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完结-免费穿越重生小说推荐-重生小说排行榜-鲨鱼小说阅读网

阴阳掌门人小说在线阅读(阴阳掌门人)免费阅读

来源:TW|小说:阴阳掌门人|时间:2020-11-18 11:20:47|作者:乐乐神

阴阳掌门人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何志辉,由南宫素素创作的一部十分精彩的灵异悬疑小说,正在腾文火热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我们家祖辈四代都是捞尸人,要想成为黄捞尸人,必须命理要属阴,五行要属水。捞尸人有三不捞禁忌,我和我爸因为十万块钱,犯了捞尸人三不捞禁忌,而我被水鬼印了标记,如果我敢再下水,必让我不得好死.......

阴阳掌门人何志辉

《阴阳掌门人》第十三章 妖胎

   “小伙子,走出我这个门容易,但是你要想活下去就不那么容易了。钱这个东西没了可以再赚,但命要是没了的话,那就什么都没有了,毕竟你还年轻!”冯世超表情严肃的对我劝说了一句。

  “我现在身上就不到一千块钱,虽然我爸那里有钱,但我爸那个人比较抠门,让他花一万五千块钱为我买三克土,他是不会买的,顺其自然吧!”

  “那你是想活着,还是想死?”

  “我当然想活着了,我还没好好的去享受这个世界的美好呢。”我对冯世超回了一声后,转过头望向路上的车水马龙,心里面向往活着。

  “我这个人心善,看到你这样的年轻人不管吧,心里也不舒服,但这百年伏龙肝白给你的话,我觉得有点亏。这样吧,我退一步,你给我打一张一万五千块钱欠条,我把三克伏龙肝给你,等你将来有钱了,再过来还给我,你看这样行吗?”冯世超问向我。

  “你就不怕我将来有了钱赖账不还给你吗?”

  “我看人还算是准,我觉得你不是那种不信守承诺的人。”冯世超笑着对我回道。

  “燕子,你上二楼把伏龙肝拿下来!”冯世超对年轻女孩吩咐了一声。

  “是!”女孩皱着眉头不是很情愿的对冯世超答应了一声,就迈着轻盈的步伐向二楼走去。

  过了没多久,年轻女孩拿着一个白瓷小瓶从二楼走下来,这个白瓷小瓶高八公分,比我的大拇指粗那么一圈,白瓷瓶上贴着一个标签,上面写着“伏龙肝”三个字。

  冯世超接过白瓷小瓶,找出一个金店称金子用的小电子称,随后他又找出了一个掏耳勺,冯世超用掏耳勺小心翼翼一勺一勺地把装在小瓷瓶里的伏龙肝掏出来过称。

  我走上前想要看一下这比黄金还贵的百年伏龙肝是什么样子,冯世超抬起头紧张地对我挥了一下手,意思让我不要靠近他。

  “百年伏龙肝这东西金贵的很,你要是上前一不小心的打个喷嚏,那可就坏了!”站在一旁的年轻女孩对我提醒了一句。

  我冲着年轻女孩点点头,没敢再靠前,而是向后倒退了两步。

  冯世超掏出的那百年伏龙肝,在我看来就是黄色的粉末,这粉末在阳光的照射中,还闪着淡淡的金光。

  冯世超将三克百年伏龙肝称好后,装进了一个小小的油纸包中递给了我。

  “这是救你命的东西,一定要保管好,要是丢了的话,你可别再过来找我要了。”

  我点点头从冯世超的手中接过这三克伏龙肝后,从桌子拿起笔和一张黄纸爽快地写了一张欠条给冯世超。我不仅在欠条上写了自己的名字,身份证号,我还在上面摁了手印,同时我还将自己的身份证掏出来给冯世超看了一眼,证实一下我写的名字和身份证号全都对。

  “行了,你可以走了!”冯世超从我手里接过欠条,对我摆了一下手,让我离开。

  “大叔,谢谢你了,我以后有了钱,一定会还给你。”我对冯世超深鞠一躬,就离开了他的道堂。

  “师父,我不明白,你与他不认不识,为什么要帮他?”年轻女孩望着我的背影问向冯世超。

  “这孩子面相善,我不想他年纪轻轻的就失去了性命,俗话说的好,救人性命,功德无量。”冯世超背着手望着我的背影对年轻女孩笑着回道。

  从灵道堂离开,我又坐着车子向富源胡同赶去,在向福源胡同赶去的路上,我的右手紧紧地攥着油纸包,怕把它给弄丢了,这可是救我命的东西。

  到了市里转了一辆公交车,来到福源胡同,我正巧碰到早上找陈远山算卦的那个中年妇女,中年妇女拽着一个二十岁刚出头的女孩胳膊,骂骂唧唧地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

  “你这孩子,实在是太过分了,我和你爸为了你能考上大学,我们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多大的心血,这两年来省吃俭用的攒钱,就是为了供你上大学,你可好,一声不响的辍学不念了,你对得起我和你爸妈......。”中年妇女对着女孩数落了一番。

  女孩低着头不说话,一直在抽泣着。我打量了一下这个女孩的肚子,有点微微的隆起,也不知道是胖的,还是真怀孕了。若是这女孩真怀孕了,说明陈远山他绝对是个高人。

  我和中年妇女是脚前脚后走进道尊堂,走进道尊堂我看到陈远山坐在沙发上悠闲第吃着干果品着茶。陈远山看到我和中年妇女一同进来,他脸上悠闲的表情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张苦瓜脸,心想着我们怎么又来了,而且还是一块过来。

  “陈道长,我把我女儿给你带来了,你看这事怎么处理比较好?”中年妇女指着自己的女儿问向陈远山。

  陈远山看了一眼年轻女孩,脸上的表情突然又变得严肃而凝重。他站起身子走到女孩的身边,俯下身子对着女孩的肚子使劲地嗅了两下。

  女孩被陈远山的举动吓得向后倒退了两步,此时陈远山表现出来的样子就像一个猥琐男。之前我心里面对他还挺尊敬的,看到她这样对待人家女孩,我又心生厌烦。

  “陈道长,你这是在做什么?”中年妇女看到陈远山行为举止怪异,她不解地问向对方,心里也是有点别扭。

  “从你女儿的身上,我能闻到一股妖的气味,你女儿肚子里怀的不是人胎,她怀的是妖胎。”陈远山指着女孩的肚子对中年妇女回道。

  中年妇女听了陈远山的话,脸上的表情变得复杂了起来,有点懵,有点彷徨,也有点害怕,心里面也是五味俱全,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她回过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哇”的一声,中年妇女一屁股坐在地上,咧着大嘴嚎啕大哭。

  “卧槽,又来了!”陈远山看到这个中年妇女坐在地上哭泣,他捂着自己的额头苦闷地嘟囔了一句。

  “妈,你可别这样,我再也不敢了,我以后都听你的话!”女孩看到自己的母亲坐在地上悲痛欲绝的哭泣着,她害怕的也跟着哭了起来。

  听到这娘俩此起彼伏的哭声,别说陈远山心里烦,我这心里面也是很烦躁。

  “行了,行了,可别哭了,你们娘俩要是想哭的话,回自己家哭去!”陈远山见这娘俩没完没了的哭,他指着道尊堂的门没好气地说她们俩一句。

  陈远山的话也好使,中年妇女瞬间就不哭了,她伸出右手先是擦了一把眼角处的泪水,接着又用右手抹了一把鼻涕,随手蹭在了裤子上。

  “哎呀我去!”陈远山望着中年妇女蹭在腿上的那一杆鼻涕,内心已经崩溃到了极点。

  我望着中年妇女蹭在腿上的那一杆鼻涕,感到有几分恶心,这娘们也太邋遢了。

  “陈道长,你刚刚说的话,我不太明白,你能不能再跟我好好的说一下!”中年妇女冷静下来问向陈远山。

  “你女儿怀孕了,肚子里怀的不是人胎,而是妖胎,也就是说你女儿近几个月被妖迷惑的心智,一直是跟妖在一起。说起这妖,你们心里也应该清楚它是什么东西,就是动物开了灵智,修行百年,有了道行就能幻化成人的形态,并可以混在咱们人类的世界生活。”陈远山指着女孩对中年妇女再次说道。

  “真特么的扯淡!”站在一旁的我,小声的嘟囔了一嘴。

  陈远山听到我的嘟囔声,他转过头白了我一眼。

  “陈道长,这可怎么办呀?”中年妇女心态慌乱的问向陈远山。

  “丫头,你坐在沙发上!”陈远山指着沙发让年轻女孩坐下。

  女孩对陈远山点点头,就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

  “你现在把上衣撸起来,我要看一下你的肚子。”陈远山对女孩说了一声,就向自己的办公桌旁走去。

  陈远山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八卦镜又返回到了女孩的身边,女孩根本就没有按照陈远山说的去做。

  “丫头,你现在这情况不是太乐观,你要是想好好的活着,必须按照我说的要求去做。”陈远山用着凝重的语气对女孩警告着。

  中年妇女见女儿不愿意把衣服撸起来,她坐在女孩的身边,伸出双手把女儿的衣服撸到了胸下方,露出女孩稍微鼓囊囊的肚子。女孩羞红着脸转过头向我看过来的时候,我赶紧将头转向一旁,不去看女孩。

  陈远山将右手中指放到嘴里咬破,挤出一丝鲜血在八卦镜的后面写了一个合体字“勒令”勒在上令摘下,接着陈远山提起八卦镜对着女孩的肚子就照了过去。

  我怕女孩会尴尬,不敢正大光明的去看,而是斜着眼睛好奇地看了过去。

  八卦镜的镜面照着女孩的肚子上时,我先是看到女孩的肚皮上生起了红血丝,这红血丝如同一张乱网布满在女孩的肚皮上。

  “额!”女孩嘴里面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她咬着牙,双手紧紧地抓住自己膝盖,身上不仅冒出了一层冷汗,还在瑟瑟发抖。

  陈远山把八卦镜收起来,女孩肚皮上生起的红色丝,以肉眼能见的速度开始慢慢的消散。女孩表现的也不再那么痛苦,她虚脱的坐在沙发一口一口喘着粗气。

  刚刚发生的那一幕,不仅让女孩的母亲感到不可思议,我也是感到不可思议,同时我觉得这个熟悉的世界,突然变得有些陌生。

  “我现在可以很肯定的说,你女儿肚子里怀的就是妖胎,如果不处理掉这个妖胎,妖胎出生之日,就是你女儿精血耗尽死亡之时!”陈远山指着女孩,用着严肃的语气对中年妇女警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