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完结-免费穿越重生小说推荐-重生小说排行榜-鲨鱼小说阅读网

追凶灵探(夏午阳莫小夏)小说阅读

来源:zsy|小说:追凶灵探|时间:2020-08-01 09:08:16|作者:余烬

余烬小说可全集在线阅读的《追凶灵探》,主角乃是夏午阳莫小夏,在余烬的笔下(夏午阳莫小夏)他们的故事又会如何发展呢,我们一起进去阅读此小说知晓吧:招魂,古老而神秘的仪式,在一次招魂中我发现死党死于非命便打算寻找真相,却被卷入一系列神秘事件之中,且看我如何利用招魂术破解神秘案件。

追凶灵探夏午阳莫小夏

《追凶灵探》第11章 告别

此时此刻的我,有一种大难之后九死一生的感觉。

现在华哥已经被绳之以法,大国的尸体也被找到,我那可怜的好兄弟也不必做一个枉死鬼了。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对我穷追不舍的女警察,要是没有她的话,我现在是不可能坐在这里的。

我记得她冷不丁地看见大国的尸体可给她吓得够呛。

于是我对坐在我旁边

的警察问道:

“警察同志,你们那位女警官,现在怎么样了。”

我刚问完,旁边的警察就白了

我一眼,用冷冰冰语气对我说道:

“你还有脸问,骑了一天自行车,现在低血糖昏迷,在医院挂水呢!”

我的心中产生了愧疚感。

没想到我这么一折腾,竟然还把人给折腾到医院里去了。

等此间事了,我一定要当面对这个女警官谢罪。

车开了一会就到了警察总局,一帮警察押着华哥和她的小弟走进了关押室。

而我则是被逮到了齐队旁边,齐队看了我一眼,然后点了一根烟,说道:

“他是尸体的第一目击者,先审他,我一会儿再进去。”

说完这些,齐队就一个人走到墙根去抽烟,而我则是被警察带进了审讯室。

我被人套上了一件黄马甲,坐在焊水泥地上的铁凳子,双手拷在桌子上,整个人动弹不得。

头顶灯光昏暗,我的身后是一面白色的墙,上面用蓝色的油漆写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这八个字。

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首先我自认为心理素质还可以,但是看到眼前的隔离铁窗,感受到手铐镣铐的重量的时候,我的心脏就开始突突地跳动。

说来奇怪,明明没有做坏事,但是在这严肃冰冷的氛围之下,也不由得心虚起来。

可能这就是畏惧的感觉吧。

没过一会,审讯室的铁门被人推开,齐队带着一个警察走了进来。

齐队就不说了,另一位警察让我心中一惊。

这位不是在海滨分局被我揍了一拳的大胡茬警官吗!

大胡茬警官死死地瞪着我,眼神里尽是杀气。

看着他青紫色的颧骨,我是浑身上下冒冷汗,没想到齐队竟然带他来审我,正所谓冤家路窄,这我还能有好吗!

“现在在审讯正式开始,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儿的总队长,我叫齐川。

这位是滨海分局的队长,贺东。”

没想到我竟然揍了一个队长,我抬眼看去,贺队正眯缝着眼睛盯着我,那表情好像是说我从此就落在他手里,不可能有好结果了的意思。

“集中注意力!”

齐队敲了敲桌子,我赶紧回神。

“姓名,年龄,籍贯,来这里干什么,沙滩上的尸体和你是什么关系,渔船上发生了什么事,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不许有谎话!”

齐队如刀一样锋利的眼神看了过来,直让我觉得坐立不安。

我在脑海里想了想,就把整件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和齐队全盘托出。

我交代完之后,齐队眯着眼睛看了我好一会,然后对我说道:

“每年都有出海打渔意外死在海上的人,你怎么就能肯定你的发小是被人谋杀的呢?”

这算问道点子上了,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说我猜的,还是说爷爷是招魂师,他老人家在招魂的时候发现的?就算我说了后者,齐队长会信我的吗?我想了想,总觉得现在的情况下,还是实话实说的好。

“我爷爷是一个招魂师,在家里给我发小办白事的时候,我爷爷发现的。”

之后我就给他讲了一些招魂的具体细节,齐队长听完就皱起了眉头,而贺队长更是冷笑着摇头,一脸不信的模样。

说实话,我现在是干着急但是又没办法。

行外人不明白招魂的奥妙,自然是不会相信招魂这一说。

老一辈人总说“隔行如隔山”,本来我也是不信“招魂”一说的,不过自打我见过了大国的魂魄,我已经对此深信不疑了。

可人民警察是唯物主义者,他们始终会认为那些民间传说当成是空穴来风。

没有办法,我只好继续说道:

“两位警官,你们要是不信我说的,你们去审一审隔壁的就知道了。”

我说完这句话,审讯室里一阵沉默。

过了好一会,齐队长才开口说道:

“好,你等着,是真是假一问就知道了。”

说完这些,齐队长和贺队长就走出了审讯室。

而我则是重重的靠在椅子上,心如乱麻。

我长呼一口气,突然感觉无比的疲惫。

我仰起头,看着头顶昏黄的灯光发起了呆。

一直紧张的神经放松下来,没过一会我就睡着了。

恍惚之中,我似乎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了大国,梦见了我们小时候在村后面的山腰上一起抓麻雀玩。

突然间,梦境一闪,长大了的大国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阳子,我的好兄弟,你辛苦了。”

梦中的大国笑容满面,容光焕发,和那重伤腐烂的尸体简直不一样。

我看着大国的模样不禁心头一颤,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

“大国!”

我喊了大国一声,大国对我笑了一下,说道:

“害我的人已经认罪了,阳子,这多亏了你。”

我走上前去一把抱住大国,一边抽泣一边说道:

“臭小子!一个村的我就和你玩得来,以后想你都见不到你了!”

我说完这些,只听大国轻轻一笑说道:

“阳子,你要想开,人总归有一死,没有人拥有无限的时间。

说到底,我们总归是这天地之中的一粒沙罢了。”

大国说完这些,向后退了一步说道:

“阳子,多亏了你帮我化了怨气,我可以投胎了。

你要帮我告诉我爸妈,下个月初八,咱们村后面山上的道观前会有一个弃婴,那个就是我。

告诉我爸妈一定要把我捡回来,我大国下辈子还做他们的儿子

!”

大国说完这些,身影慢慢变淡了。

我一惊,直接哭了出来,伸出双手想要抓住大国。

但是我没有做到,大国的身影已经只剩一个散发着光芒的轮廓。

而我最后能看见的,就是大国开朗的笑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