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南栀的小说是《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by(苏南栀)

苏南栀的小说是《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by(苏南栀)

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

时间: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作者:苏南栀

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苏南栀小说

已完结小说《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苏南栀)是大大苏南栀所写的总裁豪门小说,故事精彩感人,故事里主要讲了:苏南栀用三年深情,却换不来季寒轩的一丝温情。“季寒轩,放了我,或者杀了我。”“苏南栀,你想解脱,根本不可能!”一场大火,她怀着他的孩子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线。他装作毫不在意,却无法忽视午夜梦回时刻,那痛入骨髓的思念。四年后,再次相见。“苏南栀,有本事你别回来!”“季先生,请自重,我们并不熟。”“不熟?”季寒轩冷笑一声,贴身而上,“既然如此,那在下不介意和苏小姐,再熟悉一下!”...

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全文免费阅读

《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第七章

这个人突然的举动,让她不由得一阵恶心,本能的想走开。却被一把抓住手腕,钳制得死死的。

她顿时有些恼怒,眼神看向季寒轩,而他却没有任何表情,苏南栀心中一痛。

下一秒,季寒轩走上前,南栀心中微微一惊,他会帮自己吗?

季寒轩扫了一眼林总搭在苏南栀身上的手,冷声道:“林总,她是家里的佣人,无需介绍。”

苏南栀瞬间怔愣在原地,佣人,呵呵,他的羞辱真是越来越有水准了。

林总闻言目光又火热了几分,既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人,那他想要的话,这姓季的还不得乖乖送到自己床上去。思到这里,他脸上笑意更深重了些,“不愧是季总,家里的佣人都这么出挑。”

季寒轩凝视着她,淡淡说道:“我不养废物。”一句话似乎意有所指。

季寒轩的话像是一盆冷水浇在她的头顶,她只感觉寒意刺骨。

“你要的东西已经送到,季先生,家里还有事,我就先走了。”她迎合他,语气里带着些自嘲。

本来她是想趁着这个机会跟季寒轩好好谈谈,他怎样才可以借钱帮她,现在看来,她根本就是在痴心妄想。

挣脱了林总,不顾季寒轩阴冷的脸,转身迈了出去。

医院。

苏南栀一路失魂落魄,来到了医院。

她整理好心情,走到长廊的尽头的病房,推开门。

眼前的病房里空无一人,东西也都被收走了。

妈妈呢?

她脸上顿时煞白,立刻跑了出去,因为心急,整个人都跌跌撞撞的。

急声问了护士才知道,妈妈已经被苏临海转移到普通病房了,如果要重新回到重症监护室,就必须重新支付一大笔费用。

苏临海,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脑海回想起苏临海和柳兰的脸。苏临海已经停了医药费,并且冻结了她的卡,现在妈妈住院的钱,是她自己拿出自己私账上仅有的一点钱勉强维持的。

自从上次手术之后,妈妈就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妈妈一直是个很美的人,在她的记忆里,她美丽温柔,端庄大方,甚至从来没有发过脾气,直到苏临海见柳兰开始。那么美的人就这样生生被他们两个毁掉了。苏南栀不甘心。

她想找苏临海说清楚。

姜姨看着她跑出病房,也知道苏南栀的脾气,只是千万叮嘱一定要当心。

苏宅是一栋庄园式别墅,她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一草一木都很熟悉。

老管家看到是她很欣然,正准备打开铁栅门,旁边一个佣人却凑到他耳边说了什么,老管家脸色变了变,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一脸歉意的看着她,“大小姐,老爷那边生着气呢,要不等他消消气了您再来?”

苏临海既然防着她了,他的气是不可能消的。

她站在门口一时有些无措,她连门都进不了,怎么找苏临海理论。

“让她进来。”

南栀闻声抬头,是柳兰。

柳兰一袭妃色贵妇裙,姿态优雅的站在她面前,眼睛里却闪着高傲的神采。

 

《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第八章

“张管家,我带南栀进去,老爷那边我去说,不会有事的。”柳兰柔柔的声音轻轻说着,朝着苏南栀笑了笑。

苏南栀不觉得她是好心,她有别的办法找苏临海,但她不想看到柳兰。她神色一敛,“不用了,张管家替我转告一声,我妈妈的病我不希望再有苏家任何人插手。”说完她转身离去。

“站住。”柳兰厉声叫道。“你不想知道为什么你父亲会突然对你母亲这么绝情吗?”

苏南栀顿住,回头看着柳兰,她的优雅消失无踪,脸上竟蒙上了阴狠的神色。

“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真是可怜。”她看着苏南栀,笑得分外得意。

“演技真不错,他也不知道你真实面貌是这样的吧。”苏南栀不屑的说道。这女人的话不可信。

柳兰面色变了变,又恢复正常,好像并不在意,“真真假假重要吗,苏临海现在爱的是我。”

她细长的高跟鞋在地上踱了踱,“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就在下月,到时候可不能少了你,务必赏脸哦。”柳兰说着,勾唇对着她笑的极为得意。

苏南栀嗤笑一声,“你还真是有意思,我妈妈还没离婚呢,你结婚,痴心妄想!”

柳兰笑意更甚,“忘了和你说了,你父亲已经把离婚协议准备好了,想着明姐姐现在身体不好,决定在我们结婚当天再送过去,免得惊扰了明姐姐休息。”

柳兰说着走近苏南栀,贴近她的耳边,眼神忽然变得凌厉,“不然让她看不到我的婚礼,我会很伤心的。”

她一字一句都扎进苏南栀心里,她僵立在原地的身子颤了颤。

柳兰这才满意的笑了,极为优雅的抚了抚自己的头发,“天色不早了,路上小心,你可要好好的等到我和临海的婚礼,我还要送你一份大礼呢。”说完踩着高跟鞋,往庄园里走去。

苏南栀眼睛赤红,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情绪,站在庄园门口仿佛一尊雕像。

太阳已经落山,暮色逐渐降临。

回去的路上她拨通了一个电话,一双眸子在暮色中闪着决然的细光。

“喂,小染,我有事找你”

“南栀,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手机那边舒陌染的声音炸过来,在听见苏南栀的要求后,整个人都是怒气冲冲的。

“我很明白我在说什么,小染,这回你得帮我。”夜色渐深,她开着车,望着无边夜色,异常坚决。

“可你那么优秀,你可以做很多别的事,你忘记你之前的梦想了吗,你这双手是用来惩治罪恶的,不是用来端酒伺候别人的。”舒陌染呼出一口气,她怕苏南栀一时想不明白,还刻意加重了自己的语气。

苏南栀听了她的话倒是笑了,“优秀?优秀成现在这样子吗?小染,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现在需要钱,很多钱,并且没有时间等。”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治好妈妈的病。

“死丫头你缺钱还有我呀,你缺多少,我马上给你转过去。”舒陌染没好气道。

“小染,听我说,你要是真为了我好就答应我说的。”听见小染的话,她心中一暖,这么多年,她身边的朋友毫无保留对她真心的只有小染一个。

 

《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第九章

而小染自己也不容易,自从舒家几年前没落之后,她就辍学打工,照顾自己体弱的母亲和年幼的弟弟。

苏南栀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舒陌染的情景,两家生意上经常往来,有一次舒父带着小陌染来她家,这个精灵般的女孩一看见她就非要拉着她,说要去义结金兰,小手在花圃里揪了两朵花就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结拜,弄得苏南栀哭笑不得。

“算了,我知道拗不过你,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你来绯色也好,我的地盘,我罩着你。”舒陌染豪气的说着,南栀仿佛还能听见手机那边她用力拍自己胸脯的声音。

苏南栀哑然一笑,看着越来越来近的别墅,和舒陌染聊了几句关于她马上要去的绯色,约好明天晚上过去之后,互道再见,挂掉了手机。

她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回想柳兰说的话,她心神不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去。

大概是太累了,她一觉竟然睡到了第二天下午。

想到今天是去绯色上班的日子,她也不再拖延,醒了之后就立马洗漱收拾自己。

绯色是一个娱乐会所,在圈内首屈一指,幕后势力很大,无人敢得罪,但却没人知道真正的主人是谁。

南栀和绯色的联系也不算浅,以前在刑警队的时候,她就调查过很多关于这间娱乐会所的背景,知道它神秘危险,但也是水极深的一个场所。

舒陌染在家道中落后,就进入了绯色,摸爬滚打几年,现在已经是绯色公关部的经理。绯色因为接触的人员复杂,势必会产生很多纠纷,所以维持好这些关系,舒陌染吃了很多她想不到的苦。

到达绯色的时候,也就是晚上了,舒陌染在门口接的她,带着她去了自己的办公室,给了她一套工作服,让她去换上。

南栀看着这高开叉的旗袍,脑门有点抽搐,绯色的装潢陈设都是复古的民国情调,工作服也是完全复古的旗袍,只是旗袍的样式各不一样,她刚才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了几个穿着各色旗袍的美人,淡妆浓抹,影影绰绰,给人感觉像是身处民国时期的红馆勾栏。

她换好衣服,走出来的时候,舒陌染眼睛都看直了。

“不行不行,你不能穿成这样,太危险了,而且你性子又直,还是换份工作吧。”

南栀穿的一件墨绿色缎面暗花旗袍,墨绿的颜色衬的她的肤色白如凝脂,紧身的旗袍将她玲珑有致的好身材显露无疑。

“没事的。”她摇着头,给了舒陌染一个笑容,示意她安心。

第一天的工作很顺利,而且小染因为不放心她,特意疏通关系,执意给她安排了一些简单的工作。

下班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南栀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别墅,刚进大厅,就看见季寒轩坐在沙发上,脸色阴沉如铁,满地的烟蒂。

他怎么会在?是在等她,怎么会呢?

静默。

他不说话只是死盯着她,她站在原地不敢走动。时间仿佛都静止了。

良久,季寒轩缓缓开口,“不打算解释一下?”他盯着她薄薄的衣裙,声音冷的像冰。

苏南栀扫了他一眼,解释什么?他根本也不会在乎。

累了一晚上,她头重脚轻,根本没有力气理他,直接走向楼梯。

突然,她感觉自己脚下一轻,自己被巨大的阴影包裹,身体已经被他拦腰扛起。

 

《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第十章

一阵天旋地转,她感觉自己狠狠的被摔在沙发上,薄薄的衣裙在他手里瞬间化作碎布。

她一阵惊慌,他想在这里对她双手无力的在他身上乱捶,“放开我”

她忙了一晚上疲惫不堪,实在没有力气承受他的肆虐。

“季寒轩,你放开我,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凭你是我圈养的,不够吗?”季寒轩厉声说着。

痛感袭来,她疲惫的身体,经受不住刺激,竟立刻颤抖了起来,喉咙里撕扯着想发出声音,声音都是哑的。

“背着我,你活得很滋润啊。”季寒轩一边动作一边在她耳边低吼,“我是不是对你太宽容了。”

苏南栀神色微滞,自己这么晚回来,又满身酒气,他是以为自己去做了什么不堪的事吧。

“是啊,你不在,我活得很滋润。”她心中气愤,看着他的眼睛脱口而出。“所以你满意了吧,我就是这样肮脏的女人,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放开你?别想了,你死也只能是在我手上。”季寒轩冷笑着。

她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眼角的泪滴顺着脸颊滚落下来,她是真的没有力气了,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就算会死,她都不想挣扎了。意识逐渐模糊,她昏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时,南栀躺在床上,身上是干净的睡衣,身体似乎也被清洗过。

是季寒轩?可她又不信他会这样对自己,应该是家里的佣人吧。

接下来的几天,季寒轩没有在回来过,她白天画画打发时间,晚上一如既往去绯色工作,就这样三天过去了。

第四天的时候却出现了一点意外。

她工作的时候,包房的一个客人,一看见她就对她动手动脚,她不耐,收拾好东西就准备退出去,可那客人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把包房的门堵死,一只肥厚粗糙的手搭上她的腰,另一只手端起一杯酒,厚厚的嘴唇凑近她开口道:“今天你要是不喝这杯酒,我让你马上就没有工作,怎么样?喝还是不喝?”

苏南栀看着那个男人粗糙长满痤疮的脸皮,感觉一阵反胃,她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苦笑一声,端起酒一饮而尽。

见她识趣,那个男人露出猥琐的表情,嘿嘿的笑着,手就要往她的腰下滑去。她身体一僵,感觉胃里翻涌,推开男人的身体,急慌慌的跑了出去。

洗手间里,她呕吐得很厉害,几乎直不起身子。洗手间里别的人看到她这个样子,都远远避开她。

她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浮肿,脸上毫无血气,如果不是有底妆掩饰,她的样子怕是会更加惨烈。

看着镜子里的人,她自己都万分嫌弃。

叹了口气,整理好自己的仪容,她走出洗手间。

绯色的通风设计很不错,尽管看起来很密闭,但是人在里面却一点也不觉得闷。吸了两口气,感觉舒畅多了。

路上碰到了一个醉酒的客人,客人跌跌撞撞,扶着墙。

看见她,他眼中顿时冒出精光,立马向她扑来,口里还念念有词:“美女,怎么一个人呀,来陪爷玩玩,爷高兴了,你要什么都可以啊!”

她吓了一跳,不知道他会扑过来,她身形一闪,堪堪躲开,但是几年的懈怠,身手早已大不如前。

她还是被醉酒男人绊倒在地,她吃痛一下叫出声,右手又传来钻心的疼痛。

苏南栀的《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就可以了哦~

《苏南栀的小说是《婚情绵绵季先生别套路》by(苏南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