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完结-免费穿越重生小说推荐-重生小说排行榜-鲨鱼小说阅读网

  • 首页 > 征服美女董事

征服美女董事小说精彩阅读-征服美女董事最新章节列表

来源:WXB|小说:征服美女董事|时间:2020-06-24 13:46:39|作者:亦客

张伟何英的全集小说是征服美女董事,在这里征服美女董事是全集免费阅读,本文是网文写手亦客的作品,相信你会喜欢,精彩章节试读:南下打拼的穷屌丝,做梦也没想到,网聊许久的女网友,会是现实中高不可攀的美女董事长……

征服美女董事张伟何英

《征服美女董事》007现场翻译

明天是周末,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

张伟兴冲冲地赶回家,忙碌了一星期,打算好好过个周末。

刚进家门,王炎的电话打过来了:“今晚有客户招待,我要去现场翻译,不回来吃饭了……”

放下电话,张伟有点扫兴:他妈的!周末还这么忙,剥削!

自己一个人不想做饭,随便下了点面条吃了。然后上网,登陆QQ。

“格老子!一个星期没露面,跑那里去了?”

刚进去,迎面就被伞人骂了过来,而且还伴随着一个发火的表情。

张伟乐了,女人偶尔骂一次人也还挺有意思的。

“你也会骂人哪?伞人姐,呵呵……”

“我急了就骂人,你这么久不上线,干吗去了,不知道我担心你吗?”

“哦……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假不了,姐姐关心弟弟不很正常吗?说,死哪里去了?”

“呵呵……我上班了啊,很忙的,一直没有上QQ……”张伟接着把这一周的情况简单给伞人说了下。

“哦,那不错,祝贺你,好好干,新的起点,新的征程……”

“老板和老板娘人都还不错,老板经常出差,家里的具体事情都是老板娘管,他们对我倒是很关心……”

“哦……老板娘是何……人?”

“何英,比老板小几岁,人挺漂亮……”

“是吗?他们感情挺好的吧?”

“我不知道,看不出来什么,应该不错吧,老板一直称呼老板娘为‘阿英’,老板叫老板娘为‘老高’,听起来挺热乎的。”

“他们有没有孩子?”

“这我没问?这个问题也不属于我的工作范畴啊……呵呵……”

“恩……是的,是的。”

“伞人姐,我看你对老板和老板娘的私人事情倒是很关心啊,你和他们认识?”

“不,不认识!随便问问的,女人嘛,就喜欢问这些事儿……”伞人急忙否定:“不谈这个了,说说你工作的事情吧!”

“呵呵……我今天把我做的3个工作方案给老板看了,老板比较满意,可我总感觉不塌实,要不你再帮我看看,提提意见,我现在传给你……”

“哈!我那能提什么意见啊,不过可以学习学习你的大作……”

“谦虚,谦虚了不是!谦虚使人退步!哈哈……我这就发给你电子版。”

张伟将工作计划通过QQ发给了伞人。伞人接收后一直没有说话,看来是在看计划。

大约30分钟后,伞人回话了。

“你这计划嘛,我看了,总的来说,上半部分挺好,很丰满……就是下半部分有点软,要硬起来。”伞人一本正经地说着。

“”张伟发过去一串疑问:“我……我怎么听这话不大对劲啊?有点象是说……”

“哈哈……”伞人大笑起来。

“哦…&he

llip;”张伟明白过来:“你在逗我呢!哈哈……”

“刚才给你开个我玩笑,活跃活跃气氛,呵呵……”

“你可真幽默……”

“刚才我大略看了下你的方案,不错,里面思路很清晰,目标定位很准确,充分体现了你的以人为本的管理思想,任务考核措施很具体详细,很实用,一看就知道你是用了脑子,下了工夫的。”

“呵呵……”张伟听了很受用。

“不过,我有3点小小的建议供你参考。”

“哦,你说。”

“一个是人员的管理要结合实际。你的员工基本都是南方人,南方人和北方人在处理事情的方式和方法上有很大不同,北方人豪爽,南方人细腻,性格的不同决定了做事风格的不同,你感觉在北方能行得通的在这里不一定能行得痛,所以在管理上要体现人性化。”

“太好了,第二呢?”

“第二就是营销工作的开展要结合地域和季节。现在9月份,组团的长线客人基本都开始往南走,往北去的不多了;而地接的客人大多是来自北方的。这样在对外宣传产品线路的时候要灵活机动,不能一年4季都是一套宣传资料,要根据不同的季节设计不同的产品,推出不同的线路。同时,还要根据不同的客人需求,同一线路也要设计经济和豪华两种类型,尽可能满足最大量客人的需求……呵呵……以上仅为小女子拙见,仅供参考。”

“伞人姐,你讲的太好了,这两块正是我方案的缺陷,我明天就把它补充进去,周一给高总一个新的计划方案。”张伟很高兴,发过去一个‘拥抱’的表情。

“呵呵……干吗啊?男女有别哦……”

“同志式的拥抱,别多想……嘿嘿……”张伟很感谢伞人的指点:“伞人姐,真的很感谢你,我……”又发过去一个‘拥抱’。

“哈哈,我喘不过气来了,别老拥抱了……大恩不言谢,等你发展起来,当了老板再感谢我吧!嘻嘻……”伞人活泼起来很可爱,讲话相当幽默:“打算怎么感谢我呢?”

“我做了老板,自己开一家旅游公司,我当董事长,让你当总经理,OK?”张伟说。

“呵呵,很OK!小女子先行谢过董事长……不过,我还是感觉自己能力不行,适合做个打杂的,嘻嘻……”

“那怎么感谢你……要不……以身相许?”张伟发过去一个‘坏笑’的表情。

“哈哈……不敢,不敢要,也要不起,你那身子还是留给你的美女妹妹吧。”

“伞人姐,我感觉你这几次爱笑了呢,心情一定很好吧?”

“恩……是的,其实应该感谢你,我以前一直不大爱笑的,可是和你聊天以后,心情就感觉好多了,你以前刚认识我的时候可能感觉我是个刻板、呆板的女人,呵呵……”

“现在我感觉你真的是好活泼可爱的姐姐……呵呵……”

“老弟也很朝气的,感觉到你的蓬勃和上进,你一定是一个很潇洒帅气的小阿哥……”

“呵呵……姐姐说的极是,嘿嘿……谢谢夸奖……姐姐也一定是美女了,一定比我们公司那老板娘还要漂亮……”

“呵呵……你去想象吧……人家是老板娘,我一个小职员,怎么能比得了哦……”

“要不,姐姐,我们互相发个照片看看吧?OK?”

“不OK,相见不如怀念,既然虚拟空间让我们认识成为好朋友,那何必一定要穿越虚拟到现实呢,保留几分想象不是更好?”

“恩……好的,你说的很有道理。”张伟感到有点遗憾,但也感觉确实有道理。很多网友网络上情深意长,可往往见了本人是失望大于希望。让自己多保留几分期待和想象的空间,有什么不好呢。

“女朋友还没回来?”

“没有,单位有应酬。”

“哦,吃饭了吗?怎么吃的?”

“下了点面,吃了。”

“那怎么行,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自己在外,要学会照顾自己,要吃好,睡好,才能保证有充足的精力和体力去工作,去打拼……”

“恩,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也是这么想的。”

“嘻嘻……乖……”

看看时间不早了,王炎还没回来,张伟挂

念着王炎,和伞人结束了谈话,然后打王炎的手机,可是语音提示:您拨打的手机已关机。

张伟的心里不安起来。

为什么会关机?为什么要关机?是没有电了还是故意关的?

客户招待要这么长时间?已经12点了。

一连串的问题涌进张伟的大脑,是在加班还是出了什么意外?

想到意外,心里有点忐忑,决定去她单位看看。

出了公寓,在小区门口等出租车,半天不见一辆,于是顺着马路往前走,前面路口应该有出租车。

在路口等了30分钟,火急火燎,终于来了一辆空车,拦住刚要上,王炎来电话了。

“你在哪里?怎么家里没人?”

谢天谢地,她回家了。

“我出来找你的,马上回家。”

走在路上犯疑,她怎么回来的?自己一直在路边,没见过去的出租车啊。

“你手机怎么了?”一进门,第一句。

“没怎么啊,没电了,刚在充。”王炎在洗脸。

“你怎么回来的?”紧接着第二句。

“打出租车啊。”

撒谎,终于抓住了证据,迎面根本就没见一辆过来的出租车!

靠在卫生间门口看着正在洗脸的王炎,怒火在心里渐渐生成,快到嗓子眼了。

“真倒霉,回来打不到出租,只好打了个黑出租,什么标志、手续都没有,多花了10块钱。”王炎洗好脸走出来。

扑哧,没气了,原来如此,理由完美无缺,没把柄。

“你出去是专门找我的?”王炎喜滋滋地抱住张伟:“恩那,亲一个!”

心里没了负担,反倒有一种失落:“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我还是回来早的

,那些人非要欢乐通宵,又唱又喝,还是哈尔森善解人意,看主要的工作谈完,其他就是玩,悄悄让我先回来了。”王炎把头靠在张伟胸前。

又是哈尔森!挥之不去的洋鬼子。

“干吗?审贼一样!”王炎有些不满,抬起头。

张伟把王炎往怀里一搂:“没干吗,不是担心你吗?这么晚还不回来,电话又打不通,急死我……”

“恩……”王炎主动吻着张伟:“好哥哥,对不起,以后我上班多带一块电板……”

一周没好好亲热了,周末的大好时光怎能错过。

两人搂在一起,一致同意一起洗个鸳鸯浴。

张伟比往常更加细腻呵护,毕竟刚才冤枉了王炎,心里多少有点歉意。

把王炎抱进卫生间,张伟细致地为王炎身上涂抹沐浴露。

当涂抹到耳朵下部的脖颈处时,张伟一下子呆住了。

一个紫红的吻痕!

像一朵紫色的玫瑰,绽放在王炎雪白的皮肤上。

谁的?

肯定不是自己的,这两天两人一直没有亲热。

肯定是别人的。

谁的?

哈尔森的!

肯定是这狗日的。

张伟目前能够断定的最大嫌疑就是这个洋鬼子。

张伟开始想象,想象那洋鬼子如何抱着王炎,如何在自己的领地上肆虐侵略……

怪不得王炎最近对做那事兴趣不高,一直说工作忙累推脱呢,原来原因在这里。

血又开始在体内奔流,不是激情涌动的欢畅,而是愤怒的火焰。

我靠你大爷!哈尔森。张伟在心里大声咒骂,一遍又一遍,从哈尔森的祖宗八辈一直到还活着的亲属。

心里的咒骂缓解不了行动上的节奏。手不由停在那里半天没动。

“怎么了?继续,呵……”沉浸在裕望中的王炎被张伟抚摸地正在兴头上,睁开眼睛问到。

“没什么。”张伟闷声回答,草草涂抹、冲洗完,兴致索然。

“我饿了,我们出去吃点夜宵吧,小区门口有夜市。”洗完澡,张伟提议。

“好啊!我晚上一直没吃正餐,肚子也有点饿!”王炎积极响应。

在夜市要了两碗面,张伟又让炒了3个菜,要了2瓶啤酒,自斟自饮。

“你这一周一直都很忙啊,几乎天天加班到深夜。”

“是的,外企就这样,事情多。”王炎埋头吃面。

“是就你自己忙还是都在加班?”张伟话里有话。

“有加班的,也有不加班的。你什么意思?”王炎抬起头。

“我没什么意思,就是问问,怎么?不可以!”张伟端起杯子。

“没说不可以。”王炎继续吃面:“我怎么听你话里有话。”

王炎来了情绪,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我讨厌别人干涉我的个人事情,我是独立自主的女人,有我自己的生活,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包括你。我们俩现在是住在一起,可这能代表什么?充其量是属于非法同居,因为我们都有生理需求,并没有什么相互的责任和义务。我会尊重你的私生活,也同样希望你能尊重我的私生活。”

王炎缓和了一下语气:“当然,好感归好感,喜欢归喜欢,但那替代不了感情,感情是要慢慢来培养的。希望我们能够彼此尊重,尊重是感情发展的前提和基础。”

无语。

张伟感觉自己好象成了一个流氓,在干涉王炎的正常感情生活。

听到王炎刚才一席话,又突然感觉王炎很陌生。

是的,本来不过刚认识不过半个月,即使身体再熟悉,灵魂仍然是陌生的。性的急流猛进并不能催化爱的迅速升华。

爱,是不以主观意识为转移的。

当晚,二人都没大再说话,也都没有了做那事的情趣。

突然感觉熟悉的对方原来是如此的陌生。

第二天一大早,王炎就爬起来:“今天要去公司加班。”

又是加班。

张伟躺那没动。

王炎梳妆打扮完毕,刚关上门出去,张伟“蹭”爬起来迅速穿衣,脸也不洗,直接坐电梯下楼。

跑到小区门口,王炎没走,站在公交车候车点那儿,不时看表。

张伟在小区传达室里转悠着。

一辆黑色牌照的黑色的宝马在王炎面前停了下来,王炎低头钻进了车里的副驾驶位置。

宝马缓缓起步。

张伟疾步走出,拦住一辆出租车,指着那宝马:“师傅,跟着它走。”

“那车咱能跟得上吗?上了高架就刺溜了。”出租车司机问到。

“少废话,高架也有限速,大不了120迈。”

宝马七拐八拐出了市区,经外环到了城郊,驶进了一个别墅区,在一坐乳白色的别墅跟前停了下来。

王炎下车,随后出来的是个外国人。

哈尔森,果然是他!

哈尔森揽着王炎的肩膀,两人有说有笑进了别墅。

张伟的心一下子缩紧了。他妈的进别墅干吗?

“师傅,你下不下车?”出租车司机问。

“不下,在这等会。”

等待的每一秒钟都是那么难熬,张伟感觉头懵懵的,两耳发嗡,心有窒息的感觉。

他们在房间里干吗?

等了10分钟,张伟决定过去看看。

他下了车,走到别墅的后面,那里有个小坡,种满了花草。站在那里正好能看见别墅的3楼。

选择了一个有利的地形隐蔽好自己,张伟看到了王炎。

王炎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饮料。

哈尔森坐在王炎对面,背对着张伟,在和王炎说话。

哦,原来是在说话,张伟心里放宽了一些,继续观察。

又过了大约5分钟,哈尔森突然站起来,走到王炎跟前,俯身把脸贴到了王炎的脸上。

张伟的血一下子上了头!

王炎把水杯放到了茶几上,伸手搂住了哈尔森的脖子,两人开始接吻了。

张伟感觉自己快要晕了,又气又急,混蛋!狗男女!

他手忙脚乱摸出手机打王炎电话。

不行,一定要把他们搅开,绝不能让他们得逞!

可是,手机里传来的是:对不起,您拨打的手机已关机。

哈尔森和王炎已经站了起来,在那拥抱在一起接吻,哈尔森的手在王炎身上不客气地摸索着,眼看就要伸进裙子里。

混蛋!张伟愤怒地肺都要气炸,起身就要冲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