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完结-免费穿越重生小说推荐-重生小说排行榜-鲨鱼小说阅读网

  • 首页 > 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

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姜知钰陆箫宁

来源:zzy|小说: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时间:2020-06-24 14:15:56|作者:云兮

云兮的小说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里面的主人公是姜知钰陆箫宁,这里为提供书友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的最新试读预览,看姜知钰陆箫宁他们的故事如何发展的,一起来观看吧:姜氏千金大小姐姜知钰对陆箫宁一见钟情,这情根就跟长在她肉里一样,肆意地充斥着她的心脏,占据了她整个灵魂。当时她想,嫁了这个人她就有了一辈子的幸福。在维系三年名存实亡到婚姻下她才明了,原来自己从未得到过陆箫宁的一丝关注,她关了自己整整三天后用干了最后一丝对他的憧憬,一纸离婚协议书递到了陆箫宁面前。姜知钰轻笑着收敛了眉眼,完全没有了当年的大小姐的娇气,

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姜知钰陆箫宁

《限时复婚:前夫请自重》第15章 陆箫宁的离婚饭

常凌正小声的抽噎着,听了他这话也只是点了点头,并未离开,哭得梨花带雨的看着尚亦书。

“怎么了?”

尚亦书眉头拧起,略带不耐烦的看向她,眼中闪过一抹烦躁,但常凌并未意识到,还以为是因为自己身为常家大小姐,因为自己的身份让他有了几分变化。

“亦书,你误会我了,而且你把我吓着了!”

常凌撒娇似的看着尚亦书说道,楚楚动人的脸上挂着几滴泪水,让人看了不禁心生怜惜,但姜知钰没心思理会他们,自顾自的低头喝咖啡。

“适可而止这个道理你应该比谁都明白,把车钥匙和钱包给我。”

尚亦书并未顺着她给的台阶下,反而出声警告了她,这也令常凌心中警铃大作,看来自己的招数并未奏效,她咬着唇做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将尚亦书的车钥匙和钱包放到桌面,随后转身离开,走到门口还不甘的看了尚亦书一眼,期望能有所转机。

姜知钰也拿起放在一边的手机,同尚亦书一起起身离开,两人不知聊到了什么话题,尚亦书竟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姜知钰的发顶。

“我觉得这件衬衫更好看。”

姜知钰在一排衣服里拿出其中一件,递给正在试选衣服的尚亦书,尚亦书看也没看就放到试穿的篮子里,姜知钰看着他轻笑道:“怎么,你也不挑挑啊?!”

尚亦书摇摇头,“你的眼光我还是很相信的。”

另一边,陆肖开着车栽着孟玉欣还没回陆母那里,反而是开去了商场,陆肖看也没看脸色煞白的孟玉欣一眼,径直开口道:“不知道孟小姐一会有没有空陪我去买些衣服?我这次来得急,衣服什么的都没带齐。”

孟玉欣点点头,好一会才从刚刚的飙车中回过神来,她眨了眨眼,坐在身边的陆肖已经下去了,她得赶紧跟上,不然惹小舅子心里不开心了,那她的准备也要黄了。

孟玉欣下车时,陆肖的背影刚好消失在眼前,她急着追过去,脚下高跟鞋一扭,整个人的脸上都露出痛苦的神色。

“等等我啊!”

孟玉欣在陆肖身后大喊,却见陆肖脚步都不停,孟玉欣咬了咬牙,强忍着脚踝的痛楚跟上去,所幸只是轻微的挫伤,一会便恢复过来了。

陆肖手插着裤袋,高傲的昂起头,挑眉环顾商场四周,随意的走进其中一家,随手拿起一件衬衫,又不满意的拧起眉头放下。

跟在后面的孟玉欣只好把这些衣服都递给服务员,一边忍着痛一边露出笑容同陆肖说话,陆肖不爱同她说话,孟玉欣也不管,自顾自的说着。

知钰从镜子这一侧走过去,恰好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她探出头看了眼,心中啧啧惊奇,这不是孟玉欣吗,怎么在这里?

孟玉欣和陆肖倒是没注意到她,两人不一会就提着大袋小袋的衣服结账,陆肖的手靠着吧台,看着孟玉欣扬了扬手机道:“听说明天下午陆箫宁要去吃他的离婚饭。”

这个消息对于孟玉欣来说无疑不是天大的喜事,当即蹦了起来欣喜大叫:“太棒了!”

陆肖盯着她那张俏脸,眼神逐渐阴沉,孟玉欣自然不会注意到,只满心兴高采烈的同陆肖一起回了陆母那里。

姜知钰看着这一幕,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落井下石的人从来就不会少,只是令她困惑的是,既然陆箫宁喜欢孟玉欣,那这次离婚后还会找那位做孟玉欣的挡箭

牌呢。

尚亦书提着几袋衣服走过来,见她一个人站在这里沉思,不由得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遇着熟人了,就看了一会。”

姜知钰没多说什么,回过头来看向尚亦书,“挑完了吗?”

尚亦书点点头,手里的袋子却没有递过去,反而自己拿着,姜知钰对他这一动作早已习惯,读书时期的尚亦书是人人心中的男神,同时也是修养极佳的绅士。

“你明天下午记得过来我家一趟。”

姜知钰临下班前再三叮嘱尚亦书,姜家还是一如既往的空旷,父母都在为了姜家奔走忙碌,而造成这一切的人是她。

如果不是她,姜家又怎么会被陆箫宁收购,又如何会落到现在的地步,想到这里姜知钰心中便泛起深深的自责,她何尝不讨厌自己,讨厌那个一心装着陆箫宁的天真少女。

如今说这些都为时太晚,姜知钰需要做的是尽可能拯救姜家,而不是一味的哀泣。

夜深,姜知钰反复的翻开手里那两份离婚协议书,生怕上面会有一丁点差错,放在桌面的手机叮咚一声响起,姜知钰拿起一看。

和陆箫宁有关的,只是这一次,似乎不是随意编造的新闻,而是关于陆氏产业越来越大的相关,姜知钰拧起眉头,心想着陆箫宁能够有今天,还不是靠踩着姜家的资源。

如今她要与陆箫宁离婚,无论陆箫宁今后会有如何风光与落魄,姜知钰也决然不会再理会半分。

姜知钰放下那两份离婚协议书,她特地请了一天的假来准备这顿晚饭,需要好好的休息才能迎接明天的战斗。

梦里,姜知钰的手被陆箫宁牢牢扣住,无论她如何呼救和挣扎都动弹不得半分,她只听见陆箫宁在她耳边轻声笑道:“姜知钰你是我的,逃不出了!”

姜知钰蹬的一下从床上坐起,窗外还是一片漆黑,零零碎碎的星光与路灯照入房间之中,姜知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她坐起来打开灯,浑身都冷汗。

她不是第一次梦到陆箫宁了,只是这一次,为何会如此压抑,连她的心情都一同崩坏掉。

陆箫宁呆在书房里,难得的放下了手上文件,离开书房走向房间,那里有姜知钰的留下过的痕迹,他轻手轻脚的走

进去,这是姜知钰的房间。

自从结婚的第一天,他就和姜知钰分房睡,如今他已经快大半年未曾踏入过这里了。

姜知钰的床头柜上摆放着他的照片,一只巨大的玩偶兔放在窗台,陆箫宁记得有次走错房间,正好看到姜知钰坐在窗台和这只玩偶兔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