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完结-免费穿越重生小说推荐-重生小说排行榜-鲨鱼小说阅读网

(完本)《都市战神》(全章节目录)-都市战神小说

来源:zd|小说:都市战神|时间:2020-07-31 09:54:46|作者:凉小蛋

作者大大凉小蛋的都市战神免费阅读这里哦~都市战神里苏尘林言是本书的主角呢,看看他们之间的故事会怎样呢,一起看看吧:大争乱世,天骄并起。孤儿苏尘,戎马十年,以燎原之势,踏天而行。少帅苏尘在此,谁敢与我一战!

都市战神苏尘林言

《都市战神》第11章:葬礼之上(1)

陈家府邸,雄踞洞庭,千门万户,土木极盛。

最近两日,偌大陈府,都笼罩在悲恸之中。

二少爷陈霄死了,享年二十四岁。

风华正茂,却死于非命。

上下都忙着给二少爷张罗葬礼。

花八千多万打造的水晶棺材,刚刚送来。

府邸院落、各处都挂着大白灯笼。

灵堂也已搭建完毕,明儿便是二少爷出殡之日。

一辆悍马H3,缓缓驶来,停在大门口。

从上面走下来几个青年。

为首者,身材高大,狼腰猿臂,面容英俊硬朗,眼神锋锐。

他叫陈凡,陈家大公子,陈霄之兄。

以他为首,这几个青年,都身着玄黑武道服,修身劲挺,器宇轩昂。

胸口则都绣有“神武”二字。

“凡儿,回来了?”

陈安上前。

“父亲,我弟弟到底怎么死的?”

“是被苏定方那条老狗的义子杀死的,他叫苏尘……那天……”

陈安把事情又给自己大儿子说了一遍。

“练家子、还有些军方背景……呵,跳梁小丑罢了。”

陈凡眯着眼,眼中杀气沸腾。

“父亲,明儿给弟弟出殡下葬后,我便去割了他的脑袋!”

“凡儿,这小子有点邪乎,你有把握么?”

“父亲,你看这个。”

陈凡雍容一笑,给自己父亲展示一枚徽章。

赤金打造,上有蛟龙,栩栩如真,辉映着阳光,熠熠生辉。

“这……这是神武盟的赤龙勋章?凡儿你……”

陈安张大嘴巴。

陈凡淡淡道:

“父亲,承蒙师尊悉心教导,孩儿月前便迈入宗师之境,显贵如神龙。苏尘小儿,又哪里是孩儿对手?孩儿杀他如杀鸡。”

神武盟乃是帝国近十年新近崛起的武者组织,总部在京城,汇聚天下精锐武者,十分强大。

盟主叫雷千绝,实力深不可测,无敌京城。

陈凡数年前便拜了雷千绝为师,现在已是显贵如神龙的武道宗师。

“我儿如龙,我儿如龙。”

陈安老怀甚慰。

“对了,父亲,你有那小儿的联系方式么?”

“有,这小儿杀死你弟弟后,留了张名片……”

陈安掏出,递给陈凡。

陈凡便掏出手机,按照上面的号码,拨了过去。

“苏尘?”

“是我。”

“我叫陈凡,陈霄是我弟弟。”

“然后呢?”

“明日我弟弟出殡,麻烦你把脖子洗干净些,我会登门拜访,摘了你的脑袋,祭我弟弟在天之灵。”

“怎好意思让尊驾跑一趟。我这人讲规矩,管了杀怎么不管埋。明天你弟弟出殡,我会来拜祭的。”

“小子,你他妈……当真敢来?”

“等我。”

“好,本少候着你。”

啪。

陈凡挂了电话,目光已是一片冰寒。

“凡儿,那小子说了些什么?”

陈安连忙问。

“父亲,那小子说……管了杀就要管埋……明天弟弟出殡,他要来祭拜。”

“什么?!他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父亲,由着他再蹦跶一天吧。明天弟弟葬礼,宾客满堂,我便亲手摘了他的脑袋,给弟弟送葬!”

这番话,陈凡说得杀气腾腾。

秋风袭来。

有片枯叶落在他肩头,便被炽烈杀气一搅,瞬息化作齑粉。

……

“先生,陈凡是神武盟萧千绝的亲传弟子,月前刚迈入宗师境,萧千绝亲自授予赤龙勋章……也难怪他如此自信,叫嚣着要摘了您的脑袋。”

洞庭湖别墅,穆兰跟正在翻阅一本古卷的苏尘介绍。

绝尘影卫遍布天下,要查出陈凡的底细,不要太简单。

穆兰眉宇间,有些抑制不住的笑意。

宗师确实厉害,显贵如神龙,但又哪里能跟先生相提并论?

别说先生了,就先生身边的七大亲卫,哪一个拿出来,都是杀宗师如蝼蚁。

“先生,这种垃圾货色,也敢跟您挑衅。您且候着,我出去一趟,把他脑袋拍进肚子里。”

边上站着的李存孝,眉宇间蕴上一抹杀气。

苏尘摆摆手:

“那倒不必,我答应他了,明天去参加陈霄的葬礼。说起来这事儿,也是我做得不够厚道,我们绝尘府做事儿的规矩——管杀就要管埋。”

李存孝道:

“先生……您这也忒局气、是个讲究人。”

“应该的。”

苏尘雍容一笑。

……

很快就到第二天。

今日陈家在举办一场盛大的葬礼——给二少爷陈霄出殡。

上午八九点钟,陈府前的露天广场,便已经停着数百辆豪车,全都挂着白花。

陈府内的大礼堂,挂满大白灯笼,宾客们基本都是一袭黑衣,胸佩白花,庄严肃穆。

灵堂便架设在这里。

黑白遗照高悬,灵堂后面摆着昨天刚运过来的水晶棺,八千多万打造。

陈霄的遗体,静静躺在里面,经过入殓师的精心打理,倒不像是尸体,而只是熟睡过去。

陈安站在遗像下方,接待各方来宾。

身边站着昨天刚回来的陈家大公子陈凡,狼腰猿臂,英秀挺拔,器宇轩昂。

“父亲,你说苏尘那个狗杂碎,当真敢来么?”

他压低声音,问自己父亲陈安。

陈安冷声道:

“那小子嚣张都快写在脸上了,指不定还真敢来。”

陈凡眼中杀气开始弥漫。

“他若当真敢来,我便亲手拧下他的脑袋,放在弟弟的灵柩前,告慰弟弟在天之灵。”

世家子弟,为了争夺家产,通常兄弟之间,感情会十分淡薄。

但陈凡和弟弟陈霄,却是兄友弟恭、感情极好。

两兄弟一文一武,撑起陈家的未来。

现在弟弟死了,被那个叫苏尘的狗东西残忍杀死。

他很愤怒。

……

“李氏集团董事长李翰华,携妻子孙凤、爱女李文初,前来祭拜,送挽联一副,花圈两对,奠仪若干……”

负责维持葬礼秩序的司仪,在收下宾客送的“奠仪”后,便会念出来祭奠宾客的名字,然后引到主家面前。

李翰华今儿一大早,便带着妻子和女儿,前来祭拜陈家刚死的二少爷,目的自然是借此机会,给陈安赔罪。

如何赔罪、倒是简单——把自己砸锅卖铁斥资一百五十亿买的地皮八十个亿卖给陈家。

一来一去,损失七十个亿,整个李氏集团都会陷入极为严重的财政危机。

憋屈么?

憋屈。

但李翰华没有法子。

昨儿自己生日,苏尘冒冒失失把曾彪给打了,此事铁定会让陈安雷霆震怒。

这位站在南郡权利金字塔顶端的男人,小儿子刚暴毙而亡,铁定憋了一肚子火,自己撞到枪口上,指不定就是灭族大祸。

唯有登门道歉,指望消财免灾。

想到这里,李翰华又是叹气。

尘儿昨天,可实在是太过冒失、太不成熟、太不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