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珺颜落凌沧全集小说在线阅读《医妃当道王爷追妻忙》 夜幽然

墨珺颜落凌沧全集小说在线阅读《医妃当道王爷追妻忙》 夜幽然

医妃当道王爷追妻忙

时间:医妃当道王爷追妻忙作者:夜幽然

医妃当道王爷追妻忙墨珺颜落凌沧小说

大家一直关注的作者夜幽然的最新小说是《医妃当道王爷追妻忙》,墨珺颜落凌沧全集小说在线阅读,医妃当道王爷追妻忙夜幽然在线阅读,精彩内容:她堂堂一等军医,竟然穿越了。而且还穿越到一个废柴身上,她绝地反击,竟然发现原主灵脉体质的秘密,并与原主冤魂交流。既来之,则安之,墨珺颜决意替原主报仇。本来恣意潇洒的人生,却被一个冷冰块绊住了脚。...

医妃当道王爷追妻忙全文免费阅读

《医妃当道王爷追妻忙》第十一章

“碧儿,咋们院子里可有男装?”

呃?男装?碧儿虽然有些懵,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她的问题:“回小姐,少爷的房间有几件,夫人不知少爷什么时候能回来,所以每年都省钱买些备着。”

“你去拿两件最长的来。”墨珺颜吩咐道。

碧儿虽然很疑惑,但并未多说什么,而是迅速地拿了两件衣服过来。

墨珺颜将衣服抖开,并没有异味和灰尘,看得出来这衣服虽然没人穿但时常清洗。

将其中一件递给碧儿,吩咐道:“穿上,随我一起出门。”

“啊?”碧儿惊讶地张了张嘴,有些不可思议。

“小姐你难道是想女伴男装上街?”

“怎么?”墨珺颜绕有兴致地看着碧儿,开口道:“难道,你不想去?”

闻言,碧儿将原本想脱口而出的“这万万不可啊”硬生生地给咽了下去。

不得不说,墨珺颜这话是说到碧儿心坎里去了,原本丫鬟出府的时间就很少,即使是偶尔出门也是采办完东西就回来,但对于她们这种穷得连菜都要自己种的人来说,更是连出门采办的机会都没有。

本来处在她这个年纪的孩子玩性就大,此刻墨珺颜的提议无疑是一个致命的诱惑。

看着碧儿已经变得有些犹豫的神色,墨珺颜暗自为自己加了一把劲。

“你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可好玩了,你真的不想出去?”说着,墨珺颜恶趣味地挑了挑眉,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她故意板着面孔,语气带着不悦说道:“还是你嫌弃我是个废材,不愿意和我同行?”

果然,碧儿一听这话便急了,脸红脖子粗地争辩道:“不是的,奴婢才不会嫌弃小姐呢,奴婢这就去换。”

说着,不等墨珺颜回话,连忙拿着衣服,涨红了脸匆匆躲到屏风后面去了。

墨珺颜扬了扬唇,失笑。

收拾好东西,主仆二人小心翼翼地避开附中侍卫,从后门溜了出去。

出了丞相府的门,眼前是一条人来人往的短街,墨珺颜深吸了一口气,感慨道:“外面的世界果然热闹,不像相府,死气沉沉的。”

碧儿跟在身后,亦是一脸赞同地点点头,叹道:“就是,连空气也新鲜不少呢。”

两人走过街头,拐向了一条长街,这条长街却是比短街还热闹许多,车水马龙,街上行人络绎不绝,热闹至极。

以前只是在电视上看过古代集市,今日竟然能亲自置身其中,墨珺颜自然是兴奋至极。

于是主仆二人就犹如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对着那些小玩意东摸摸西看看,有稀奇的东西就玩两把,有好吃的东西也去尝尝鲜。

这一条街走下来,主仆二人皆是撑着肚皮。

不过,墨珺颜自然也没有忘记自己来集市的目的,只不过现在更重要的是必须把碧儿支开。

干笑两声,墨珺颜走上前,道:“碧儿,你家公子我突然想起来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办,你现在去采办些东西,我们两个时辰后在短街碰头,如何?”

《医妃当道王爷追妻忙》第十二章

果然,如墨珺颜所料,碧儿一听这话便炸毛了,然后像是联想到什么令人崩溃的画面一样,连忙紧张兮兮地劝说:“公子,你干什么去那么久?你不会还想不开吧,你可千万别做傻事啊,不然让我和夫人怎么活啊。”

墨珺颜抽了抽眼皮,有些无语,干嘛一副天塌下来了的样子,她又不是去自杀。

看来必须纠正一下这丫头的思想,别老把她想成娇贵的千金小姐。

想着,墨珺颜正色看着她,表情变得十分严肃。

“碧儿,你记住了,本公子不是那种寻死觅活的人,从今天开始,我便不再是过去那懦弱无能人人可欺的嫡女了,以后,那些欺辱过我的人,我定然会让她们加诸在我身上的痛苦百倍偿还,明白吗。”

说道最后,墨珺颜眉毛上挑,语气是掩盖不住的狂傲。

闻言,碧儿怔住,一时间竟忘了语言。

和墨珺颜在一起这么多年,碧儿自然见过各种各样的小姐,但大多数都是唯唯诺诺的样子,这张狂不羁地模样,碧儿还是第一次见。

兴许是墨珺颜的话起了作用,短暂的沉默后,碧儿再开口时语气轻了不少。

“虽然奴婢不知道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小姐会变成现在这样,但是无论小姐做什么,奴婢都一定会支持你。”

墨珺颜闻言,会心地笑了笑,转过身去,没有再说话。

原地碧儿看着墨珺颜的背影,抿了抿唇。

她总觉得小姐和以前不一样了,虽然具体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但她真的好喜欢现在的小姐。

经过四处打听之后,墨珺颜得知,这长街附近最近的qinglou就在与长街临近西街处。

知道了qinglou的位置,墨珺颜快步走向了西街。这西街地理位置处得极好,人来人往十分繁华,且听说这西街是以花魁一条街闻名。

西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有五家qinglou,楼中女子皆是面若桃腮,貌美如花。

这不,刚踏进西街,就有一股淡淡的脂粉味和风尘气息传来。

不仅如此,有些白天也揽客的qinglou妓子竟已经开始向墨珺颜挥起手帕抛起媚眼来。

“哟,这位俊俏的小公子,快来楼里找我玩呐。”

“嘻嘻,公子看着好面生啊,不知是哪位官爷家的俊哥儿偷溜出来寻乐子拉。”

“小公子是第一次吧,来我们楼玩啊,保管让你欲死欲仙。”

……

楼上的莺莺燕燕见有个俊俏的面生公子走来,以为是初来楼里寻乐子的,便都嬉戏调笑起来。

有甚者,竟直接将手中的香帕扔给了墨珺颜。

而墨珺颜倒也不躲开,面不改色顺手接过那带着丝丝幽香的手帕,低头迷人地嗅了嗅,顺带还抬起头向那递香帕的女子抛了个性感至极的眉眼,惹得众女子齐齐失声尖叫。

墨珺颜左右看了看,向一家看起来十分养眼的qinglou走了去。

花露阁,离西街街口不算远,靠着一个十分雅致的茶楼,不过茶楼似乎并没有什么人,冷冷清清的。

《医妃当道王爷追妻忙》第十三章

刚走到门口,隔壁却突然传来了孤寂清冷的琴声,虽然断断续续不太真切,却透出一股骨子里的凉意,格外悦耳。

墨珺颜怔住,脚步一顿,往回走去。

那声音像是有魔力一般,诱惑着墨珺颜不段向前,墨珺颜寻着琴声向西后街绕去。

没多久,她看见一个类似于后门的小门,那琴声便是透过这门传出来的。

墨珺颜在门口站了一会,继续听了听那清寂的琴声,直到那琴声有了结尾之意,墨珺颜方才推门而入。

这里布置十分雅致淡然,颇有几分超出世外的仙人之气,倒是和西前街花露阁隔壁的那家茶楼风格相似。

不,准确的来说,这就是那家茶楼的后院。

周围静悄悄的,偶尔有风吹过带起树叶的沙沙声,墨珺颜沿着那条一路从门口延伸过来的小路走着,没过多久,她就看到了一个小胡泊,湖的中心有一个小亭子,修得十分精致却又低调,四周的蓝白纱帘用细绳栓住。

因为没了遮拦物,所以墨珺颜一眼就将亭内的风光收尽。

亭子正中间坐着一位男子,白衣黑发,侧颜被散落下来的发丝挡住,看不真切,他露出来的修长双手,正弹弄着琴弦。

一身白衣皎洁如月,一头黑发迎风飘扬,琴音环绕,让人浑然忘我!叹世间如此多骄,却不能与他相抵分毫!

不知不觉间,墨珺颜竟已经看神了。

“公子还要盯在下盯到几时?”清冷淡漠却又温和的传递到墨珺颜耳边,使她神游的思绪渐渐集中。

回过神的墨珺颜有些尴尬,她居然盯着人家的侧脸看神了。

不过……

抬眸细细打量,这位少年十九岁左右的年纪,五官十分端正俊美,比现代电影明星那些不自然的整容脸好看太多。

轻咳一声,想起刚才那委婉连绵的曲子,却又忍不住发自内心地叹道:“这琴声真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呐。”

闻言,那少年谦逊一笑,道:“在下只不过是略懂皮毛罢了,公子谬赞。”

墨珺颜亦是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他,目光越过他的肩头,投向了他身后的琴。

“不介意我借你的琴一用吧?”

听见这话,那少年似乎有些惊讶,但还是点了点头,道:“公子随意。”

得到首肯,墨珺颜直径走过去,掀开衣摆坐下。

双手抚弄着琴弦,轻轻拨弄几下,便有清脆的声音从指尖淌出。

这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好琴。

前世的她是个历史文学爱好者,十分喜欢研究古代文化,连带着琴艺也算不赖。

转过头,向少年轻轻颔首,道:“既然如此,在下就献丑了。”

语毕,素手一动,七根琴弦在十指间灵活运转,小桥流水般的琴音肆意倾斜而下。

那琴声时而如细雨绵绵,时而如十里春风,有时又犹如潺潺溪流。

不知过了多久,那琴声才终于含蓄了起来,有了收尾之意,直至完全消散了。

一曲毕,墨珺颜抬眸,目光转向了那少年。

少年显然是被墨珺颜不凡的琴艺惊讶到了,连带着眉捎都有一抹诧异。

半响,那少年方才回过神来,向着墨珺颜作揖,叹道:“没想到公子琴艺如此卓越,只是不知这是否是公子自创的曲子,为何在下没有听过?”

你当然没听过了,这可是不同时代的曲子。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墨珺颜还是随便编了一个谎言。

“此曲名高山流水,并非我所做,这只是我游学时偶然间在山林间听人弹唱的曲子。”

听见墨珺颜这么说,白衣少年微微有些失落,但还是忍不住叹了一句:“真不知是何方高人造出的如此精绝之曲,如有幸相遇,定要向他好好请教一番琴艺。”

说到这,他语气顿了顿,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抬眸看向墨珺颜,开口询问到:“对了,这么久了还不知道公子的姓氏呢,敢问公子贵姓?”

“我叫墨……墨言,我叫墨言。”墨珺颜迟疑了一下,想起自己现在是女扮男装,而墨珺颜又是丞相嫡女的名字,实在不能说出口,便随意编了一个相近的名字。

“在下名叫落凌沧,很高兴能与公子相识。”语毕,落凌沧抬眸,紧盯着墨珺颜的脸庞,想象着眼前这位公子听见这三个字的反应。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这公子并没有预料中的欣喜,而恰恰相反,对方显得极其淡定。

“恩。”墨珺颜应了一声,随后想起什么似的,又道:“凌沧?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州的凌沧吗?”

原本只是随口一说,却不料对方原本平静的双眼却忽然涌起惊讶与欣喜。

他似乎是完全没有想到,一个完全没有灵力而且看起来甚至还有些面黄肌瘦的年轻公子能说出这样狂傲的话。

再开口时,他的语气带着一抹控制不住的激动颤抖:“这诗竟如此……墨公子真真是在下的知己,敢问公子可否将全诗题下,赠与在下?”

呃?全诗题给他?

本来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对方的反应居然这么大,更尴尬的是,这首诗压根不是她写的啊,要她怎么送给他?

墨珺颜的眼角猛地跳跃几下,很想拒绝,但看着眼前那位目光热切的公子,她真的想不出拒绝的理由。

最后,墨珺颜还是勉强点了点头,“自然可以,只是墨某家中没有笔墨纸砚,不如落公子约定一个地方,两日后墨某再来履行承诺?”

“当然可以,届时墨公子直接到醉家酒楼来,报上在下的名号就行,只是不知墨公子可时遇到什么难题了?在下愿鼎立相助。”

《医妃当道王爷追妻忙》第十五章

落凌沧很敏感地抓住了'并无笔墨纸砚'这几个字眼,想来眼前这位公子也算是个读书人,若不是家中遇事,想来也不会备不齐读书人基本的文房四宝。

闻言,墨珺颜内心暗自窃喜,这少年果然聪明,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

想着墨珺颜顺势做出一副有苦难言的样子,道:“其实在下家中确实遇到了不少麻烦,只是,唉……”

说到这,墨珺颜故意停顿了几秒,换上一副犹犹豫豫的神色。

落凌沧见她这副模样,立即一脸了然,道:“墨公子若是真有难言之隐不说也罢,只是如若家中真的遇到什么难题,落某愿鼎立相助,墨公子不必觉得有什么不妥,权当是落某借给公子的,来日再欢也是可行的。”

不得不说眼前这位少年口才极佳,他如果是直接赠给对方,对方作为一个读书人,便会觉得接受此等身外之物实在有伤风度,但他说的是借,这个意味就不一样了。

闻言,墨珺颜沉吟片刻,似乎也觉得分外有理,于是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落公子今日这滴水之恩来日墨言定当涌泉想报。”

抬头看了看天色,已经过了大概有一个时辰了,想必碧儿那丫头也已经采办完了,这一趟出来虽然没有去到qinglou,但也算收获颇丰,这时候回去也差不多了。

想着,墨珺颜向着落凌沧微微作揖,道:“在下离家已经有些时辰了,恐家中老母担忧,在下就恕不奉陪了。”

落凌沧微微点了点头,道“如此也好,落某还有点事,就不远送了,公子路上小心。”

墨珺颜应了一声,转身准备离开。

但好巧不巧,就在这时,墨珺颜却突然脚底一滑,一个重心不稳,直直地往前栽去。

凭着前世做junyi的经验,墨珺颜本能的一闪,调整重心。

谁曾想,这副身子因为昨些天受了些重伤,这一闪竟使这尚未痊愈的身躯承受不住,非但没站稳,反而还扭伤了腰。

一秒……两秒……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进的地面,墨珺颜认命地闭上眼睛,做好被摔得狗啃屎的觉悟。

而料想中的疼痛却并没有到来,右手手腕被一抹温暖包裹住,强劲而有力的肩膀拉着她将她带入怀里。

淡淡的龙涎香沁入鼻孔,干爽而又好闻。

墨珺颜惊魂未定地睁开眼,抬头,却正好撞入一双探究的眼睛。

墨珺颜猛地反应过来,连忙抽回手,往后退两步。

墨珺颜有些尴尬,怎么说她现在也是男装,刚刚那画面怎么看都让人觉得诡异。

轻咳两声,道:“多谢公子相助,在下失礼了。”

落凌沧敛去眼内多余的神色,亦是有些尴尬道:“哪里哪里,是落某唐突了,墨公子还是早些回家,免得母亲牵挂。”

墨珺颜点了点头,并未说什么,像着落凌沧作了个揖,匆匆离开。

过了一会,直至墨珺颜的背影在他的视野里消失不见,原地的落凌沧才轻轻动身。

夜幽然的《医妃当道王爷追妻忙》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医妃当道王爷追妻忙》就可以了哦~

《墨珺颜落凌沧全集小说在线阅读《医妃当道王爷追妻忙》 夜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