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完结-免费穿越重生小说推荐-重生小说排行榜-鲨鱼小说阅读网

  • 首页 > 抓不住的一指流沙

抓不住的一指流沙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抓不住的一指流沙小说阅读

来源:WXB|小说:抓不住的一指流沙|时间:2020-06-24 14:41:48|作者:浅显

最新完结版的小说《抓不住的一指流沙》,浅显网络写手所创作的作品,看浅显笔下的主人公梁安陆少霆的一生精彩故事如何发展,一起试读吧:一场手术导致苏慕瑶丧生,梁安自此身败名裂,被爱了十二年的男人亲手送进了监狱,生不如死。三年后男人依旧要让她背负着杀人犯的称号永远活在地狱中。 而这一切不过是因为她错付了真心,爱上了一个她不该去爱的男人。

抓不住的一指流沙梁安陆少霆

《抓不住的一指流沙》第六章:他怎么可能放过梁安?

梁安苏醒之际陆少霆已经走了,梁安光着身子躺在地板上,身上结痂的伤口在陆少霆大力的折腾下早已破裂,鲜血爬满了肌肤,粘稠得让人难受。

半晌,梁安才从剧痛中醒过神来,挪移蠕动着身子朝那堆照片碎屑靠近。

梁安颤抖着身体,伸手将照片碎屑小心翼翼的拾起放在手中,一片,两片,三片......梁安最终还是抑制不住心中的苦涩,嚎啕大哭起来。

一想起梁澈,梁安就满心愧疚。

三年前陆少霆亲手将她送进监狱,导致母亲一气之下病发去世,留下年幼的梁澈无依无靠。

而三年后的今天,陆少霆为了报复控制她,更是用梁澈的性命作为威胁。

“澈儿,姐姐对不起你!”

梁安捏紧拳头,心中似压了一块巨石,满腔苦涩,哽咽难受...

嘎吱!

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安娜带着刘妈和张妈走了进来。看见梁安浑身是血的趴在地上,当即瞠目结舌的红了眼眶。

她颤抖着身体,快速冲到梁安身前蹲下,见梁安结痂的疤痕破裂,立刻转头,气急败坏的对站在一旁看热闹的刘妈和张妈吼道:“还不快将人扶起来,送医院!”

刘妈和张妈对视一眼,纷纷摇头异口同声的道:“安娜小姐,不是我们不帮忙送医院,少爷吩咐了,让我们给梁小姐穿好衣服,直接抬去娱乐城。”

安娜垂眸看了奄奄一息的梁安一眼,见梁安哭得泣不成声,安娜也心疼的流下了眼泪。

安娜伸手拍了拍梁安的肩膀后,咬了咬牙,便捏紧拳头,红着眼眶,愤怒的起身,迈步就朝陆少霆的办公室冲去。

安娜怒气冲冲的推开陆少霆办公室的门。

踩着高跟鞋

快速冲到陆少霆办公桌前,气急败坏的指责道:“陆少霆,你到底想怎样?你怎么能这样对梁安?她那么爱你,你怎么就舍得这么伤害她?”

安娜实在是气不过,她真不知道陆少霆到底怎么想的,为了苏慕瑶这个已死之人,费尽心力的去消耗梁安对他的爱,增加梁安对他的恨,这样结果真的是陆少霆想要的吗?

陆少霆抬眸,目光灼灼的扫视了安娜一眼,见安娜上气不接下气的剧烈喘息,陆少霆当即惊愕不已。

梁安到底给安娜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一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安娜帮她鸣不平?

面对安娜的指责,陆少霆本就心中窝火,见安娜为了梁安生气至此,不由更加恼怒,立刻咆哮吼道:“这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过问,安娜你只是我的助理,无权干涉我的生活。”

见陆少霆目光之中带满阴戾,安娜便知道陆少霆此刻是真的生气了。

安娜知道,她毕竟是一个外人,如此为梁安抱不平,陆少霆心中肯定很不是滋味儿。

安娜长吸一口气,压抑着心中的不满、强忍着对陆少霆的惧怕,放缓语气道:“陆少霆,真的已经够了。就算梁安有罪,这三年的牢狱之灾,也足够偿还的了。现在,你放过她!”

“放过她?呵呵....”陆少霆勾唇嗜血一笑,

愠怒道:“我放过她,那谁放过我?如果不是梁安,苏慕瑶根本不会死,这一切都是梁安造成的,既然她敢做,那就应当承担后果!”

他怎么可能放过梁安?

他要让梁安偿还他所失去的一切。

在债务没还清之前,梁安休想从他身边离开。

“安娜,请你认清身份,如果惹我不高兴,你知道安家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面对陆少霆的威胁,安娜心中的恐惧更为深邃。

安娜知道陆少霆这个人一旦发起狠来,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的。

为了安家她不得不隐忍,不得不妥协。

“如果你觉得折磨梁安能让你高兴,那我无话可说。但是陆少霆,我希望你不要后悔!”

见安娜冷冷甩下一句话便气鼓鼓的离开,陆少霆心中的怒火更为旺盛,眸光中的寒芒也更为锐利。

陆少霆捏紧拳头,咬牙切齿的沉吟道:“梁安,看来本少爷是真的太低估你了!”

能够唆使安娜来替她辩解,梁安可真是有两下子。

但梁安越是这样,陆少霆越觉得好玩儿!

安娜回到她的办公室时,梁安已经穿好衣服,张妈和刘妈正抬着她准备离开。

安娜厌恶的瞪视了张妈和刘妈几眼后,便红着眼眶迈步上前,用沙哑的声音在梁安耳畔小声说道:“对不起梁安,我帮不了你。”

梁安知道安娜有苦衷,为了安家安娜必须听从于陆少霆。

“谢谢你安娜....咳咳咳....谢谢!”

梁安蠕动干涩的唇,强行朝安娜露出一抹微笑,以示感谢。

安娜身上梁安感受到了

温暖与关怀,这种感觉是这三年来梁安所奢望的渴求。

可这种渴求太过奢华,梁安不配拥有,而陆少霆也不会让她拥有。

.............

红姐斜眼冷瞪着被张妈和刘妈扔弃在大门口,匍匐在地上呆愣得一动不动的梁安,心中顿感烦恼压抑。

红姐不知道陆少霆再次将梁安送过来是何用意。

明面上说,梁安是陆少霆恨不得千刀万剐的仇人,可是真要对梁安下手,陆少霆又会出手相助。

回想起王哥为了得到陆少霆原谅,自行在包房里用菜刀砍断手臂的血腥场面,红姐就不寒而栗。

这梁安分明是个活菩萨,得罪不得,也得罪不起。

红姐刚想命人将梁安抬下去好生照料,陆少霆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红姐见来电人是陆少霆先是一怔,随即谄媚道:“陆少,不知有何吩咐?”

陆少霆的声音很冷,虽然是简短的几句话,却也能给人一种身处冰窟的既视感:“将那个女人洗干净,今晚我要谈一单生意!”

那个女人自然是说梁安。

可是这谈生意跟梁安有什么关系?

红姐还没从震惊中回神,陆少霆已经挂了电话。

见红姐发呆,卿怀当即好奇不已,上前小声问道:“红姐你怎么了?心不在焉的?”此话刚出卿怀就看见躺在地上的梁安,不由震惊不已:“怎么这丫头又被送回来了?”

红姐连连摇头,陆少霆的想法她真是猜测不出分毫,索性也懒得管。

照吩咐做事还能图个清静:“叫人将她带下去洗干净点儿,等会儿陆少要过来。”

卿怀听此更为疑惑,但见红姐面色凝重,也不好多问,只能听命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