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完结-免费穿越重生小说推荐-重生小说排行榜-鲨鱼小说阅读网

  • 首页 > 重生嫡女:妖娆世子妃

重生嫡女:妖娆世子妃全文阅读目录

来源:WXB|小说:重生嫡女:妖娆世子妃|时间:2020-07-30 10:49:13|作者:胭脂雨

重生嫡女:妖娆世子妃的作者是胭脂雨,小说主人公为婉璃墨逸泽,胭脂雨的作品《重生嫡女:妖娆世子妃》在线免费阅读。精彩内容阅读:前世,她是伯爵府中唯一的嫡女,当朝威远侯唯一的外孙女,身份尊贵。奈何,母亲早逝,她一心的善待姨娘,疼惜庶妹,最后却是被其踩断十指,摔死幼儿!更害的外公一家满门抄斩!死不瞑目之下,凄厉的鲜血化作烈焰灼烧着灵魂,飘转幽冥之间,乾坤跌宕,一朝重生,却是回到9岁。她是前世伯爵府中凄凉的贵女,亦是医术绝群的郡主。这一次她誓要扭转乾坤,逆天改命!浴血重生的复

重生嫡女:妖娆世子妃婉璃墨逸泽

《重生嫡女:妖娆世子妃》第五章 首挫庶姐

“你给我住口!”夏婉云一脸的姗然笑意时,却是看到秋氏猛地一拍桌子,继而听到了秋氏的一声怒吼,“你这一口一个长姐妹妹的是叫给谁听的?”

这大雍朝嫡庶分明是尤为显著的,有明确的条文规定,庶出子女不可以直呼自己的生母为母亲,只能称是姨娘,更不可以自称自己为长姐,只能自称为庶姐。

只是自小云氏去世,夏幕易便一直不曾续弦,这夏府就一直是薛氏打理庶务,让薛氏早就没了自己只是一个妾室的自觉。这夏婉云更是一直以夏府的大小姐自居,又何曾会把自己当作庶出的小姐。

夏文天在的时候一直最是重规矩不过,可他去世后,府里面却是未生嫡先生庶,这事出了之后,一直让秋氏觉得对不起去了世的夏文天。

所以说出了庶长女这一事可以说就是秋氏心里的一根刺,平常老夫人见这薛氏还算规矩便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便算了。可是今儿个夏婉云却也是受了婉璃的刺激,一口一个长姐的自称,且秋氏又是打定了主意要给婉璃立威的,自然就拎住了她的小辫子。

夏婉云没有想到前一秒还笑意盈盈的老夫人一下子就突然变了脸。且这个发作的对象还是自己,当下就感觉脸上火烧火燎的烫,也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

到底是年纪小沉不住气,又当着这么多的丫鬟婆子只觉得面子上过意不去极了,于是,便硬着头皮开口道:“祖母,孙女愚昧,竟是不知到底哪句话是说错了的?”

这不说还好,说了之后,只让秋氏更觉得怒火中烧。平素只觉得这个孙女虽是庶出却也是知书达理,可今天看了却是感觉是不仅不知礼数还犟嘴的很,自己都说的如此明显了,竟还是不知悔改,实在是不识大体。

于是抄过桌上的茶杯便向夏婉云砸了过去:“你不知是哪句话说错了?你不知道的话就回去好好抄抄《女则》 、 《女戒》 顺便让你姨娘给你好好解释解释!”

夏婉云没有想到自己只是一句寻常辩驳的话,竟引得秋氏这么生气,想想平素的祖母对自己虽然不是那么的亲昵,却也算是和颜悦色、慈爱有加,今天对自己却变得如此苛责!她不禁联想到一进门时就看到的夏婉璃,一定是她!

一定是她在祖母说了自己的坏话,才让祖母对自己转了性子!

夏婉云在这一刻深深的感受到了自己对夏婉璃的痛恨,恨不得下一秒就将她除而后快、取而代之。

薛氏也没有想到这个素来都是好脾气的秋

氏,今天竟然会突然生这么大的气,吓得当下便拉过夏婉云跪了下来:“母亲,都是妾身管教不严

,婉云还小未免会有些失了轻重,此事都是妾身一人知错,还请母亲轻恕啊!”

而作为这件事始作俑者的夏婉璃,却是眼观鼻鼻观心,仿佛自己是置身事外一般,夏婉云眼里的痛恨夏婉璃看的分明,可这比起上一世她对自己的迫害还远远不够,这,仅仅是她报复的一个开始而已。

婉璃默默的吸了吸鼻子,站起,然后踮起脚,轻轻的捋着秋氏的后背,开口言到:“祖母莫要生气,想来庶姐也是一时情急,才出口无状,祖母可莫要计较,免得气坏了身子。”言罢给身旁的冯妈妈使了个眼色,冯妈妈自是领会然后走了出去。

其实婉璃的心里非常清楚,祖母这是嘴硬心软,嘴上骂着,可心里却觉得毕竟也是宠了这么些年的丫头,怎么可能说不疼就不疼。今天若不是凭着对自己的怜惜,也不会说去发这么大的脾气。

婉璃也懂得温水煮青蛙的道理,心里并不在意。其实,对敌人最大的折磨并不是看他痛快的死去,而是让他生不如死!

秋氏看着这屋里跟着跪了一地的丫鬟婆子,似有倦意的抬手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痛的眉角。继而才摆了摆手叫薛氏母女起来。

见此,秋氏才作罢,唤了丫鬟上来收拾刚才摔破的茶杯。然后叹了口气开口道:“府里这一个个的就没得个能让人省心的,要是能都像婉璃一样懂事,我这把老骨头也就放心了!只是,婉璃啊,你可是我们忠勇伯府里唯一的嫡女,有些时候该立规矩了便要立规矩,不用怕什么,天塌下来也还有祖母给你顶着呢!”

秋氏这话明着是对着婉璃说的,其实却是故意要薛氏母女听到,摆明了告诉她们,婉璃纵使是没了亲娘却也是这伯爵府里唯一的嫡女,且还有她秋氏护着,谁想欺负,也要睁开眼看看能不能越得过她秋氏。

婉璃听了这话,却觉得眼眶酸的厉害,像是在无尽的苦海里孤寂漂泊着的浮叶终于找到了可以停泊的大树,若不是薛氏母女还在,她真想马上就扑进秋氏的怀里,放肆的哭上一回,然后,把这一切的一切全部都告诉祖母。

可是,她知道,她不能,不谈这事本来就离奇的让人难以相信,就算是祖母信了,可祖母的年级越来越大了,她怎么能再拿这些事来让祖母忧心。

敛了敛杂乱的思绪,夏婉璃凝了凝心神,想了想觉得是时候间了,便弯起了两个小酒窝甜糯糯的跟秋氏撒娇到:“祖母说的话,璃儿都记在心里了,只是璃儿现在倒是还有个事想求姨娘,这事还要祖母帮忙呢~”一边说还一边轻轻的摇着秋氏的胳膊。

秋氏见此,刚才的不愉快一下子便都烟消云散了,抬起手轻轻的点了婉璃的额头一下,握着她的手,笑问道:“就你是个鬼精灵,又有什么鬼点子,想寻祖母来帮忙了?”

听到祖母这打趣的发问,夏婉璃赶紧吐了吐舌头,眨巴着大大的眼睛,歪着头朝秋氏怀里拱了又拱,然后才开口:“祖母惯会打趣璃儿,今天璃儿可是有正经事呢,祖母可知道璃儿身边有个叫若白的丫头?是外公府上送予璃儿的。”

看着婉璃认真的模样,秋氏似是猜到了,婉璃要说的是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