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完结-免费穿越重生小说推荐-重生小说排行榜-鲨鱼小说阅读网

《九天神帝》(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钱效峰

来源:zsy|小说:九天神帝|时间:2020-11-21 09:16:33|作者:本君山

主人公叫钱效峰小说是九天神帝,是本君山倾心创作的小说,在这里九天神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精彩内容阅读:Z市华天集团少主华峰飙车身亡,却意外穿越到神州大陆的仙侠世界,原本以为真的是穿越成了一个普通的山村少年,随着时间推移却发现这个山村少年竟然拥有神魔两种血脉,在终将发生的神魔大战之中,他又改如何选择?

九天神帝钱效峰

《九天神帝》殊死之战

静书告别老头儿问天机,口中御剑诀轻轻吟唱,背后的追风剑立刻微微颤动,随着静书一声轻喝,追风剑脱鞘而出,在空中打了半个回旋,飞至静书身前。

静书轻轻一跃,正踏在剑身之上,口中默念剑诀,化为一道青光向南方飞去。

御剑飞行的速度何止每日千里,从卧龙岗到青云山不过几百里的路程,不出两个时辰,青云山便出现在静书眼前。

静书身形一闪,收了追风剑,在青云山脚落了下来。

青云山静书不曾到过,但凭着问天机的指点,静书一路寻上山去,好在修仙之人体力充沛,再艰难的地形也是一跃而上,倒也不显费力。

不多时,山涧之中一道小溪蜿蜒而下,静书心中暗喜,依照问天机所言,沿着这条溪流往上就能够找得到镜仙了。

此时天色已近黄昏,山里之中光线昏暗,有些地方溪水旁没有道路可走,静书不敢远离溪流,索性踏入水中溯溪而上,没走百米,却发现溪流到了尽头。

这条溪流的尽头是一个水潭,方圆不过数丈,潭水只是一道水瀑,这个深潭就是这水瀑冲击而成,静书四周环视,并没有发现有任何能够住人的地方,难道问天机指点的地方不对?静书闭目沉思片刻,想起问天机所说,溯溪而上三千米,从发现溪流到这个水潭不过千余米,难道说这道水瀑也算是溪流一部分?

既然这个水潭附近没有人居住,那索性便沿着瀑布飞上去看看,想到此,静书立刻吟唱御剑诀,打算御剑而上。

御剑诀刚吟几句,静书便发现状况不对,往常一吟唱御剑诀,背后的追风剑必定微微颤动,可如今背后的追风剑如同睡熟一般,怎么都唤不出来。

静书额头微微浸出一层汗,他悄悄再次吟唱了御剑诀,整个剑诀吟完,背后的追风剑依然没有动静。

静书心中感到奇怪,这个地方有何古怪,怎么追风剑不停召唤?于是他立刻聚气凝神,右手拇指中指相扣,吟唱借风咒。

卧龙道中的“静”字辈里,静书的法力基本上已经是最高的几个人之一,他最擅长的便是借风咒,此咒一经吟唱,便可借助身体中的聚气在周围的空气中产生对冲,从而产生气流,凭借聚气对冲而产生的气流虽然形式上和风一般,但本质却大有不同,借风咒召唤出来的风比刀剑还锋利,如果对着一片碗口粗细的树林施放借风咒,风过之后,那些碗口粗细的树木齐刷刷的便会拦腰而断,如同被锋利的刀斧砍过一般。

等整首借风咒吟完之后,静书发现连自己的发带都不曾吹动,这时静书心中已经开始着慌,莫非是中了毒?

可是自己刚刚试过,聚气丹田,并没有发现有中毒的症状,这便奇了,怎么在这个地方,自己变成了普通人了。

望着眼前陡峭的山壁,静书只好挽起长袖,扒住岩石的边缘,一步步地顺着溪流向上攀登。

这千米的距离可让静书吃足了苦头,看似很近,一步步地爬起来却十分辛苦,足足爬了将近一个时辰,才从崖下攀登上来。

静书翻身坐在崖边,不由得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准备先休息片刻再赶路,忽然耳边响起一声长啸,声音尖而急,明显是利器破空之声,静书立刻伏在崖边的岩石后,举目搜寻。

刚刚从崖下爬上来,还未看清周围的情况,这时静书才顾得上四周打量,山崖之上不远又是一片树林,这片树林之中一条两丈宽的河流,河流流到此便形成了这面瀑布。

刚才的破空之声便是从对面的树林之中传出。

天色昏暗,树林又密集,远远看过去什么都看不到,静书稍作喘息,便小心翼翼地向树林方向走了过去。

“哈哈哈哈……”一阵长笑从树林里传出来,紧接着风声大起,静书立刻闪身到一块岩石背后。

“老头儿,你服不服?”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岩石后传出来,静书偷偷探出头去,发现离自己百步远的地方背对着他站着一个麻衣老人。

“咳咳,老夫只有喝多了扶过墙。

”一个更苍老的声音从林子里传出来,紧接着林子边缘出现一道蓝光。

蓝光一闪,一个蓝袍老者便坐在了林边的一块岩石上。

“这么说,你还要比试比试?”麻衣老者冷笑道。

“呦,你这笑声比我这青云山的冷风还凉啊?”蓝袍老者依然坐在岩石上,动也未动。

“站起来,我们再来过。

”麻衣老者右手一挥,手中一道白光闪现。

“承影?”静书暗呼一声,他立刻知道了眼前这位麻衣老人的身份,蛟龙承影,雁落忘归,能佩戴承影剑的,中洲大陆只有一人,那便是蓝山剑老。

如此看来,蓝山剑老对面坐着的自然就是镜仙了,蓝山剑老的实力他自然有所耳闻,因为他不止一次的在自己的师傅耳朵里听过这个名字,在卧龙道九脉之中,只有自己这一脉是练剑的,玄德道人曾对门下弟子所说,“中洲大陆之内,能和本门龙之剑相媲美的就是蓝山剑老手里的承影神剑,蓝山剑老在剑术上的造诣绝不在为师之下,而剑老此人脾气古怪,平时跟个慈善老头儿一般,还和为师,或你们掌门师伯喝个茶,下个棋,但有时怪脾气上来,拔剑就要和为师拼命,所以今后你们若是遇到此人,能躲着点儿就躲着点儿。”

能和蓝山剑老比试法力,看来镜仙也非同一般,如果任由二人继续打下去,双方必有一伤,可如何才能制止争斗,静书又毫无办法。

正在踌躇之间,听到坐在岩石上的镜仙道:“岩石后的小朋友,要看两个老头儿打架就正大光明地看,躲在岩石后面干什么?”

静书面露惭色,刚要现身相见,蓝山剑老却突然接话了,“不许出来,就在后面躲着偷看,老子就喜欢被人偷窥,你小子要是敢冒出头来,小心脑袋和你的身子分家。”

镜仙怒道:“臭小子,给老夫出来。”

蓝山剑老也怒骂道:“你出来试试?”

静书在岩石背后顿时苦笑不得,看来自己躲在岩石背后早就被人察觉了,自己还以为两个老前辈只顾比试,不曾发现自己呢,现在现身不是,不现身也不是,就只好僵在了那里。

“臭小子,敢不听老夫的话?”镜仙一挥胳膊,一道五彩光华射向静书藏身的岩石。

“呵,臭老头,小朋友那是听我的话没有出来,你敢放光伤他?”话音未落,又是一道白光,后发先至到了岩石前,经白光一击,五彩光华斜斜的从岩石旁穿过,击在另一块岩石上,顷刻岩石化为碎末。

静书看了一身冷汗,若不是蓝山剑老挡开了镜仙的这一击,自己的命是否还在都得另说,他刚才已经暗暗试了试,御剑诀依然失灵,借风咒同样无用,看来这个奇怪的地方让自己的法力完全消失掉了。

正想着,脚下一滑,竟然滑出了岩石。

镜仙乐了,道:“小朋友虽然愚钝,但终究是出来了。”

静书刚要开口道明来意,不想蓝山剑老怒了,“臭小子,你敢听这个死老头的?”话音未落,一道白光飞了过来,静书自知凭自己的本事绝对躲不过去,只好听天由命。

这时镜仙的五彩光华同样斜斜地飞来,在自己面前一挡,只听轰得一声,在眼前一米的地方燃出一团烈焰,滚烫的空气差点将自己的脸烫伤。

静书自然知道,这已经是镜仙把蓝山剑老的攻击化掉了,否则自己哪还有命在?借着这个功夫,静书赶忙喊道:“两位前辈,不要再打了,请听晚辈说句话。”

蓝山剑老哪里肯听,在自己的攻击被镜仙挡开之后,便骂道:“死老头儿,敢化解老夫的剑?去死吧?”

一道金光从蓝山剑老的袖中飞出,直射镜仙。

镜仙双足一顿,腾空而起,骂道:“你个死老头,居然用飞剑这种歹毒的暗器,看我今天不替天行道灭了你。”

蓝山剑老见镜仙已经腾空,口中剑诀默念,身形飘动,同样离地而起,一把承影飞在空中,剑老轻踩剑身,右手化指为剑。

“看来老夫不用点真功夫,你这老头是没完没了了。

”镜仙怒骂道。

蓝山剑老并不答话,只见灰布袍突然无风自鼓,承影神剑发出夺目蓝光,将蓝山剑老整个人包裹住。

“人剑合一?”静书在底下看得真切,原本自己同为练剑之人,自己的御剑诀只能御剑而飞,根本达不到像蓝山剑老这种停留在半空的法力,至于练剑之人的最高境界,人剑合一,他也只是看见自己师傅玄德道人使用过一次。

镜仙面色严峻,他自然知道承影神剑和蓝山剑老人剑合一的威力,于是镜仙口中吟唱不断,长袖之中的五彩之光瞬间多了两色,变为七彩之光尽射而出,同样将自己的身形完全包裹住。

蓝山剑老冷笑一声,催动承影,化为一道蓝光,刺向镜仙。

一声巨响,炸的静书两耳嗡嗡回响,天空之中闪现一团巨大的火球,将整个山崖映的通红,虽然距离火球尚远,静书已经感到热浪袭面,抗拒不住,只好向后退了几步,跳入河中避热。

河流两旁的一片树林霎时变为一片火海,鸟兽四散奔逃,静书从河水之中探出头来,举目向空中观看。

火球在巨响之后逐渐消失,蓝山剑老和镜仙两个人的身形显现出来,只见蓝山剑老的身躯微微晃动,麻衣袍子已经多处被燃成灰烬,而镜仙却脸色煞白,紧接着一口鲜血喷将出来,身体在空中摇晃两下,径直摔向地面。

静书暗叫一声不好,看来镜仙多半已经受伤,这么高摔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他立刻从河水之中跳出来,紧跑几步,将镜仙接住,缓缓地放在地上。

蓝山剑老化为一道蓝光从天而降,两步走到镜仙身边,盯着镜仙的脸看了两秒,出手如飞,在镜仙胸前点了两下,之后立刻从怀中摸出一个瓷瓶,从里面倒出一粒红色丹丸,塞进镜仙口中。

片刻,镜仙脸色好转过来,指着蓝山剑老缓缓骂道:“死老头,你真打算要老夫的命啊?”

蓝山剑老道:“我哪里知道你这把老骨头现在这么不经打,怎么比玄德那老头儿都弱了呢?”

镜仙喘了一口气,道:“胡说八道,若不是你死活不肯把你那八角玲珑镜给我,我怎么可能挡不住你的人剑合一?”

蓝山剑老道:“你真以为你拿了那面八角玲珑镜就能够挡的住我的人剑合一?”

镜仙面色一喜,道:“当然可以,虽然你这死老头的人剑合一已经练到第五层了,但如果我使用的是八角玲珑镜,也绝对不会让你的剑刺进我的光圈,咳咳,你不信把镜子给我,咱们再来比试比试?”

蓝山剑老呵呵一笑,道:“可惜啊,镜子已经不在我手里了。”

“什么?”镜仙一脸惊诧。

“老夫把镜子送人了?”蓝山剑老随意的说。

“啊?”镜仙险些再次吐血,“死老头,老夫当初说只要你肯把镜子给我,我就是认你当爷爷都行,就这样你都不肯,这次你居然把镜子送人了?”

“是啊?送人了,我又不是老娘们儿,要那破镜子敢什么?”

“咳咳……”镜仙刚刚好转的脸色又难看了很多,“你这死老头难道不知道那八角玲珑镜是宝贝?”

“宝贝?老夫不这么认为,老夫一生只钟爱名剑,至于其他的法器,都入不了老夫的眼,老夫一生的夙愿,便是能结识一位四品以上的炼器师,只可惜在中洲大陆,就算是三品的炼器师都是万分稀缺啊!”蓝山剑老眼神之中闪过一抹无奈。

“哼,你这个死老头儿,你,你……”

“我什么?”蓝山剑老突然面露得意之色,他看到镜仙性命已经无忧,索性又愿意看到镜仙痛苦的样子。

“你,你先把我山上的火灭了行吗?”

蓝山剑老这才留意到,刚才他和镜仙的最后一击,将这个山林都点燃了,他突然看了一眼扶着镜仙的静书,道:“小朋友,去把这个火给我们灭了,我们现在累了,不想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