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说完结-免费穿越重生小说推荐-重生小说排行榜-鲨鱼小说阅读网

战神无双免费阅读-战神无双小说阅读完本

来源:zsy|小说:战神无双|时间:2020-11-21 09:36:57|作者:沉睡不醒来

陈白袍赫连柔若是著名作者沉睡不醒来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内容主要讲述白袍战神,至尊无双。因义妹之死,陈白袍降临都市,只手横推豪族,脚踩无数枭雄。试问天下头颅几许,看我白袍天王刀法如何?

战神无双陈白袍赫连柔若

《战神无双》不好意思,我没兴趣

医院后的公园,绿树成阴。

陈白袍和赫连柔若并肩而行,路上无论是医生还是病人都忍不住多看一眼。

两人身材修长,皆是一身素衣,宛若神仙眷侣一样。

赫连柔若倒没有追问,陈白袍为何一人在那里抽烟。

反而是问了这些年的事。

可惜陈白袍能说的不多,只能说自己从军了。

相比之下,赫连柔若倒是很精彩。

上学毕业之后,到了她父亲的公司从一线做起,一步一步到了如今负责一个部门。

这里面虽然有父亲赫连正的暗中提拔,但是也有她的努力。

赫连柔若的目标就是,凭着自己的努力,接自己老爸的班。

说着,赫连柔若笑了起来:“其实说起来好像经历了很多,实际上我的生活都是按部就班的。

就好像关在一个透明的笼子里面,好像是自由自在,偏偏没有什么选择。”

成年人的世界,大抵如此。

陈白袍还记得赫连柔若以前很喜欢画画,他问道:“现在还画画么?”

赫连柔若眼睛里闪过了欣喜:“你还记得我的爱好?”

陈白袍点了点头:“太难忘记了,画得东西没有一个像回事的。”

赫连柔若娇嗔着拿手包拍了陈白袍一下:“讨厌,那时候我才开始学,我后来画得很好。

有空我给你画肖像,让你大开眼界。”

这种亲昵的动作,两人仿佛都习以为常了一样。

陈白袍微微一笑:“有空领教领教。”

穿过了医院的公园,来到了医院的停车场。

赫连柔若是来看望公司生病的员工,现在任务完成了,自然要回去上班了。

“那说好了,这两天我有空就约你哦。

”赫连柔若主动说道。

她明媚的眼睛,大方的看着陈白袍。

陈白袍点了点头:“随叫随到。”

两人四目相对,一种说不出的暖意油然而生。

偏偏这个时候,出现了苍蝇。

“柔若,你怎么在这里啊。

”一个相貌英俊的青年从一边走了出来。

青年人笑脸如花,热情地让人无法拒绝:“好巧啊。”

赫连柔若看到青年人,只是淡淡一笑:“确实好巧,魏总来医院办事啊。”

青年人叫做魏武,是赫连柔若的爱慕者之一。

他的公司和赫连家的公司规模相仿,在他看来,他和赫连柔若也是无比的般配。

魏武带着宠溺的目光,耸了耸肩:“你这个小糊涂虫,你忘了我每个月都要来体检一次么。

最近身子不舒服,准备来医院看看。

但是看到柔若你,我这不舒服也就好了。

上次咱们谈的事情还没谈完,中午找个地方?”

魏武的话里夹杂着些许暧昧,赫连柔若一本正经划清界限:“魏总说的是上次咱们谈的生意吧,生意等到公司再谈吧。

我还有事,先回公司了。”

魏武表现出暖男的姿态,语气带着责怪:“你就是太拼了,虽然是自己家的公司,但是也不要这么拼。

有什么事情,我帮你顶着,今天和我走,我带你放松放松。”

说着,魏武很自然的上前要拉住赫连柔若的手。

赫连柔若吓了一跳,退到了陈白袍的身边。

魏武这才看到陈白袍,他目光不由得一凝。

他自认自己算得上形象气质俱佳了,但是看到陈白袍忍不住生出了一丝自惭形秽。

男人之间,相貌上没有什么好比较的。

关键还是气质。

陈白袍站在那里哪怕不说话,都仿佛自带一股说不出的神秘气场,让人无法小觑。

可是魏武看到赫连柔若站在陈白袍身后,他心中就升起了敌意。

“咦,柔若还没介绍啊,你身边这位帅哥是你们公司新招的么?帅哥,有没有兴趣认识一下?”魏武笑容温和,主动伸出手要和陈白袍握手。

陈白袍却没有接,而是生冷地回应:“不好意思,我没有兴趣。”

魏武的笑容一滞,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牛逼的。

赫连柔若愣了一下,随后眼睛笑成了月牙儿。

在她心里,小白还是那个小白,耿直boy。

其实她也非常讨厌魏武这种自来熟,一副自我感觉非常良好的样子。

尤其是毛手毛脚这一点,让人非常讨厌。

魏武敛起了笑容,说话也不客气了:“年轻人倒是挺傲的,不过这个性格在社会很难生存啊。”

陈白袍根本没有理会他,只是对赫连柔若道:“我送你回公司吧。”

“哦,好!”赫连柔若直接答应了下来。

说着,陈白袍和赫连柔若并肩而行。

魏武感觉极为打脸,他热脸贴冷屁股,贴了几个月,赫连柔若都没有和他亲近过。

现在这个小白脸,三两句话就哄走了。

这让他的脸,怎么去放。

魏武顿时发毛了:“不准走,赫连柔若你什么意思?”

陈白袍挡在赫连柔若身前,目光平静的看着魏武。

魏武接触到对方的眼神,心里就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双眼深邃、犀利,好似带着一股摄人的锋芒。

又像是上位者,不怒而威的震慑。

陈白袍忽然开口:“我觉得你还是去体检吧,毕竟花柳病,早点治疗还是有希望痊愈的。”

“你说什么!”魏武闻言恼羞成怒道。

陈白袍淡淡地看着他:“我说什么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么,你的花柳病正在治疗,应该半年前就发病了,所以一个月来一次医院。

知不知道为什么你总是很难治愈,因为在治疗期间,还在外面乱来,导致不断复发。

你现在治疗还来得及,要是放任下去,到了后期就没治了。”

“你!”魏武脸色涨的通红,指着陈白袍,却说不出反驳的话。

陈白袍倒也不是医术了得,只是他们长期在外执行任务,多少懂一点皮毛。

他以前有个并肩作战的兄弟,就是为了执行任务,跑到烟花之地隐藏自己。

这种病大多都是伴随体液或者血液传染,那位兄弟就是因为身上有伤口,结果被传染了。

当时陈白袍在附近,两人为了不暴露,又不能去医院,所以只能自己想办法治疗。

这在执行任务中,都是很正常的。

小病小灾,自己想办法解决。

碰到严重的病了,那就要申请退出任务。

陈白袍因为这个原因,一来二去,对这个病有了一些了解。

所以他一口说中,魏武又惊又怒,做贼心虚的骂两声,然后落荒而逃。

等他跑了,赫连柔若想到自己差点被对方拉了手,感觉极为恶心。

恨不得把全身都冲洗一遍。

“快送我回家,我感觉浑身都难受。”

这也不怪赫连柔若矫情,换做任何一个女人都会觉得恶心的。

原本她对魏武只是有些厌恶,但是对方时常摆出暖男的姿态,嘘寒问暖的姿态,让人很难拒绝。

尤其是魏武常常以洁身自好标榜自己,却没有想到,竟然是个如此龌龊的人。

能够得这种病的,当然不排除是意外。

可是反复发作,那就绝不是意外了。

说明这个家伙,本就是一个龌龊至极的混蛋。

差点被这样一个家伙毛手毛脚,心里怎么能不难受。

现在想到这个家伙,赫连柔若就想吐。

这也等于,直接把魏武判死刑了。