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完结-免费穿越重生小说推荐-重生小说排行榜-鲨鱼小说阅读网

  • 首页 > 重生嫡女:妖娆世子妃

重生嫡女:妖娆世子妃在线阅读-重生嫡女:妖娆世子妃(婉璃墨逸泽)

来源:WXB|小说:重生嫡女:妖娆世子妃|时间:2020-07-30 12:15:57|作者:胭脂雨

最新完结版的小说《重生嫡女:妖娆世子妃》,胭脂雨网络写手所创作的作品,看胭脂雨笔下的主人公婉璃墨逸泽的一生精彩故事如何发展,一起试读吧:前世,她是伯爵府中唯一的嫡女,当朝威远侯唯一的外孙女,身份尊贵。奈何,母亲早逝,她一心的善待姨娘,疼惜庶妹,最后却是被其踩断十指,摔死幼儿!更害的外公一家满门抄斩!死不瞑目之下,凄厉的鲜血化作烈焰灼烧着灵魂,飘转幽冥之间,乾坤跌宕,一朝重生,却是回到9岁。她是前世伯爵府中凄凉的贵女,亦是医术绝群的郡主。这一次她誓要扭转乾坤,逆天改命!浴血重生的复

重生嫡女:妖娆世子妃婉璃墨逸泽

《重生嫡女:妖娆世子妃》第六章 斗法薛氏

昨个便听说了,薛氏抓到了一个叫若白的丫头,似是与婉璃之前遇到山贼之事有关。

本想着不过是个丫头,既是出了问题,随意打发了就是,只是,如今若是知道这丫头是威远侯府送来的,倒不能那么轻易的处置了。

这侯爵和伯爵听上去虽只差了一级,可这忠勇伯府却是并无什么实权,实则不过是个虚职,而这威远侯却是实实在在手握重权的。

所以,这威远侯府的面子是必须要顾忌的。

尤其是她秋氏本就和威远侯府沾亲带故,这关系到自家人的面子问题,当然是要好好审上一审。

思及此处,秋氏目光环视,见薛氏目光游移不定,似是欲言又止,便开口道:“怎么,薛姨娘,你看上去好像是知道这个丫头的?”

薛氏听到诺白这个名字的时候便想到了夏婉璃要提的是什么事情,如今见秋氏把话题引到了她身上,也就不在犹疑,反而凝了心神,暗道不过一个丫头,就算是威远侯送来的又怎样,左不会大过她去。

只是原以为只是处置一个丫鬟,废不了多少力气,且夏婉璃一向对身边的事都不怎么伤心,薛氏倒也没有太过关注此事。

却没想到,今天,竟当着老夫人的面说了起来。这样的话

,此事却是还没万全的准备,此时拿出来倒不是最好的时机。老夫人深处后宅这么多年,难保不会看出了什么。

思及此处心底里不免对夏婉璃又生出几分不满,心想这夏婉璃今天不知是吃错了什么药,这一大早的净会给她找不痛快。

薛氏不经意的拧了拧手帕,故作不明的开口道:“哦?母亲怎会有此一问?听二小姐的意思,这可是二小姐身边的丫头,妾身又怎么会知道?”

婉璃见此,自是知道,这若白本就是薛氏吩咐了人将她绑去的,如今这般说辞,不过是因为刚刚才被祖母拿捏了一番,怕失了祖母的信任,说与祖母听的。

这薛氏怕是也清楚,这若白如今与威远侯府扯上了关系,便不能再随随便处置了,想来她也是怕此事追查下去查到她自己身上,于是便揣着明白装糊涂,想有一个台阶下。

只是,婉璃今天本来的目的便不是彻底的追查此事,一来,她并没有充分的准备,二来也不想再因此事过多的劳烦祖母。因此,倒也乐得和她演戏。

弯了弯唇角,夏婉璃故作彷徨的开口:“姨娘怕是还不知道,就是姨娘身边的瑾红姑姑差人将若白带走了,璃儿心里明白,姨娘一向最是仁慈,所以一定是还不知道此事,璃儿本想拜见祖母之后便去找姨娘说予姨娘此事,却没想到在祖母这里便遇上了姨娘,倒是让璃儿少走了一趟。”

说罢,额头好似有些虚弱的渗出了些薄汗,便伸出手,拿起手帕,扶了扶额头。

薛氏见此,心内暗暗松了一口气,面上却是仿若吃惊般诧异到:“什么,这是何时发生的事情?&r

dquo;

继而又回过头叫了瑾红过来,假意喝道:“大胆奴婢,竟敢越过我去私自去动二小姐身边的人了?说,是何人指使你的?”

“奴婢冤枉啊!”瑾红趴在地上大声喊冤,“昨个,是随车配二小姐去为主母扫墓的小丁子来寻了奴婢,说是之前曾偷听到若白姑娘和赶车的老李的谈话,说是听到了是若白姑娘叫了老李去找的那伙子山贼!奴婢听了之后不敢擅作主张,是跟姨娘禀了之后才带人去押了若白的。”

薛氏听了之后似是有些回忆之色,继而才好似若有所明,对着老夫人开口说道:“昨个,瑾红是跟婢妾来禀了说抓到了跟山贼勾结的嫌犯,只是倒是不知道这嫌犯竟是二小姐身边的人,也怪这奴才,禀个事也不说清楚,倒叫我多事了。”

秋氏看她神情不似作伪,倒也松了一口气,开口道:“既是寻到了嫌犯,自然是要早些押起来的,这事倒也不能说你全错,只是这毕竟是璃儿身边的丫头,闹大了影响声誉,却是你思虑不周了。”

“母亲说的是,若是早知是二小姐身边的人,妾身怎么着也该等二小姐醒了再做处理。”薛氏回到。

秋氏见此,点了点头。

婉璃看了,却是在心底禁不住的冷笑。

这薛氏倒是惯会演的一手好戏,就是祖母都叫她唬住了,可是重活一世的夏婉璃却是明白,今天若不是自己先发制人,只怕过不了多久,她就背着自己将若白处置了。且还因为此事,在府里传出了若白是因为知晓自己曾被贼人凌辱才被灭口的消息,以至于在整个天城都传出了忠勇伯府的二小姐被有变态嗜好的山贼掳去失了清白的消息,等夏婉璃知道之后,再作澄清,却也是没人再相信了。

见婉璃没有出声,秋氏以为她是一时无法接受身边人的背叛,所以才如此悲伤,便开口安慰道:“璃儿,你也不要难过,若是你身边的人真的出了这样的事,祖母定去为你寻来更好的婢子。”

夏婉璃抬了抬头,看到祖母一双慈和温柔的眸子,那颗冰冷的心悄然的恢复了一丝温度,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俏然的笑意,“祖母放心,璃儿并未难过,只是好奇的很,若白虽不是家生子,却也是外祖父特意送来的,璃儿待她一向亲厚,倘若她一直老老实实跟在璃儿身边,以后不说飞黄腾达,却是少不了锦衣玉食的,况且这背叛主子可是大罪,璃儿实在想不清楚,这贼人究竟许了若白什么好处,才让她敢冒如此风险如此背叛璃儿。”

“嗯,不错,璃儿说的有理,此事却是存在疑点。”秋氏说道。

“祖母,之前瑾红姑姑不是说了有个证人的吗?”挨了骂后久久不曾出声的夏婉云在此时开口到。

夏婉璃听了,眼底却是闪过了一丝莫名的意味,“庶姐提醒的是,外祖母不如将若白还有那随车的小丁子还有赶车的老李一并带来审理。”

秋氏点了点头道:“嗯,说的有理,便照着璃儿的意思做吧”

听到这话,薛氏的神色却是陡然有些奇怪,“母亲,这随车的小丁子确是一并被婢妾扣着了,只是这驾车的老李却是来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