口袋往灵堂内走去。

而此刻,灵堂内。

负责看守钟意琳罚跪的女佣站在一旁打着瞌睡,而负责打扫的女佣看着那瞌睡的女佣心生烦躁。一个没看见,就失手把舒群瑶的遗照打落。

相框碰倒烛台的声音惊醒了打着瞌睡的女佣,也让一直低头跪着的钟意琳抬起头来。舒群瑶的相框马上要跌落在地,而那手上还拿着鸡毛掸子的女佣吓得站在一边不知所措。

钟意琳顾不得腿上的酸软,立马站起来跑过去接着,她悬着的一颗心,在双手触碰到相框微微落定。

落道地上的烛台里的油撒了满地,相框上也溅到了些。那断了芯的火光挣扎了一会,最后还是熄灭了。

这时,杜瑾煜从外面走进门来,他看着钟意琳手中拿着舒群瑶的遗照脸上阴晴不定。

“你在干什么?”杜瑾煜的声音冷得像眼镜蛇吐出的信子般让人胆寒。

钟意琳刚想开口,那打扫的女佣回过神来抢先对杜瑾煜说道:

“少爷,钟家小姐的心肠恶毒!她不愿天天在这跪拜舒小姐,便要把舒小姐的遗像拿走扔掉。我和菲菲怎么劝她都不听,出手阻拦时,钟家小姐还故意打翻了烛台威慑我们!”

钟意琳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女佣污蔑自己,她看向杜瑾煜想解释,可杜瑾煜却直接问道看守她的女佣:

“菲菲,是这样吗?”

菲菲刚才在打瞌睡,根本什么都没看到。可她怎么也不能这么说,人都是看着眼色生活的卑劣物种。

菲菲看了一眼那打扫的女佣,那女佣的眼神中有威胁亦有祈求。

“是的,少爷,这一切都是钟小姐干的。我没有看好她,还请少爷责罚我!”菲菲说着跪下来,那打扫的女佣也附和着请罚跪下。

两个女佣低着头,用眼神交流后,那打扫的女佣眼底的泛起一抹旁人看不见的得意之色。

杜瑾煜晦暗不明的脸瞬间变得阴鸷,他从钟意琳的手中抢过舒群瑶的遗照,然后一把讲钟意琳推到一边,怒吼道:“滚出去!以后你就在跪在外面!”

钟意琳刚想开口解释,那跪在地上女佣又开口道:“钟小姐,你还想狡辩什么?刚才的事我和菲菲都看到了,难不成我们还能青天白日的污蔑你不成?”

 

《一生有你何其欢喜》第九章

钟意琳瘫坐在地上,略有不甘的看着杜瑾煜,手指扣着地面,微张的嘴唇最终还是闭上了。

杜瑾煜看着手里舒群瑶笑的如花般灿烂的灰白照片,心口上的血汩汩流出,只一瞬间又被烧的旺盛的怒火烤干。

他把遗照重新擦拭干净,郑重的放在桌子上。然后弯下腰亲手把烛台捡起来,换上新的。

收拾好后,杜瑾煜摸了摸口袋里药盒上的花纹,然后走到钟意琳身前,笑着朝她伸出手,仿佛刚才大发雷霆的人不是他一般。

钟意琳暗下去的眼眸中,重新燃起了一丝希望:“杜瑾煜,你听我解释……”

“嘘,什么都不用说,我相信你。群瑶已经死了,你是她最好的朋友,我不该如此对你的。之前的事是我太伤心昏了头,还希望你不要怪我才好。”

杜瑾煜的话,听的两个女佣瑟瑟发抖。

钟意琳一愣,疑惑地开口:“你……”

但此刻杜瑾煜却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臂,将她从地上拉起来。

他看向舒群瑶重新摆正的遗照,说:“我知道,这一切都只是意外。”

钟意琳鼻子一酸,此时此刻的杜瑾煜太过温柔,温柔到连他为什么突然之间转变-tai度,她都忽略不计了。

在她心中,一直渴望着杜瑾煜能够原谅她,现在这一刻,终于来了。

杜瑾煜带她离开,谁也没有看到,他那漆黑的眼中一闪而过的厌恶。

晚上,杜瑾煜端着一碗花白的鱼片粥来到钟意琳面前:“这鱼粥温度刚好,你怀着孩子,要多补充营养。”

杜瑾煜说着,舀了一勺粥送到钟意琳嘴边。一勺花白的米里混着同样花白细腻的鱼肉,入口鲜香爽滑,温度也是正好。

“来,多吃点。”杜瑾煜关切的说着,又是一勺送到嘴边。

自从上午杜瑾煜带着钟意琳出了了灵堂,一整日,对她照顾的无微不至。甚至连现下送到钟意琳嘴边的鱼片粥,都是他花了整整两个时辰亲手熬的。

钟意琳受宠若惊,很快,一整碗鱼片粥见了底。而杜瑾煜手下不稳,那盛粥的瓷碗立即碎地,变得破烂不堪,杜瑾煜的脸上也重新变得阴鸷。

地上狼藉一片,钟意琳望着杜瑾煜刚才拿碗手关切问道:“瑾煜,你没事吧?”

杜瑾煜冷笑一声,看着钟意琳眼中的担忧讽刺道:“我没事吧?我当然没事!有事的是你!”

“瑾煜,你在说什么?”

钟意琳疑惑不已,她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还如沐春风的杜瑾煜,现在仅仅因为摔碎了瓷碗,就变得一脸狠厉。

杜瑾煜站起来,看着钟意琳的眼眸丝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恨意。

“呵!你还真是一朵盛世白莲!害死了我心爱的女人,竟然还奢望着我对你会有所垂怜。我怎么可能会和一个杀人凶手在一起?看来你是忘记了,之前我是怎么恨你入骨的。”

杜瑾煜的话,让钟意琳眼里刚刚存在过的期望,瞬间全部破碎。伴随着心底不可抑制的寒冷,钟意琳感觉小腹突然有一种骨血剥离的痛,这绞痛从一处瞬间蔓延到四肢百骸,一阵一阵的,令她喘气都喘不过来。

钟意琳的头上渗出细密的汗水,小脸煞白,她双手捂着肚子,感觉身下有温热黏腻的液体浸湿床单,她想质问杜瑾煜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可是,她没有这个力气,更没有这个资格!杜瑾煜该恨她的,发生了这种事,她怎么还能如此卑劣的去奢求杜瑾煜的温暖呢?

 

《一生有你何其欢喜》第十章

终是这疼痛侵入了骨髓,钟意琳痛苦出声,可杜瑾煜听了却十分受用。

似是觉得她还不够疼,杜瑾煜在钟意琳耳边轻声慢语,语调温柔的和喂她喝粥时一模一样:

“这就疼了?受不了了?群瑶她被车撞飞时,肯定比你疼多了。她可是一声都没喊呢。”

冷。杜瑾煜温暖如春的语调,说出的话却如冬日寒冰一般,让钟意琳的心如同沉进了深不可见的枯井。

而杜瑾煜,一想到舒群瑶就在自己眼前不到两米的地方坠落毙命,他就恨不得扒钟意琳的皮抽钟意琳的骨。

钟意琳痛苦蜷缩着,她头上渗出的汗已经将她一圈的鬓角全部浸湿,可杜瑾煜都只是冷眼旁观着。

直到钟意琳疼昏了过去,杜瑾煜才叫人把她送到医院,做了流产手术。

钟意琳再次睁眼,又是在一片白色的医院。她感觉四肢乏力,仿佛从鬼门关走了一遭。护工端着一碗暗红色的粥送来:“钟小姐,这是猪肝粥,您刚小产,吃这个补血最好不过。”

钟意琳看着那粥渗人的颜色和它发出的腥气,眉头紧皱。

那护工见钟意琳一脸的不情愿,有慌忙补了句:“下午还要挂水的,现在不吃,待会身体要难受的厉害了。”

钟意琳闻言,皱着眉头闭眼灌了进去,一整碗猪肝粥下肚,嘴里残留的腥味让她想吐。

下午,钟意琳挂吊瓶的时候,杜瑾煜来了。

杜瑾煜看着钟意琳凌乱的发丝和泛白的嘴唇,笑的一脸四季如春:“早上的粥味道如何?”

钟意琳垂着眸子没有说话,冰凉的药水顺着针管往她身子里流着。

见钟意琳沉默,杜瑾煜也不恼,反而继续笑着说:“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亲口咽下味道想来也是十分鲜美的。”

钟意琳的眼瞳瞬间缩紧,她“呕”一声,把早上吃的那碗“猪肝粥”吐了出来。

钟意琳趴在病床边,眼角泛着泪花她已经吐了许多,可还是拼命地想从胃里在扣出点东西来,直到她实在什么也吐不出,才微弱的呼吸着靠在了病床上。

胃酸的臭味和清冷的消毒水味混合在一起,杜瑾煜看着病床上更加虚弱的钟意琳冷笑。

“我从很早很早之前就知道你喜欢我,可我对你没有任何感觉,我自始至终爱的就只有舒群瑶一人。但是我没想到你的心肠竟然如此狠毒!瑶瑶她对你甚至比对我还好,可你都做了些什么?”

杜瑾煜竭尽全力的挖苦着钟意琳,看着钟意琳表情痛苦的双手搅着床单,他走上前去,一点一点的,从钟意琳指节泛白手中扯出床单说道:“所以,这一切都是你罪有应得!是你自作自受!是你活该!”

钟意琳看着眼前这个眼神中盛满悲愤的男人,看着这个自己偷偷爱了那么久的男人。现在,他对她就如同阎王爷对着犯下重罪的小鬼。可是,明明她也是受害者啊!

钟意琳心里难过到了极点,这股悲伤像洪水猛兽,疯狂的撕咬着她,疼的要把她逼疯。再受不了杜瑾煜那怨恨的目光,钟意琳颤抖着支撑起身体,没说一句话,“嘭”的一声一头撞到身后的墙上,晕了过去。

杜瑾煜冷漠的看着雪白的墙上印下的鲜红血迹,就像冬日里铮铮傲骨的红梅。可惜,白莲花是没有傲骨的。

“弄醒她。”杜瑾煜对着医生命令道。

晋南笑滚滚的《一生有你何其欢喜》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一生有你何其欢喜》就可以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