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完结-免费穿越重生小说推荐-重生小说排行榜-鲨鱼小说阅读网

  • 首页 > 甜蜜追妻:我的老公是教授

甜蜜追妻:我的老公是教授沐沐酱在线阅读-小说免费阅读完本

来源:TW|小说:甜蜜追妻:我的老公是教授|时间:2020-11-18 11:41:00|作者:沐沐酱

《甜蜜追妻:我的老公是教授》已上线最新章节完结版,甜蜜追妻:我的老公是教授主要围绕着傅霆瀚陈芷文发展的故事,此书的创作者是(沐沐酱),甜蜜追妻:我的老公是教授最新章节完结版在线免费阅读在这里哦:遭遇男友劈腿,她把第一次献给不小心被她撞上的陌生人,谁承想竟是顶头上司!没事就被他暧昧挑拨,推倒在床,甚至要求联姻!原以为是高冷无情男,实际上又傲娇又脆弱,整天抱着醋坛子!从被迫到主动,从不爱到深爱从懦弱到强大,从普通到不凡她得到了爱情,差点失去亲情,却又重拾友情这一生有他,她收获了不一样的人生这一世有她,他得到了

甜蜜追妻:我的老公是教授傅霆瀚陈芷文

《甜蜜追妻:我的老公是教授》第十三章 家丑

陈芷文倍感惊恐,她不能落入他们的手中,眼疾手快之下抡起化妆台上的花瓶就是往后一砸。

刀疤男\"哎呦\"一声松开了她,摸到额头的血迹,勃然大怒,反手就是一巴掌,把她打翻在地,其余的小弟也上来对她拳打脚踢。

陈安安看着这一幕,心惊肉跳,但还是由衷地暗爽。

傅霆瀚一边接受着别人的敬酒,一边看着手表,神色不安,内心有些焦灼和疑虑。

他放下酒杯,径直上楼,按了按休息室的门铃,等了许久没有动静,暗叹不妙,可门是钢筋加固的,轻易踹不开。

傅霆瀚急忙下楼找到自己的助理,双目通红:\"秦观,楼上休息室的备用磁卡呢!\"

秦观见状立马打电话询问:\"他们说陈安安小姐拿去了。\"

傅霆瀚一时气急,砸碎了身边的杯子,周围人听到声响连连惊退,议论纷纷。

陈振鹭见气氛不对,上前问道:\"傅家主,发生什么事了?\"

傅霆瀚一身戾气,内心无法平静,连连对他摆手,吩咐秦观去弄加长版的梯子来,跑到后花园,不断观望着那道窗户里的动静。

可是他一时忘记了这是单向玻璃,看不到里面。

此刻休息室内陈芷文被打得遍体鳞伤,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

刀疤男摸着额头,愈发气愤,拉过还在幸灾乐祸的陈安安,紧紧揪着她的下巴,呵斥道:\"你看看老子头上的伤,这就是你好姐姐的杰作,你想怎么补偿我?\"

陈安安双腿发软,试图用笑容掩饰内心极度的恐惧,声音发颤,指着陈芷文说道:\"她……她现在已经没力气反抗了,可以任你们摆布。\"

刀疤男瞥了眼那道发抖的身影,又看了看眼前性感的陈安安,摸了摸下巴,说道:\"那就一起吧。\"

还没等陈安安反应过来,就被压在身下无力挣脱。

远处的陈芷文忍着浑身的刺痛,暗自庆幸他们的关注点不在自己的身上,愤恨地看着扭动的陈安安,忍着恶心悄悄挪到一把椅子旁。

她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抄起椅子就往玻璃上砸,休息室里的人还没来得及反应,陈芷文已经跳了出去。

而还在下面观望的傅霆瀚听见一声巨响,定睛一看,陈芷文狼狈地跳下来,他飞一般地跑过去,精准地接住了她。

陈芷文看了他一眼,欣慰地笑了一下就晕了过去,陈振鹭和李柔,以及现场的来宾都被这个声响吸引来。

傅霆瀚看到怀里的陈芷文浑身是伤,既心疼又气愤,像一只护犊子的雄狮散发着瘆人的气息,无人敢靠近。

他步步走向外面,路过秦观,厉声吩咐道:\"查清楚发生了什么,封锁一切消息,不可对外声张。\"

秦观知道傅霆瀚正在气头上,谁多说一句都会引火上身,只恭敬地应了一声\"是\"。

陈振鹭爱女心切,急忙想追上去询问,被秦助理拦下,他解释道:\"陈总,别太担忧,有家主在,陈小姐定会安然无恙,我们还是一同去解决楼上的麻烦吧。\"

陈振鹭闻言只好停下脚步,头时不时往外张望,看到女儿被抱上了车,便随着秦观一同上楼。

大多数宾客都没有离开,紧随其后,一同上楼。

秦观见门开着,直接往里走,里面一片狼藉,陈安安衣衫不整地躺在地上,而其他肇事者早已趁乱离开,他连忙脱下外衣为她盖上,拦住了其他人的路。

他不失礼貌地说道:\"各位,接下来要处理一下陈家和傅家的私事,还望各位先行离开,不要对外声张,权当是帮我们傅家主一个小忙,拜托了。\"

大部分宾客还是识趣的,更是见识过傅霆瀚的雷霆手段,紧闭嘴巴离开。而小部分非要凑上来看个究竟才议论着离去。

陈振鹭和李柔被人群挤在一旁,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得那些宾客离开时眼神中的异样。

被傅霆瀚邀请来的基本都是大集团老总及其亲眷,所以对于陈家这个中小企业,稍稍调查一番就了如指掌,里面躺着的不就是陈振鹭第二任妻子的女儿陈安安嘛!

见人群散去,秦观连忙让陈振鹭和李柔进门,李柔见女儿狼狈不堪的模样,趴在她身上痛苦,连声询问:\"安安,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而陈振鹭老脸一红,顿时醒悟为什么那些人会这样看他们,感觉一阵羞愧。

陈安安见父母进门,大喊大叫,用衣服包裹着自己,委屈地喊着:\"都是陈芷文害我变成这样的!\"

陈振鹭难以置信,他第一时间否定她的指认,他的女儿不是这样的人!

他走上前给了她一巴掌,喝道:\"你做了这种败坏门风的事,还想诬赖给你姐姐,那你告诉我,她要真像你说的那样,为什么跳窗?还弄得满身是伤!\"

陈安安眼神慌乱,极力掩饰自己的不安,李柔见状上前护着她,哭诉着:\"我苦命的女儿,有妈妈在,别怕。\"

陈振鹭一时语噎,负手在一旁叹息。

秦观一直旁观着,见他们不再言语,上前直视陈安安,询问道:\"陈安安小姐,你能否解释下为何去保安室拿了休息室的备用磁卡?\"

陈安安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继续抽泣着摇头。

他继续说道:\"你可以不回答,相信当时休息室还有其他人,找到他们不是难事。\"

陈安安感受到秦观语气中的压迫,她手机里的短信、通话记录都还在,就算是删除了,凭借傅家主的手段也能轻易查到,这件事的确是她弄巧成拙了。

她重重地跪下来,一边哭一边磕头说道:\"对不起,对不起爸妈,我……我不是故意叫人来的,你们看,我已经受到惩罚了。\"

李柔恨铁不成钢,率先打了一巴掌过去,掩着嘴巴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女儿,说道:\"你怎么可以这样?那些人居然是你找来的!\"

陈振鹭已怒气攻心,但还尚存理智,见李柔这样,很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连忙扶着她。

然后他恶狠狠地盯着陈安安,失望地说道:\"当初我同意你进门是个错误,离开陈家吧。\"

陈振鹭说完便搀着身躯摇摇晃晃的李柔离开。

秦观路过陈安安身边,丢下一句清冷的话,\"安安小姐,多行不义必自毙,相信你今天也明白了这句话。\"

陈安安在地上大喊大叫,恨意爬满了整张脸:\"陈芷文!都是你的错!\"

许久后,她站起身来,指甲深深嵌在肉里,血滴在毛毯上,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脸上不再狰狞。

她踉踉跄跄地走到陈家门口,跪了下去,突然间乌云密布,下起一场倾盆大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